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所含着金钥匙出身,被科技界看好的明星学校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呢?

Altschool倒了,比我想象的还要快。

在上周,两天的时间里,Altschool宣布要关闭两所学校。第一所在硅谷的Palo Alto,第二所在纽约的曼哈顿。在学校的官网里,只剩下了纽约和旧金山的其他几所学校,曾经许诺2018年在芝加哥开设分校的信息也从官网撤下。

官网上已经没有了Palo Alto和芝加哥

在给家长的一封信里,Altschool创始人Max Ventilla写道:

“We know this is tough news that will have a big impact on your family, but the decision is necessary, because of AltSchool's strategy, path to growth and finances.
我知道这是一个很沉重的消息,会给您的家庭带来巨大的影响,但是考虑到Altschool的发展策略,成长的经济因素,这个决定是必须的。”

而很多家长表示,他们很难过第一次听到学校要倒闭的消息居然是通过新闻媒体,而不是学校官方。

Altschool创始人Max Ventilla 

现在Palo Alto的家长已经自发在Change.org上发起请愿,希望能保住这所学校。从家长的留言可以看出,他们对关闭学校的决定感到非常震惊和悲愤。有家长表示三年前他们冒着风险选择支持Altschool,今天他们只想让这群孩子和他们的老师继续在一起。

而我在五个月前,刚刚参观了Palo Alto的Altschool。当时他们还在录取2017-2018年的新学生,一切看上去似乎还很美好。谁曾想短短几个月以后,硅谷和纽约的上百个家庭一夜之间失去了学校,不知道明年孩子们能去哪里上学。

作为第一家把教育改革,互联网大数据和科技结合在一起的提倡个性化教学全人教育的微型实验学校,Altschool在2013年开学前就受到了投资人和各界媒体的追捧,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PayPal创始人Peter Thiel还有乔布斯妻子等人更是投资超过一亿美元,被誉为美国理念最先进的小学。

短短四年之间,Altschool发展迅速,在旧金山纽约Palo Alto等寸土寸金之地开设了9间小型分校。虽然筹到了1亿7000万美元投资,每位学生收费3万美元,但是凭借一年烧掉4000万美元的速度,现在两所分校已经走到了尽头。学校停止了扩张计划,其他分校是否也将关闭还是未知数。目前校方称学校的发展策略不得不改变,从原来迅速增设分校的模式改为发展自行开发的个性化教育软件,并以每位学生150-500美元的价格卖给其他学区或教育机构。

不管未来Altschool的发展会走向何方,突然关闭两所学校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所含着金钥匙出身,被科技界看好的明星学校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呢?

答案可能有以下几点。

 

1.       开发软件和增设分校难以兼得

和其他个性化教育的学校一样,Altschool也有自己开发的软件操作平台。产品的研发和打磨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这是一点。Altschool的开设地点必须是有科技背景的富裕区,比如纽约旧金山Palo Alto和芝加哥,短时间内迅速扩张就是在烧钱,这是其二。

这两点同时并行操作,是极其困难的。导致Altschool现在把重心全部放在开发软件上,不仅不再增设分校,还关闭了两所。

 

2. 昂贵的工程师团队

为了满足为每个学生定制学习的需要,所有数据必须实时更新修改,所以Altschool的工程师团队和老师是1:1,就在学校办公。这些Facebook的工程师们,在硅谷的起薪至少有十几二十万美元不等,再加上老师的聘用费用,实在是一笔不小的投资。

在学校办公的工程师队伍

 

3.       教育和社会各界的观望态度

Altschool 学费一年需要3万美元,这相当于许多美国老牌私立一年的学费。这样的门槛就决定了他是“服务于有钱人”的学校。一所全新的学校既敢挑战私立的学费,同时打出个性化教育的口号刺激公立的神经,在广大普通家长心里这都是一种“奇葩”的存在。传统教育界对这样独角兽形式的创新微校也是褒贬不一,多在观望。Altschool不缺学生,但是想要把自己的软件产品卖给其他学校,还缺乏火候。外界普遍反映Altschool的学生申请是千里挑一,家长要经过面试等层层选拔,起点就比其他家庭高。适合这些学生的产品系统不一定适合其他学生,不具备说服力。

Twitter上有评论表示Altschool“忽悠”了硅谷的所有人

 

4.       Altschool是一家startup,而不是学校

上周四Ventilla接受美国《Education Week》的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们之所以改变学校未来的走向是因为他们变得更加现实。在下一轮风投之前,他们不仅要把剩下的学校经营好,更要把他们的软件平台成功推广到更多的学校。

“We're being realistic,Ventilla said. In a few years time, when we raise our next round [of venture capital], we will have to show not only great success in the schools we run, but real progress in extending our platform to other schools.”
说到底,Altschool更像是一家创业公司,而不像学校。他要在短期内看到显著成果来展示给投资人,而教育则恰恰相反。只有慢养孩子,才能看到花开。

我们在创建、运营一所学校的时候,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件件产品,而是一个个家庭里最最宝贵的孩子。Altschool的一次重新洗牌,让上百个孩子一夜之间失去了学校。而这些习惯了没有课本,没有作业,没有考试甚至没有老师的课堂的孩子们,又该何去何从?他们的数学、英语、历史等每门功课的程度都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回到传统的教育系统又该属于哪个年级呢?

现在国内纷纷兴起“源自美国”“源自硅谷”的创新型学校办学热,建校时间比美国短,学费却比美国都要昂贵。Altschool四年内两所学校的倒闭,也应该给所有家长和教育者们敲响了警钟。

当我们把Facebook“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快速行动 打破常规”的创业精神应用到教育领域,受伤的却总是孩子。

我想这就是创业和办学最大的区别吧。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硅谷学堂;原作者为:帅姐姐就是原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