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星空琴行一夜闭店背后

点题:今年9月,明星创业公司星空琴行因现金流断裂一夜闭店,失去公司全部股权的创始团队无力自救,在等待救世主的漫漫时光里,有多少人能说出贪婪这只毒苹果到底何种滋味?

回顾:“2016年年初,星空的年会是我们达到了最鼎盛的时候,差不多就从那以后说起吧。2016年1月下旬我们召开了星空C轮融资后第一次正式的董事会,那时候我们已经出现一定压力,账面现金已经不多,但我们当时销售势头不错,在12月份超过了5000万的流水,而融资形势其实也不错,因此,差不多拿到了美金+人民币8000多万的过桥。依然很感激。现在看来,那时候选择一脚刹车,也许就是最好最有把握完成调整的机会,但当时融资形势仍然非常好,于是决定有所调整的往前冲,和投资人沟通后,对业务形态有所调整,平台级的蓝姐姐依然作为全资子公司,持续运营,而非钢琴品类的门店,学馆、炫舞则拆分出去运营。现在看来这里有个判断错误,这个模式下两个成本都是增加的。”

——一度被外界猜测为“失联”的星空琴行CEO周楷程日前使用临时邮箱向星空高管发送邮件,阐述近一年来星空琴行的经营情况、个人经历与感受。

 

“克服贪婪和恐惧。“这句被全世界投资人奉为圭臬的话,已经被中国股票市场里的散户们玩坏了。人人都与贪婪和恐惧为敌,但为何道理人人都懂,却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星空琴行轰然倒下,这个以“O2O模式+补贴式打法+激进扩张”为剧情的创业故事,最后输给了人性的贪婪。这个道理周楷程不懂吗?星空琴行的强大投资人不懂吗?

贪婪是个毒苹果,明知道有毒,但还想证明自己百毒不侵。

和贪婪做斗争,是在反复挑战和磨练自己的认知能力。在周楷程的自述中,“现在看来”、“原先预计”、“原本以为”、“觉得”这些字眼折射的态度,和亏得血本无归的散户们的心态又有何区别?

创业一路惊涛骇浪,行船者当务之急是活下来,而不是急着展现乘风破浪的英姿。可如果创业伊始就受关注被看好,掌舵人很容易忘了身处环境的险恶——结果起点越高,摔得越疼。

认清自己现阶段没有什么能力,现阶段不能做什么,比笃定无所不能更为痛苦。

认清自己不能、还没有能力做什么,才能更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现在能做什么。,也要赌在最擅长的领域。

有着阿里系光环的周楷程赌在了团队的执行力和销售能力上,赌在了投资人的信任和鼎力支持上,却没有赌对战场。钢琴培训、素质教育、O2O……每一个领域,都不是周楷程团队擅长的。他们不相信,腿脚更勤奋、推广更卖力,会搞不定区区教育培训?就像周楷程说的“那时候虽然压力很大,但依然乐观,觉得可以靠大流水重新把业绩拉起来”。

还记得几个月前,在互联网界曾围绕企业专注和多元化的关系掀起“王梁之争”。

美团创始人、CEO王兴表示,在科技变革的前半段,因为风险非常大,所以需要用小团队去探索。但到了后半段,红利变小,整合成为了释放红利的方式,这时候多业务的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

而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则拿出频频卖资产的GE举例说明,美国最好的多元化公司也不如人意,他认为从大的历史趋势来看,企业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同时专业化有利于创新,而全球化也给更具创造力的专业公司带来了新的机会。

这个争论的背后,是悄然崛起的美团酒店团购业务极大威胁了携程之后,美团旅行开始和携程正面肉搏。

舆论关注的是大公司的光环,而忘了指明,对于现金流还极其不健康、容错率低的绝大多数创业公司而言,关注多元化和专注这样宏大的选题并没有实际意义。即便是乐视这样的明星上市公司,也栽在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宏大战略里。

所谓的多元化,必定是在自身优势确定性的基础上,面对竞争的不确定性和成长的需要而做出的抉择,多元化的风险总应控制在自身能力可覆盖的范围里。对于创业公司而言,那些让自己屹立不倒的核心竞争力和优势,必须通过前期脚踏实地的专注来实现。

可怕的是,太多的创业公司不断寻找突破瓶颈的多元化路径,精力大量分散在不断试错的过程里,唯独一直没有长出安身立命的核心竞争力,错过了本可以活得更好的机会。很多创业者看到无心插柳的QQ造就了现在的腾讯,却没有看到小马哥他们在那个时代,是如何把QQ做到极致的。而快速扩张的星空琴行,到倒下也没有长出课程标准化、教师的专业化、教学过程可控化、良好的续费率这些关键能力。

本应该想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本应该看清楚前面的路,但最后还是被过度自信、赌徒心态和不懂教育的投资人催促着快跑。

一个公司做成什么样子,都是创始人的问题。

贪婪,吞噬了曾经“众星捧月”的星空琴行。

 

推荐阅读:

这架“钢的琴”当真不好弹?星空琴行一夜闭店的哀思

【独家解读】小马过河辉煌不再疑破产,留学语培行业挑战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