摘要:以“卡洪鼓”切入早幼教音乐启蒙,能否另立行业标杆?

或许你在《我是歌手》、《明日之子》、《梦想的声音》等综艺节目里会看到,乐队里的鼓手坐在一只形似木箱的乐器上,两只手在木箱表面有节奏的拍打着,然后一段段“动次打次”的鼓点旋律就这样产生了。

这种“木箱”名叫卡洪鼓(Cajon),是一种起源于非洲的打击乐器。鲸媒体了解到,卡洪鼓最初是由一截短小空心树桩制成,当地人拍打树桩表面发出不同的响声,用作歌舞表演时的伴奏乐器,后来由黑奴带到美洲,17、18世纪流行于南美洲的秘鲁等地区。经过改良后的卡洪鼓外观形似一只长方形木箱,音色与爵士鼓(架子鼓)类似,可直接坐在鼓上拍打。由于比架子鼓轻便、易学,成为很多乐队或打击乐爱好者的选择。

就在几个月前,歌手谢霆锋在香港街头为某乐队助兴时即兴拍打了一段卡洪鼓,据说他越拍越兴奋,甚至拍到连脚上穿的拖鞋都飞了出去,不过这个小“bug”没有影响他继续表演,这场街头演出吸引了近300人围观。

大概在2010年左右,卡洪鼓被引进国内,而将卡洪鼓与音乐教育结合起来确是近几年的事。相比于秘鲁、希腊、德国、西班牙、法国等国将卡洪鼓作为音乐艺术教育领域的重要内容,国内的卡洪鼓音乐教育才刚刚起步。

现在,阿米优学团队做的就是这件事,他们将卡洪鼓引入早幼教领域的音乐素养教育,为幼儿园、早教机构提供一整套阿米卡洪鼓音乐启蒙课程及配套服务。

阿米优学创始合伙人康雪告诉鲸媒体,“从2017年6月产品上线至今,阿米已与国内40多个城市300家左右的幼儿园及早教机构签约合作,开课率在85%以上。中手游集团执行副总裁张卫华先生看重了我们技术能力和不断扩大的早幼教市场规模,给我们投了天使轮。目前营收方面略有盈余,模式已经跑通了,接下来我们会加大推广力度,把产品覆盖到更多地区和幼儿园,预计明年签约合作的幼儿园数量会实现8-10倍的增加达到3000家,后续我们也会覆盖到小学的一、二年级。”

邪乎,10分钟内教孩子找到节拍律感?

在幼儿园内,老师用卡洪鼓教学,一个班级大概有20多个孩子,每个孩子坐在专为儿童设计的阿米卡洪鼓上,跟着阿米启蒙课件、伴着音乐的节奏和老师一起拍打着卡洪鼓。

“节奏是音乐学习的根基,3岁前孩子已经具有了一定的艺术鉴赏能力,他们会随着节奏感强的音乐而扭动。”阿米优学创始合伙人顾大桐告诉鲸媒体,“卡洪鼓的定位就是一款音乐入门级神器,可以在各种曲风下伴奏,适合作为音乐启蒙乐器使用。孩子在学会一些基本的节拍打法后,经过10分钟的练习,就能跟随音乐节奏打出节拍。学习到一定阶段,跟着音乐节奏的变化而更换打法或者创造出自己喜欢的节拍打法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顾大桐此前从事于音乐教育,是一名连续创业者,除了这个身份外,他还是一名资深架子鼓爱好者和有着十几年经验的鼓手,同时也是一个1岁宝宝的奶爸。

“小孩子天生喜欢拍拍打打,在家里,我也会让他拍拍卡洪鼓,不用担心孩子太小没有力气拍出声音来,也不用担心他的手势手法对不对,因为卡洪鼓对手势和手法也没有太多要求,只要敲对位置不需要很用力就能敲出声音。最重要的是,在拍打的过程中可以帮助孩子建立稳定拍,训练节奏感以及音乐素养。

“你也可以把它当成一个窗口,一个学习其他乐器的窗口,”顾大桐对鲸媒体说道,“卡洪鼓所有的节奏型都是从架子鼓演变过来的,所以孩子在3-6岁时用卡洪鼓作为启蒙乐器,有了稳定拍、节奏感之后再转移到学习架子鼓,这中间是没有障碍的。同样的,学习钢琴等难度系数较高的乐器也非常方便,因为孩子已经具备了节奏感,这个节奏感是会跟着走一辈子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从简单的乐器学起,孩子的自信心建立起来相对容易,更能激发他对音乐学习的兴趣。

在卡洪鼓鼓箱距离鼓面一两毫米的地方设置有几根弦,拍打鼓面时木板和弦产生碰撞发出声音。音区在鼓面的左上角、右上角和中间区域,拍打三个位置会发出三种不同的声音,分别对应的是高中低音,类似于架子鼓的踩镲、军鼓和底鼓发出的声音。

顾大桐向鲸媒体介绍,阿米智能卡洪鼓在普通卡洪鼓内部添加“智能音乐响弦”及“数据采集”的模块内容,可以在演奏中检测判定人手拍打鼓面的位置信息,从而实现对卡洪鼓节奏的控制,目前在技术上已经获得了新产品发明专利。

此外,针对不同的学习和使用需求,阿米设计并生产出四款不同外形的卡洪鼓,分别是儿童款、儿童靠背款、儿童梯形款、成人7面款,并且获得了外观专利,“卡洪鼓既可以作为打击乐器,也可以作为家用型小凳子,累了可以坐在‘小凳子’上随便拍一拍放松一下。”顾大桐笑着说道,“我们本来就是希望让孩子抱着一种玩的心态去学习,在拍拍打打、做做游戏的过程中就学会一种乐器,建立起节奏感。

做“硬件”无技术含量,关键靠“软件”?

生产、销售卡洪鼓并不能体现我们的竞争力,关键在于课件的研发和设计。”康雪向鲸媒体介绍道,“阿米提供了‘多媒体动画课程+教师/学生用鼓+音乐手工绘本+课件+教案+师训’的一整套解决方案,我们也建立卡洪音乐教室,保证用户能真正地把我们所提供的产品用起来。”

在课堂上,老师通过展示多媒体动画课程来进行教学,这套多媒体动画课程总共2800分钟,专业内容由动画教学实现,老师主要负责教学互动组织。教学内容包括儿歌、名曲欣赏、体态律动、节目生成课,其中有一百多首歌曲为阿米原创。在课堂中通过设置阿米技巧屋、阿米训练营、阿米音乐厅、阿米游乐场等环节,将游戏、儿歌贯穿其中,让孩子在玩中学,学中玩。

根据音乐的内容,阿米自己编写、研发了六本音乐绘本,通过在绘本上涂鸦、剪纸、贴纸、折纸等形式帮助孩子把抽象的音乐思维具象化。

“我们为老师提供多媒体动画课程和教材,实际上方便了老师课堂授课,节省老师教学准备时间。”康雪说道,“目前幼儿园的音乐课,大多以普通音乐绘本(唱歌舞蹈)、奥尔夫音乐(活动表演,无教学体系)为主,幼儿园老师如果不具备专业的音乐知识,则无法进行专业的音乐课教学。我们专门给老师编写了音乐教材、课件,可以减轻教师教学负担,降低音乐教学门槛。

康雪介绍,在课时安排上,每学期16课时,三年共96课时教学内容,每2课时学习一首儿歌,用卡洪鼓进行伴奏,每学期2个世界名曲欣赏,并用卡洪鼓给世界名曲伴奏,配合其他打击乐器同时生成2个大型活动方案。

此外,教师培训方面是以线下和线上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线下以初级培训为主,保证老师会使用卡洪鼓,线上则是每2周1次的线上直播课,另有1次节日编排培训/音乐素养培训。

“你会发现,卡洪鼓这种乐器简单易学、体积小不占地,比较适合大班教学,所以和我们签约的很多幼儿园都将卡洪鼓作为它的一个主课程。”康雪说道。

目前,阿米优学与单个园签订合同为2年期,第一学期收取软硬件使用权+教材+教案的费用,以后每学期收取教材+教案费用,差额部分则为代理商利润。康雪告诉鲸媒体“第一学期我们会把卡洪鼓和教材、教案全部给到客户,但到第二 、第三学期甚至以后的学前,客户需要持续购买我们的课件才能进行教学,所以越到后期我们的利润率约高。说白了,我们的核心的竞争力还是在于课程。

鲸媒体了解到,按照阿米优学与幼儿园签订的合作模式,平均到每个孩子身上学习卡洪鼓的费用是49.8元/学期。“对于一般家庭来说,每学期花费不超过50元的费用去学习一门乐器是可以接受的。事实上,对中国孩子来说,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接受到音乐教育,可能在金字塔顶端的那层人才能够受到较好的音乐教育,所以我们需要用更多的精力让音乐教育覆盖到金字塔顶端以下的人群。”

不过,康雪苦笑道:“最开始设定的是做成平民化式的教育,以发展三线城市一般性幼儿园为主,但是到后来发现,越是偏中高端的幼儿园选择我们的产品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目前,阿米优学已与河北、河南、山东、广东等省份的40多个城市的300家左右的幼儿园及早教机构签约合作,下一步则准备进入湖南、湖北、江苏、浙江等省市。

对于C端市场,阿米优学也有自己的一套打法。“我们希望通过幼儿园及早教机构的教学内容来逐渐渗透到C端用户。针对C端用户,我们推出了AR绘本、学习卡以及家庭端的App。孩子在学校学习卡洪鼓之后,在家里通过AR绘本、学习卡把所学内容扫描出来,情景再现,让家长与孩子一起互动;家庭端APP类似于‘节奏大师’这款游戏,孩子排打的快慢好坏都可以通过App反映出来,家长可以通过App去指导孩子,在家庭内进行家庭音乐素养方面的培养。”

做个吃螃蟹的人,先吃一个小螃蟹

 阿米团队告诉鲸媒体,他们并不担心音乐启蒙教育这一市场不够大:全国的24万家幼儿园、10万家早教培训机构以及潜在的小学都是他们要开拓的市场。从政策上来说,从2005年开始,国家在政策层面上不断提出要发力素质教育,很多地区的学校已将素质教育作为小学、初中升学的一个考核标准。

不过,对于素质教育里面临的不知晓老师教学好坏,不确定孩子是否掌握了所学内容等老大难问题,阿米优学决定“先吃一个小螃蟹”。

康雪告诉鲸媒体,在音乐启蒙教育这方面,阿米将课上所学到的音乐素养内容,通过小测评得到反馈和数据结果,与已有的大数据来进行比对,就能清楚地知晓孩子学了多少能掌握到多少。阿米还联合幼儿园举办六一、元旦等演出或晚会,孩子们可以将所学到的音乐素养通过舞台表演展示出来,让家长们看到孩子成长。

此外,阿米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破世界吉尼斯纪录。目前团队正在准备明年3月世界吉尼斯记录的申报材料,他们想让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人,包括成人和孩子,共同表演卡洪鼓,打破2015年在秘鲁首都利马2037人齐击卡洪鼓的世界吉尼斯记录。

康雪对鲸媒体说道:“小到幼儿园的团体活动,大到全国性的大型活动,再到大数据上的结果分析,我们希望在这三个层面上来进行结果展示。现在已经有孩子学习我们的卡洪鼓近半年的时间了,我们发现以孩子半年的演奏水平是完全可以来做这些事情,所以我们对结果有信心。”

纵观目前打击乐器市场,既有以黄河爵士鼓为代表的传统打击乐品牌,也有新兴的以乐斯、于斯为代表的智能打击乐品牌。近两年,民间罕见的打击乐器“手碟”也悄然登上音乐教育的舞台。

谈到竞争优势,从企业高管出来创业至今近3年、现在作为阿米优学创始合伙人的贾继鸿向鲸媒体说道:“因为一路走来也踩了不少坑,所以更加看重的是教育的核心,即内容。创业团队需要静下心来做产品,做口碑,做真正对孩子有价值的教育产品与服务,在教育领域烧钱做用户以及指望二次转化盈利的模式不要轻易尝试。

“阿米选择的是以易学、便携的卡洪鼓切入早幼教音乐启蒙领域,针对这一领域普遍存在的音乐师资水平较低、音乐启蒙课无法满足课堂需要的问题,阿米正是看到这一痛点才选择走这条路线,我们的产品教学和操作对于老师非常简单,孩子也很容易上手,符合幼儿园教学现状;团队有丰富的幼教资源、创业经验及音乐产品经验,这也是我们的优势之一。

贾继鸿笑着说,“目前来看市场反馈良好,合作幼儿园的开课率在85%以上(新合作幼儿园还在培训过程中)。未来,我们将以阿米卡洪鼓音乐启蒙课快速占领幼儿园市场,形成规模后然后切入幼儿园素质类教育课程,形成幼儿园素质类智能教育课程综合服务商,并打造阿米优学品牌在幼教、早教领域的知名度,形成艺术为特色的儿童教育品牌,逐步覆盖课程、绘本、玩教具以及教育实体等综合品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