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线医学教育开启新体验。

针灸仿真教学平台上,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仿人体构造的三维模型,百通世纪将人体的200多个穴位标注在模型上,点击相应的穴位,会出现该穴位的介绍和考点。此外,针灸实操版块给予了学员动手对病下针的机会,学员可以通过针灸实操的多次练习,认知穴位位置及主治功能。

“最主要的是,我们还加入了针灸实操环节。学员掌握了前面的知识点之后,可以选择穴位和合适的虚拟针型进行实操练习。如果学员点击人体的部位是穴位所在处,虚拟针就会插入其中,如果点击错误,系统就会发出提示信息。”百通世纪的演示员王老师介绍,“如果是真人训练,实针扎错了是会有疼痛的,但是使用这套系统就可以反复训练,给中医学员的技能练习提供了很好的学习载体。”

在对百通世纪创始人严斌年的采访中,他不只一次地提到百通世纪是一家互联网基因的医学教育公司,互联网技术在公司的应用程度较高,目前VR、AR技术也已应用在教学中。

百通世纪在2012年正式进入医学考试行业,目前的业务包括四类:以事业编医疗卫生岗等为主的医学就业培训;以医师、药师、护士等资格证书为主的职业资格培训;包含138个科目的初中高级医学职称培训;和医学领域人才职业技能提升培训,例如药师领域的药店管理、药品销售技巧等。此外,公司还涉足医学领域的研究生考试培训。

AR和VR的应用,能为百通世纪的学员开启怎样的学习体验?从职业教育综合性培训转入医学培训,并在2014年逐步发布免费课程,严斌年和他的管理团队是如何思考的?

线上直播切入医学教育

2010年5月,《护士执业资格考试办法》颁布,严斌年注意到此次护考改革将开启医学领域资格证书改革潮。彼时,司法考试培训市场遭遇行业瓶颈,竞争异常激烈。因此,严斌年在2012年开始进入医学教育领域。按他的话来说:“医学教育这个赛道,专业壁垒相对较高,项目细分程度更高,市场潜力更大,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与以传统线下开班为主的医学教育机构不同的是,百通世纪进入医学教育领域初期就直接采用线上直播方式切入。公司最初采用视频直播系统授课,在2013年下半年开始使用第三方平台,2015底开始使用自行研发的APP直播平台。目前已经开设涵盖医药护人员各类职业资格、职称、技能等各类在线直播、录播课程。除常规的考试辅导类课程外,百通世纪目前正在录制医学人群职业技能提升系列的辅导课程。他强调:“这也将是百通世纪在未来医护人员职业教育领域的一大突破”。

百通世纪从2013年开始免费提供线上录播课件。在2014年,除了职称科目外其他科目课程均免费向学员提供。“我们通过免费学习内容,逐步取得学员的信任,甚至有很多学员没有付费购买,仅通过学习免费课程就通过了考试。”严斌年笑了笑说。

(百通世纪创始人严斌年)

目前,百通世纪在线平台的注册用户在200万左右,线上每个班达到2000名左右学员。此外,为满足合作医药企业的需求,百通世纪还开设了小规模的面授课程。在线下,百通世纪在北京、上海、西安等地设立了7个管理中心,以及部分加盟学习中心,主要负责招生和学员的线下服务。

在师资方面,百通世纪已经签约了300多位专职、独家、兼职老师。区别于线下教育机构,百通课堂在线同步观看视频学习的人数高峰期达到近万人。公司对教师的学历及专业背景、工作经验、授课能力都有要求,应聘教师通过简历审核、在线直播试讲、师资评审团队点评、现场试讲等多轮筛选,才能够出任辅导教师。辅导老师主要负责一些基础的知识性内容梳理串讲,还有一些题目讲解工作。辅导教师若想转变为授课教师,仍需要通过后续考核。

严斌年告诉鲸媒体,在百通世纪的教学体系设计中,一个完整的课程会有班主任、讲师、助教、督学四个角色来负责学员在线学习。其中,班主任负责学员学习过程管理;助教负责日常答疑,带领学员复习巩固;讲课老师负责日常教学工作;督学负责课后学员学习管理。

在图书方面,公司组织了三十多位全职老师及一些兼职老师,负责研发教学配套讲义、资料;其中部分公共教学内容及基础学习阶段学习资料,作为基础学习内容出版图书;涉及教研成果的内容仍然多数应用于教学课程。

 

采用新技术,开发AR、VR教学

百通世纪处于传统的医学教育市场,2016年5月,百通世纪宣布将在医学领域尝试使用VR教学,如今,AR也已应用在教学中。严斌年告诉鲸媒体,在医学教育领域结合AR和VR教学是百通世纪的一大创新。

“我们AR和VR现在主要是针炙、中药药材等。目前开发出的VR中药材识别,通过扫描图册,则可以通过各个角度、方向去了解这个药材的外观、切面,以及药性的相关介绍。在西药方面,比如一些分子式的识别。对于这些药材、分子式的识别等单纯靠记忆是有难度的,利用AR和VR技术,可以辅助学员的记忆和学习。”严斌年介绍道。

目前,百通世纪在应用VR和AR技术方面有针灸仿真教学平台、中药识别软件百通神器、西药分子识别项目和正在研制的人体各系统展示以及解剖软件。

 

  • 针灸仿真教学平台

在针灸仿真教学平台上,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仿人体构造的三维模型,百通世纪将人体的200多个穴位标注在模型上,点击相应的穴位,会出现该穴位的介绍和考点。学员可以了解人体的经络、穴位以及人体经络与穴位之间的关系。还能通过知识点的学习,认识到人体经络的信息和各穴位的位置及功能信息。

此外,针灸实操版块给予学员动手对病下针的机会,学员可以通过针灸实操的多次练习,认知穴位位置及主治功能,将针灸学所学知识应用与实践。

“最主要的是,我们还加入了针灸实操环节。学员掌握了前面的知识点之后,可以选择穴位和合适的虚拟针型进行实操练习。如果学员点击人体的部位是穴位所在处,虚拟针就会插入其中,如果点击错误,系统就会发出提示信息。”百通世纪的演示员王老师介绍,“如果是真人训练,实针扎错了是会有疼痛感的,但是使用这套系统就可以反复训练。”

 

  • 中药识别软件“百通神器”

“学员将‘百通神器’软件装入手机,扫描百通世纪研发的课本上的中药药材,出现的三维模型图比课本上的平面图片要详细、形象的多。”王老师一边解说一边操作,手机上的药材不时地翻动着,每一个方位的细节、纹理、形状都可以展示得很清楚。“这本教材将考试涉及的所有药材都收录其中,此外,学员还可以点击手机上的操作按钮查看关于这种药材在考试中的备考信息。”

“比如何首乌,只要一点这个三维图片,它在考试中需要涉及的知识点都会全部跳出来。”严斌年补充道。百通神器运用AR技术,通过扫描教材上的平面药材图片,在学员的移动设备上呈现真实三维药材;通过交互对药材进行360度旋转和放缩,学员可以从各个角度、方位去了解药材的外观、切面以及药性等相关知识,增强学生学习的场景感。

“在信息里面会详细介绍(药材)的纹路,他(学生)分辨药材时是根据药材的整体纹路和切片纹路,但是如果我们只根据书上所写整体纹路是什么样子的,学生(对于药材的印象)就是很模糊的。但是通过咱们这个技术,将信息和图像相结合会方便学员理解和记忆。”王老师补充讲解。

 

  • 西药分子识别项目

王老师介绍,根据学员和老师们反映,学员对西药分子的识别很难掌握,因为大部分分子式相似度很高,学员对条条框框的抽象事物记忆起来难度也较大。

针对这一现象,百通世纪开发了一款药分子识别软件,学员可以通过西药分子识别软件对书本或练习册,试卷上陌生、未知的西药分子进行扫描,通过识别后会出现药分子的结构图,学员通过确认识别后的药分子图像后,可对要分子种类、名称、结构等信息进行详细了解和观察,并对药分子的知识点进行查阅。

 

  • 人体各系统展示以及解剖软件

百通世纪正在开发的的人体各系统展示以及解剖软件不久也将与学员见面。该软件可以详细地对人体各组织结构及系统进行展示,让学员能够认知人体自身结构、日常损伤和进行自我保护。

以呼吸系统为例,学员可以移动鼠标使呼吸系统各器官旋转观察,此外,在页面的右侧,设置了呼吸的三种状态“正常状态、急促状态和暂停状态”,以及病症的四种状态“正常状态、吸烟患者、矽肺患者和脓肿患者”,学员点击相应的状态,平台上的各个器官就会呈现该状态下的形态,戴上耳机还可以感受该状态下呼吸系统所发出的声音。

王老师介绍:“因为我们不可能让每个学员都能够使用VR眼镜,所以我们把眼镜去掉,做成这种扁平化的平台,每个学员只要安装这个软件,就可以去使用了。”VR眼镜长时间佩戴,学员会产生眩晕感,并且眼镜成本太贵,会增加学员负担,而去除眼镜之后的学习体验除了没有沉浸感之外,不会影响学员的观察。

 

鲸媒体对话百通世纪创始人严斌年

鲸媒体:医疗教育培训市场状况如何?门槛又有哪些?

严斌年:目前整个行业分布的业态都还比较均衡,市场未来会往在线方向发展。我们也看到现在在线教育在很多细分领域已经有比较好的展现了。

医学的发展可能比别的行业要缓慢一些,存在几个问题:第一,医学教育机构普遍不具备互联网基因,对在线教育的理解认知不高;第二,很多机构对在线的应用仍然停留在流量导入上,教学和服务应用程度低;第三,现有机构布局加盟体系,或自建直营线下分校已成体系,不敢贸然变革全面转向在线;第四,医学教育行业用户的专业背景远高于其他行业,我们学员中甚至有从医20年以上的学员,一般机构是不敢进行线上大班授课和大社群管理的。

 

鲸媒体:目前医考培训行业还未出现寡头,中小机构偏多,您认为出现这样局面的原因有哪些?

严斌年:医学教育本身是一个项目非常繁杂的领域,需要解决深度和广度的问题。

第一,我们看到的医学教育包含了事业单位的医学类的考编制培训,然后还有医学职业资格、医学职称、医学学历、医学继续教育、医学职业技能提升等,这个领域很大。以事业编考试为例,不同级别的考试内容和大纲完全不一样;不同的人群考试的内容和大纲也是不一样的,专业化程度很高。职称培训中,138个科目,目前我们能覆盖其中近90个,但多数机构只能开设不超过10个科目。大部分机构目前还做不到项目统筹开发,仅在容易盈利的版块开设业务。

第二,最早投入医学教育的机构多数都是依靠早期信息管理漏洞或周边资源开发而起家的。区别于我们的运营,他们本身不具备扩张能力;第二批投入医学教育的其实是依托机构捧红的“名师大咖”,早期依托自己的粉丝及口碑能够有一定的收入,但缺乏持续经营能力,也做不大。

第三,运营逻辑上,很多机构都在做贩卖教师这件事情,本身是没有教学研发能力的;单纯依靠付费广告和电话销售的机构面临数据成本越来越高,转化率越来越低,销售费用、管理成本不断增加;线下运营机构也面临着师资、成本等压力。

第四,依托加盟商和代理商卖录播课,对于后续学员的留存,或者学员在平台上持续学习质量的保障,学员的个性化学习差异,比如说3到5年内学员的学习需求都体现在同一个平台上,这个难度是很大的。

 

鲸媒体:作为教育培训领域的从业老兵,您如何看待“职业教育”和“互联网+职业教育”?

严斌年:职业考试要么是名师的路线,要么是图书的路线,而服务路线基本都没走通。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要么贩卖教师,要么最终可能就是贩卖图书,真正对互联网的应用程度还是比较低的。

我认为“互联网+职业教育”其实应该叫做“职业教育+互联网”;首先我们研究的是职业教育的本身,细分项目的教育内容特点、知识结构、深度广度、受众特点、学习习惯等等,既要考虑教育的过程,又要考虑教育的结果。

在这个背景下,依托互联网技术进行结合。例如:医学教育中一部分属于知识性学习,一部分属于实践性学习,一部分属于经验性学习,那么在于互联网结合的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知识点梳理,记忆规律设计,碎片化巩固学习,设计学习计划、在线测试等,将结果反馈给用户,帮助用户完善学习效果;对于实践性学习,通过录播视频、VR全景摄像、AR立体3D建模等,将一些需要反复观摩训练的场景提供给学员,帮助学员反复练习和掌握;对于经验性学习,我们邀请行业专家,通过录制课件、直播讲座等形式,传递给有需求的学员。

第二,互联网本质是链接,我们通过内容和用户建立链接,将资源和专业知识技能通过互联网进行传播,在匹配用户学习需求的基础上,能够产生较高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