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与罕见的“黑天鹅”相比,突然带来爆发力的“灰犀牛”更值得关注

与罕见的“黑天鹅”相比,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给市场突然带来爆发性的冲击的“灰犀牛”。

今年2月,刚满半岁的有教未来拿到了中文在线文化教育产业基金的数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彼时,有教未来是一家为新东方、好未来等国内教育机构,提供运营、教学、教研、服务以及外教师资,帮助他们实现线下到线上转型升级的公司。

其CEO刘锴曾任英孚教育华南大区区域总监、启德考培事业部全国运营总监以及DHL亚太区销售培训发展总监,有着15年的从业经验,算是行业一枚“老兵”。获得融资后,刘锴曾激动地说道,“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建设一个完整的教育生态体系,以分级阅读为切入点,帮助孩子自主学习的生态平台。”

谁也没想到,在后续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有教未来推出了面向K12的在线外教1对4小班课产品——LingoBee小灵蜂。LingoBee小灵蜂完全面向C端,以英语口语和分级阅读贯穿整个学习阶段,“在国内众多在线外教品牌中,LingoBee小灵蜂是唯一一个在欧美地区建立外教直播中心并拥有全职欧美外教的团队以在线小班课为主、涉及自主阅读、互动主题课程、线下活动、家长课堂、预习复习等课程形式,为不同阶段的孩子提供混合式学习方式,逐步打造浸入式母语学习生态圈。”刘锴告诉鲸媒体。

 

只选欧美外教,是任性还是术业有专攻?

 

刘锴向鲸媒体透露,有教未来在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建立了数千平米的直播中心。为何要煞费苦心亲自建直播中心?“因为这样可以保证外教的全时区覆盖,将授课时间延长至8小时。在线班课可以让老师在直播中心统一授课,在直播体验和技术支持上得到保证。”刘锴告诉鲸媒体,“在直播基地的选址考量上,我们既看重所在区域的英语水平,也会综合评估所在地的整体教育情况和国民素质。”

那么如何招到优质的老师?师资的稳定性如何保证?“我们会在招聘网站、大学进行招募,同时与当地私立小学合作,保证充足的师资来源,而且,我们的薪酬也具有竞争力,各种该缴纳的福利也都会缴纳。”刘锴说道。

直播中心现在有外籍全职教师150多人,这些教师均为英语相关专业毕业,具备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证书(TEFL)和对外英语教学资格证书(TESOL),70%为硕士学位,他们已经成为LingoBee小灵蜂教学和教研的中坚力量。

在小灵蜂的1对4在线课堂上,老师和学生是固定的,“我们给老师排了4个学期,相当于2年的课,这个老师会一直负责这4个学生直到他们的课程结束。如果家长对课程不满意,或者学生觉得这个老师不合适,我们会协调其他老师给学生上课。”

“师生固定模式的好处在于,老师在整个跟班的过程中会十分了解学生的学习习惯、学习心态和学习进程,在教学过程中会根据每个孩子的学习情况进行针对性地教学。”刘锴说道:“在线1对4教学实际上对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的孩子腼腆,有的孩子活泼,有的孩子好发问,有的孩子爱思考,每一节课该怎么讲,每一步骤该如何教,各个方面都会涉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聘请的老师必须是专业的、有教学经验的。”

不过,如何管理外教一直是存在于众多在线外教教学平台的心头之痛,对于这个问题,刘锴却一脸轻松,“我们建立的直播中心,本身可以进行集中管理、培训以及考核,更有利于团队建设和工作沟通,聘请全职老师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兼职老师因教学场地和教学时间不固定而带来的不确定因素。”

 

分级阅读,一种会说话的文字?

 

在开课之前,学生需要花2-3分钟的时间在LingoBee小灵蜂的自适应题库里做一个定级测试,根据测试后的水平,从预备级到卓越级B共11个级别覆盖5-12岁整个阶段。测试完后根据每个学生现有的英语水平和艾宾浩斯遗忘曲线进行排课,依据孩子的个性格特点匹配外教和班级,然后才开始上课。

“与在线1对1约课制方式相比,排课制能保证学生每周6小时有效语音接触时间,而且在多人同时上课的情况下,如果有人缺课只能看录像回放,没有补课的机会,对学生的‘旷课’行为也有一定的约束作用,4个学生在一起学习和交流互动对该同学的学习兴趣和积极性也有一定激发作用。”刘锴说道:“而且我们给每名学生配备3人的服务团队,从课前试听、课中服务到课后复习全程跟踪,每节课结束后向家长反馈该学生在本节课的学习情况。”

除了英语口语课,LingoBee小灵蜂还提供一个重要的课程体系——分级阅读。“为何如此强调阅读,这是因为阅读是一个人最基础的学习能力,当孩子从小学习阅读方法,养成阅读的习惯,会读书、喜欢读书,未来的学习能力可以得到成长。”刘锴告诉鲸媒体。

分级阅读是LingoBee小灵蜂团队基于美国ReadingA-Z(RAZ)研发的语言课程产品,按照中文语境重新研发的线上课件,每一节课就是一本书,上完500节课相当于已经读完了500本书,阅读的过程中,不是纯粹看图认字,而是完全打碎绘本内容,设计成小活动、小游戏让学生参与进来,对孩子进行启发性的思考和认知。

刘锴举了一个例子,“如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在课程设计上,我们设置让学生动手把7个小矮人数出来,或者帮白雪公主整理房间,我们还会提问学生:‘如果你是白雪公主,你会不会吃巫婆给的苹果?巫婆为什么要给苹果?为什么要毒死白雪公主?’”

“这里面没有正确与否,而是孩子提出想象、猜测、判断,能够基于我们输入给他们的信息产出新的信息,整个过程是培养认知能力,所以绘本阅读是一种很重要的语言学习和能力培养的形式。”刘锴说。

 

 

据介绍,1课时是25分钟,每2课时会关注1个话题;第1课时是阅读与听力,注重知识应用;第2课时是口语和写作,注重语言应用。“例如一个介绍番茄的种植的话题,除了让学生了解番茄的种植方法外,课堂上还会介绍影响种植的天气因素、不同植物的颜色区分等附着内容,培养孩子对外部事物的认知能力,设计很多小游戏小环节让学生参与听、说、读、写。”

“起步级和进阶级分别是64个课时,突破级、飞跃级和卓越级各128个课时,读完这一级才能进入下一级,如果学生跟着课时节奏认真学习,学到16个月时,基本能达到美国本土小学2年级的语言水平,学到40个月,基本达到美国本土9年级的语言水平。”

 

在线小班课,最难的线上教学方式?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很少看到市面上有线上小班课的身影,或许因为它是最难的一种线上教学方式。”刘锴认为,在线小班课难就难在它有四道门槛。

第一个门槛是平台。互动是班课最大的特点,班课要达成老师与学生的互动,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互动。伪班课只停留在单向互动,在教学平台上只能看到老师在另一端操作,或者老师将屏幕共享给学生看,但是学生是没有办法接触老师那端的课件。

真正的1对4线上小班课上,平台可以实现4个孩子同时操控同一个课件,而且同一个课件被引用时4个孩子看到的信息是完全同步的。“这种多语音视频同步的技术,现阶段只有翼鸥教育ClassIn的一对多直播互动教学平台和布卡的直播平台可以实现。”刘锴告诉鲸媒体:“平台采用的互动式在线教室正是ClassIn。””

 

 

第二个门槛是课件和教研的开发能力。有了平台,还要基于平台的功能和通过线上小班课所积累的教学经验获得课件和教研的开发能力。在线1对4小班课,与4个孩子对话,要吸引孩子将关注力集中到一件事情上,需要把老师的屏幕拉到屏幕中间然后扩大到全屏,这些细节要通过1000个小时以上的小班授课实践后才能知道。

“从上课第1分钟开始到25分钟结束,每一个操作怎么设计,每一个环节的教学模式是什么,都需要基于教学实践才能获得。”刘锴说道,“既了解平台又了解线上班课的经验,这是教研的难度之一,也是需要花费时间的症结所在。”

第三个门槛是培训、培养教学团队。团队本身是一个核心,除此之外,团队需要把教学经验总结成一套完整的培训体系,能让外教老师在比较短的时间内,高效掌握班课怎么上。有教未来在欧洲建立的直播中心就像是一个中央厨房,在这里,每一个外教都经历了严格的选拔与培训制度:仅录用发音标准、教学经验丰富的外教,通过前期的试课考核老师教学水平,通过课后家长与学生的反馈衡量老师是否懂教学、懂孩子。

第四个门槛则是运营逻辑。在线班课的运营模式跟在线1对1 的运营模式是完全不一样的,班课是排课制不是约课制,首先考虑的是如何把同一级别的孩子放到一起,所以这个逻辑是要先定级,定级后匹配,匹配后组班,然后再开课。

“这就是在线小班课难做的原因,在线小班课并不是一个能在短时间内就推向市场的产品。”刘锴说道,他的团队经历了三年的研磨才推出了在线小班课,“不管是前期的研发、师资培养,还是后期的试验、运营都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用户的积累,没有哪一个机构能在一开始凭空生出一个班课。”

 

“灰犀牛”的畅想曲

 

2017年已经过半,在线教育带来的资本热潮依旧翻涌。市场需求非常旺盛,市场竞争也异常激烈,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外界不断向刘锴传递着这样一种信息:你应该向某某品牌看齐,实现爆发式增长。而刘锴的回复一成不变:“我对价值观的坚守是任性的,对于一个以教研为中心的团队,我们更多关注的是教学教研及是否真正满足用户的需求。”

“在国内,从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到平凉、阿勒泰等边远地区都有孩子在用LingoBee小灵蜂学习英语口语,解决了二三线城市教学资源分配不均以及外教资源稀缺的问题。”刘锴说道:“更值得欣喜的是,很多购买过在线1对1 产品的用户也在购买我们1对4的课程,以体验不同的教学形式,满足不同的学习需求。”

LingoBee小灵蜂的推出,让有教未来的战略轨迹更加清晰。“在B端,我们已经与新东方在线、行动英语、壹心壹、弗恩英语、南京书人、巨人教育等100多家教育机构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我们将会选择有战略眼光的和价值观相符的用户。在C端,我们会开拓种子用户,依靠种子用户进行裂变,建立自己的会员中心,通过内容和技术层面的更新迭代 ,产出更多内容优化用户体验。”

面对在线班课这个新兴事物,当大部分人持着怀疑和保守的态度,沉迷于争辩在线外教小班课与在线外教1对1究竟谁更胜一筹时,刘锴早已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小目标:今年下半年走通C端模式,明年开始快跑。

“跟不上市场需求的产品将会被淘汰,产品是整个市场最核心的驱动力,在线外教品牌的招生和营销策略并不会影响行业大势,校区管理系统驱动的升级迭代,如SAAS系统等,均是属于改良主义,也不会给市场带来颠覆及变化,真正给市场带来洗牌和巨变一定是产品的变化,产品带来消费角度的变化,例如在线1对4小班课、双师课堂,以及运用自适应、AI等前沿技术的产品。”

刘锴认为,在线教育会面临三种趋势,一是未来会出现复合性和多元化的班型,以满足市场多样化需求;二是母语生态教学会更完善,例如通过VR、AI等新技术手段,使语言学习形式变得丰富多彩;三是纯线下的在线教育机构将慢慢消亡,而线上线下相融合的教育机构会迅速普及,线上外教的介入将会成为行业标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