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资深创客”叶琛的一些小故事

前不久,DFRobot智位机器人)创始人兼CEO叶琛在发布会上宣布了旗下创客教育品牌——蘑菇云创客教育正式成立,这意味着在现在这批奋起的创客教育大军中又多了一位成员入驻。叶琛告诉鲸媒体:“蘑菇云创客教育生态圈包含了产品、服务、平台和活动四个维度,教育产出人是老师,蘑菇云更懂得如何将老师培养成创客。”

2010年2月,DFRobot落户上海。在接下来的几年,DFRobot动作不断:先是于2012年举办了属于创客们的大party——上海第一届创客嘉年华;2013年7月获得浦软投资天使轮投资,11月成立上海浦东地区第一家创客空间——蘑菇云;2015年5月获华登国际A轮投资;2016年12月登陆新三板;2017年推出教育品牌——蘑菇云创客教育……

说起来,这家国内为数不多的挂牌新三板的创客企业最开始是以开源硬件起家。那时候叶琛从自己创办的创客论坛获得灵感,开始捣鼓开源硬件并售卖给国外研究机构的工程师、开发者,如NASA、Intel的工程师,再到国内的创客,后来又陆续推出了3D打印机、消费级机器人等产品。

现在,DFRobot主要有开源硬件、消费级机器人以及教育套件三条产品线,开源硬件主要针对创客群体;消费级机器人针对8-14岁青少年;教育套件则面向学校。叶琛对鲸媒体透露,“目前主要的盈利来源是硬件类产品的销售,国外市场销售占比70%,国内30%。”他略带幽默地说:“我们每年生产的硬件产品达300多款,基本上一天一款。除了南、北极洲外,其他的大洲基本上都会看到我们的产品。”

2008年左右,国内就已经有类似创客的文化与产品出现,DFRobot并不算创客领域走的最早的人,当我们问叶琛是如何白手起家把公司做到一定规模时,他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也许是运气吧!”

 

一、从“拆专家”到“机器人博士”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指的是那些出于兴趣与爱好,努力把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

初见叶琛,冷静、沉着,看似与电影中常常塑造出的crazy的创客形象毫无关联,然而,他确实是一个有着二十几“创龄”的资深创客,而且已是两个读小学的娃儿的爸。

在叶琛的办公室里,大大小小的机器人和模型占满了他的书桌和橱柜,要探索叶琛与机器人之间的“情愫”,还得从他那段充满了零件、工具,创造力与想象力并存的年少时光说起。

出生于1979年的叶琛向鲸媒体回忆了他的学生时代:“拆东西,研究电子产品内构,除了电冰箱拆不动外,基本上把家里能拆的都拆了。”谁给他这股“拆”劲?父亲功不可没。父亲不仅送给了他一本讲解各种电子范例的《少年电子制作100例》,还给他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工具,充分发挥他的“拆”动力。

当时,一部热映的美国科幻电影给了叶琛感觉,出现在《星球大战》里的激光剑、宇宙飞船、自动的机器人等新奇物件吸引着叶琛,他觉得未来人们也可能生活在这样的场景当中,人们会需要这些新奇物件。

小学三年级时,叶琛从卷轴动画中获得灵感,利用从录音机里分拆出来的电机、手电筒里的灯泡、电池结合自画的连贯动画,自行发明了一台类似于电视的机件。相比于其他孩子玩的弹珠、纸片,他更喜欢宅在家发明东西,发明出的小物件就是他的玩具。

到了初中,叶琛沉迷于一堆的模型车里头,高中时拥有了第一台桌面计算机,让叶琛开启打游戏模式,“因为第一代电子游戏非得靠作弊才能通关,所以我就试着改内存和数据,这样就接触到了编程,便开始自学编程。”

有了前期对电子方面的储备和自学的编程技术,在工科里面,只有机械没有系统地学过,因此叶琛报考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及自动化专业,正好当时系里有一台机器人,这成了叶琛正式接触机器人的开端,后来叶琛进入上海交大的机器人研究所实习。身为机械协会副会长的导师一心钻研技术,叶琛也深受其感染,在导师的鼓励下,2002年,叶琛前往英国诺丁汉大学制造工程与运营管理专业攻读研究生和博士,之后便在英国诺丁汉大学机器人实验室担任研究员。

在英国留学期间,叶琛创立了一个名叫RoboticFan的论坛,以填充孤寂的研究生生活。叶琛告诉鲸媒体:“因为当时基本上没有人特别了解机器人这一领域,除了导师之外找不到更多有共同话题的人。论坛正好给了懂行的人提供了一个学习交流的网络平台,大家在制作出项目后,都会希望跟同好者交流分享项目心得,所以机器人论坛当时很受创客们的欢迎。”叶琛回忆道,“国内玩机器人的群体基本上都聚集到了RoboticFan上,在当时是属于国内活跃度最高、流量最大的机器人爱好者分享平台。”

也正是在论坛里,叶琛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现在公司的合伙人正是从RoboticFan上结识,也正是从论坛中传出的一些最新行业资讯和新鲜点子激发了叶琛创业的念头。

 

二、以开源硬件起家后“入坑”创客教育

 

在英国诺丁汉大学机器人实验室担任研究员的工作并不能满足叶琛骨子里那种对机器人的热爱和动手组装的渴望,“机缘巧合下,我发现论坛上面有一些创客项目也不错,我想机会来了。”叶琛说道。

2004年,24岁的叶琛与现在的合伙人合作,尝试制作机器人,在制作机器人的过程中,他无意间发现传感器市场的空缺。

“制作机器人的时候需要用到超声波传感器,当时从国外买一只超声波传感器要1000多英镑,而一只机器人需要用到6只超声波传感器,考虑到成本的限制,只能自己动手尝试制作超声波传感器。当时制作多了几只传感器,便挂在国外网站上售卖,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就售罄了,还接到近百只传感器的订单。”叶琛告诉鲸媒体。

2009年,叶琛最终辞去了在外人看来高大上的研究员工作回到国内,全职经营起从前的业务:为国内外创客提供开源硬件和机器人。

2010年,上海智位机器人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英文名为“DFRobot”,意为“Dream Factory of Robot”,取机器人的梦工厂之意。

“我们开始自己研发生产开源硬件,当时创客并没有在国内兴起,国人对开源硬件领域知之甚少,我们服务对象主要是工程师、研发机构等专业客户。为了让国内的人们了解开源硬件、引起他们对创客领域的乐趣,我们创办DFRobot线上创客社区,给创客们提供一个项目分享的平台,同时也为那些初探开源硬件领域的人们提供一个了解信息的窗口,引起他们的兴趣。”叶琛对鲸媒体说道。

DFRobot创客社区聚拢曾经在DF线上商场购买硬件的创客,初期,在DF社区上以PGC(专家提供的内容)的方式编辑内容,或展示创客教程活跃社区气氛,鼓励创客分享展示自己的作品。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创客被吸引过来,现在DF社区在线会员超2万人,从小学生到大学生、从硬件爱好者、设计师、DIY 发烧友、程序员到专家学者、研发机构等群体都包含其中。

叶琛略带自豪地说道:“公司很多项目和创意的诞生都得益于DF社区,例如无人机最早的时候是在社区里面玩的,玩着玩着就‘活’了;3D打印机是社区创客们攒出来的,攒着攒着就产生了一个产业,现在市面上流行的产品其实我们创客社区有人在2011、2012年的时候就已经玩过,可以说我们看到趋势会比别人早很多。现在,通过社群带来的灵感和创意,产出的创客项目在2000个以上。”

那么,线上论坛如何落地?蘑菇云创客空间应运而生。这是位于上海浦东的第一家创客空间,它是一个为线上的创客会员提供硬件设备、创客交流、成果分享的线下平台。创客以会员的方式进驻创客空间,可使用创客空间里的各类设备,每周蘑菇云会有面向公众的开放夜,创客们可以借此来展示他们的成果;机构也可以在蘑菇云发布项目,招募创客来完成。

“起初,蘑菇云只是为浦东张江地区的成人创客提供创客场所,后来引起了老师们的注意。他们带着学生一起,组成项目小组,在创客空间里创作、分享、交流,老师们觉得学生从中收获特别大。”叶琛告诉鲸媒体,“2014年左右,创客教育这一词在国内开始出现,而且随着政策的推动,在北京、山东、河南等地已经有众多中小学开展了创客教育,不少教育界人士也建议我们做创客教育,从此就慢慢走上了教育道路。”

据叶琛介绍,当时产品研发和设计也由成人线开始推出符合小孩子们‘口味’的产品。而且,他们将一些圈内比较知名的创客教师汇集到蘑菇云的“专家库”里,成为蘑菇云创客教材的主要输出者。温州中学高级教师、中国电子学会创客教育专家委员会主任谢作如就是专家库里的一员。

2012年,DFRobot打造了“创客嘉年华”这一品牌,并在上海主办了第一届创客嘉年华,创客嘉年华里聚集了许多新潮的创客项目,例如当时流行的无人机、机器人、电子积木、3D打印、焊接、软陶等手工项目均可在里面体验。

基于此,DFRobot旗下已拥有了DF创客社区、蘑菇云创客空间、创客嘉年华三大品牌,被称为是服务于全球创客的生态平台。

技术的进步、新产品层出不穷,在今年刚刚落下帷幕的第六届上海嘉年华上,黑科技赚足了观众的目光。印象派大师Minus E机器人能现场作画、X-FLY无人机穿越机竞速赛首次登场,据说戴上FPV眼镜可以以第一视角体验飞行的快感、STAPY电动滑板告别“脚动时代”、各种农夫市集、手工作坊、植物印染用创客精神培养孩子的环保意识……

(X-FLY无人机在比赛)

叶琛向鲸媒体说道:“今年的参展商较去年多了很多,一年比一年多,而且你会发现我们从最开始的对资深人士、极客们开放到后来面向大众再到以小朋友为主。这是一个好现象,小学阶段正是孩子们的兴趣爆发阶段,在创客嘉年华里,他们可以体验自己感兴趣的项目,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对之后的学习以及更加深入的钻研打下基础。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家长们带孩子来创客嘉年华,说明他们已经知道了孩子能通过创客教育能获取些什么。创客教育不仅是给孩子展示科技的奇幻魅力,更多的是教会他们如何用创客的‘语言’将自己的创意变为现实,培养创新力和创造力。”

在今年10月14日举办的以“蘑菇云引爆创新力”为主题的发布会上,叶琛正式推出了“蘑菇云创客教育”这一品牌。蘑菇云创客教育生态圈由产品、服务、平台和活动四个维度组成,DFRobot作为产品供应商,提供教具、硬件及技术支持;蘑菇云创客空间作为服务提供者,提供创客空间方案、教师培训、教材及课程研发。目前,蘑菇云创客空间已联合谢作如、钟柏昌等数十位国内创客教师推出了十多种创客教育教材;DF创客社区(论坛)作为创客交流和分享平台,创客嘉年华作为创客活动策划和创意评价场地,四者结合为老师提供全方位的创客教育支持。

 

三、公共评价,一种新的创客教育测评方式?

 

“其实国内开展创客教育的硬件设备要比发源地美国要好得多得多,我们完全不用担心硬件水平跟不上,反而是师资水平和评价体系是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叶琛对鲸媒体说道,“现在很多企业或学校,他们在创客课堂上更多的是教会学生如何操作一门新技术,例如3D打印机、编程、机器人,而学生的整个学习与思考方式其实并没有真正改变,这样的创客教育对学校的意义只是多了一门选修课而已。”

创客们要做出一款产品,首先要完全了解这款产品能解决什么问题,随后要了解制作这款产品的编程、工程、科学等相关知识,最后才开始动手运作。所以当学生随着这一整套流程下来,实际上培养了他们解决问题的习惯和主动学习的能力。在学习后续知识的时候不会那么迷茫,因为他们会清楚地知道学习这些知识的目的是什么,并会主动了解背后的原理。

叶琛坦言,“创客教育最核心的地方其实就是要创造,但是仅仅通过向老师提供教具和照本宣科的教学方式是触及不到创客的核心的,如果老师不具备创客精神或者不知道如何向学生传递创客的思维方式,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无用功。但现实是,懂得工程、科学、编程等各方面知识的老师资源非常稀缺,而蘑菇云创客教育懂得将老师培养成创客。这也许是我们与其他创客教育公司的区别所在,我们除了给老师提供创客教具、教材和创客空间,还给老师提供培训。”

(教师培训)

在教师培训方面,蘑菇云通过线下培训+线上社群的方式,每月为全国各地学校的教师进行培训。叶琛向鲸媒体介绍:“我们会教老师如何运营创客空间、如何开展创客课程、如何引导学生进行创作。在给老师做培训时发现,培养老师的创造力、教学能力其实并不难,很多老师的创造力是被隐藏的,所以我们需要的就是激发他们。方法论我们教会他了,他就容易去实践。”从蘑菇云创客空间创办到现在,已累计在全国34个省市举办130多场分享会,100多场工作坊,涉及了2500多所学校的4000多名老师及数万名学生。

除了师资问题,创客教育面临的第二个难题就是测评。创客教育主要是培养学生的创造力,例如数学、物理、化学这些学科可以通过做题、考试等测评方式评价学生掌握知识的好坏,那么创造力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由谁来评价?怎么评价?这不是一个可以非常量化的一个过程。

“创造力一样可以被评价,我们需要公共评价方式。”叶琛说道。对于公共评价体系,他早已在心中做出构想,“评价可分几个维度,第一,要有创新性;第二,实用性;第三,美观性;第四,交互性。评价者可以是社会大众、学校的学生、教师群体,就像《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综艺节目的评价体系一样,哪个选手歌唱的好与不好由观众来评价,而不是某一个人说了算。所以这也是我们想要举办‘校园创客嘉年华’的原因,将学生的作品在校园里的创客嘉年华中展出,让教师、家长、同校学生或其他学校的师生来对学生的成果做公共评价、交流共享。”

举办校园创客嘉年华并不是一句空话,在今年第六届上海创客嘉年华论坛上,来自杭州、武汉等城市的教师代表已开始分享他们初步制定的校园创客嘉年华的方案。“校园创客嘉年华虽然加了校园两个字,但是它需要社会、企业、学校、家庭的共同参与。活动空间谁来搭建、如何开展、怎么申报,这些都需要细致讨论落到实地。”一位老师说道。

 

鲸媒体手记:

再过几个月就到了DFRobot正式成立7周年的日子,公司已从最初的几十人发展到现在将近200人规模。在今年披露的2017年半年报中显示,智位股份(DFRobot股票简称)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536.4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5.54%;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3.82万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

谈到如何经营管理好一家公司,叶琛说,首先是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而且自己运气也比较好,正好处在创客文化得到大发展的时代,一路走来都很顺。用员工的话来说“叶琛是个很有亲和力的老板,他很少生气,你甚至可以跟他开玩笑;他会跟你一起探讨项目的方向,确定下来之后,他又会放开手让你全权负责。他容许你犯错误,甚至心甘情愿地为你的错误买单。公司不设置任何惩罚制度,几乎所有的工作完全依靠员工的自驱力来完成,属于‘放养’的状态。老板常说,舞台是我给你们搭的,主角是你们,不是我。”

“虽然DFRobot是中国的公司,但海外业务也不弱,我们的产品客户已经有9万多人,其中7万多在国外。同时我们是英特尔的全球三个创客合作伙伴之一,2017年春晚,我们还用了人工智能技术支持了艺术节目《清风》,让演员可以轻松操控手里的水晶球进行表演。”一位DFRobot员工对鲸媒体说道。

然而,叶琛的目光却不滞于此,他觉得目前的受众还太少、体量还不够大,“我们把创客教育的核心定在国内,我的小目标就是近期能进国内600多所小学。我相信未来核心竞争力就是创造力,我希望DFRobot以后能完成引爆创造力的使命,成为最受尊敬的创客公司,让每一个孩子或多或少用过我们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