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背靠科大讯飞,讯飞幻境怎样用虚拟现实创下百亿营收?

一提起“讯飞幻境”,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它的上层战略管理公司“科大讯飞”。

“在生物课堂上,老师如果想讲解长颈鹿,只需要点击相应素材,一只活灵活现的长颈鹿便会马上出现在视野中。同时,老师还可以根据课堂的需要选择多媒体设备、讲台、白板等等。”这来自讯飞幻境与微软合作的MR (mixed Reality 混合现实应用)Bingo Class虚拟现实云课堂。

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其CEO闫宏伟称,计划在三年内实现100亿的收入,同时2019年登陆A股市场。2014年,讯飞幻境进入科大讯飞体系,属于科大讯飞旗下的VR教育布局成员。讯飞幻境目前已形成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等业务,其教育解决方案包括VR课程、FLY云平台、VR硬件等。

背靠科大讯飞,讯飞幻境怎样计划用虚拟现实创下百亿营收

 

讯飞语音技术融入幻境产品,推AR智能课桌

“在‘恐龙乐园’里可以看到恐龙的全貌,通过旋转卡牌可以了解恐龙的全貌,身高、体重、生存年代、栖息地等信息便会出现在眼前。”此外,“通过移动多张恐龙卡牌,还可以玩恐龙‘广播操’ 。”除了了解恐龙全貌之外,AR智能课桌还可以进行一些化学、物理实验,更多应用于偏认知、或者理科性质的K12基础教育内容。

“在‘AR智能课桌’中,学生可以旋转‘酒精灯’卡牌打开酒精灯,观察实验现象,进行一氧化碳还原氧化铁的实验。”根据系统给出的实验步骤和语音提示,学生可以一步步通过旋转、移动卡牌,看到与真实实验一样的现象。闫宏伟自信地提到,“AR智能课桌是‘讯飞幻境’的一款明星产品。”

在科大讯飞语音技术的支持下,讯飞幻境的绝大多数产品都引入了语音技术。例如,AR智能课桌、全沉浸式产品等。闫宏伟告诉鲸媒体,下一步AR智能课桌还会推出语音唤醒、语音交互等功能,利用科大讯飞的大数据技术,统计学生的易错数据记录。

前不久,讯飞幻境对AR智能课桌进行了升级,除了单独摆设之外,桌子还可以进行拼接,组合成六边形,容纳多位学生小组一起上课。在讯飞幻境的展厅,鲸媒体看到了AR智能课桌的全貌。

(AR智能课桌图片)

 

闫宏伟告诉鲸媒体,AR智能课桌的原型是讲台版课桌,2014年起开始研发,2016年开始投入市场。他预计,截至今年末,该智能课桌的销量会突破5000万。“这在To B领域算是一个大数。”闫宏伟向鲸媒体透露,AR智能课桌一个课程的价格是几百元,与高客单价的VR教室相比,AR智能课桌的成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

除了这款面向K12领域的AR教育产品,在讯飞幻境的展览厅里面,鲸媒体还注意到了一款应用于职业教育领域的“轻沉浸式”产品。“戴上VR眼镜,就可以通过旋转、缩放功能观察航空发动机整个与部分的模型;了解航空发动机的知识。”与轻沉浸类对应的是重沉浸类产品,而重沉浸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更强,其整体体验效果也更真实。

讯飞幻境于2014年进入到科大讯飞体系,属于科大讯飞旗下的VR教育布局中的成员,“我们的第一笔融资是科大讯飞基金投的,后续的发展路线会紧随科大讯飞的战略,与主战略并行同步推进,紧密协同。”闫宏伟笑着说,“科大讯飞方面希望讯飞幻境未来可以实现独立融资、独立上市,并且实现百亿级公司的目标。”他自信地认为,“从行业角度而言,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都有同样大的市场潜力和可能性。”

经历三年的考验,讯飞幻境目前已形成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等业务,其教育解决方案包括VR课程、FLY云平台、VR硬件等。

 

基教业务将全面超过职教业务,明年将在国外实现商业化

 “从今年开始,讯飞幻境的职教业务与基教业务基本持衡,从今年的发展规划来看,今年底基教业务会全面超过职教业务。”闫宏伟向鲸媒体透露。

早年讯飞幻境以职教业务起家,推出实训课程,主要顺应教育部提出的职业化教育政策。讯飞幻境通过与院校合作的形式成立VR技术专业,进行VR垂直教学和人才培养。目前,讯飞幻境已经和国内200多家院校合作,主要为院校师生提供支持三维仿真课程的教具。

闫宏伟介绍,实训介于实习和教学之间,学生实际进入到工作岗位之前需要有一段时间做实训,现在对于实训的教学模式提出了很大要求,学生不能仅仅依靠书本上的知识,而是要到实际环境了解具体的实操。“这就需要用虚拟化的方式展示实训内容,于是就出现了这么大的商机。”据他透露,“2014年讯飞幻境实现了3000多万的营收,到了2015年就达到了5000多万。”

 

(讯飞幻境产品体系)

闫宏伟认为,虚拟本身解决了教学的很多问题,其中一方面是痛点问题,一方面是趋势。“痛点是可以帮助职业化教育解决投入不足、场地不足、资金不足造成的教学环境限制问题。趋势是学校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改善办学环境,提高招生能力。”

今年5月份,讯飞幻境正式面向市场推出基教业务。“基教业务推向市场之后,到现在刚刚三个月,而我们的商机储备在三个月内已经过亿。”他解释,“所谓商机就是立完项给完钱的,等待招投标中。”为此,闫宏伟称要在三年内实现10亿元的营收。

基教业务方面,讯飞幻境通过与学校合作成立示范教室的形式,面向中小学教学提供教研帮助以及技术支持;目前,讯飞幻境通过VR教室的方式进入公立校,已经覆盖了大约300所公立学校,涉及广东、吉林、辽宁、河北、河南、四川等地区。

讯飞幻境进公立学校的策略有两种,一类是直接跟学校、教委、教育局沟通;第二类是跟代理商、合作商合作。教育信息化进公立校的使用率为何普遍不高?“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三通两平台基础建设之后,分为两个阶段,建设阶段和使用培训。” 闫宏伟提到,“目前更多属于建设阶段。”

除了挖掘B端业务,闫宏伟表示,讯飞幻境将以2B为主并逐渐开放2C市场,拓展成人及幼儿教育内容。“C端产品可以满足教学场景,尤其在幼儿阶段的启蒙教育。”他继续补充,成人方面,讯飞幻境也会在家庭实验、工科实习方面做一些探索,“不过现在需要时间去丰富内容。”此外,讯飞幻境也会尝试语言类的项目,例如中文学习、拼音学习以及英语学习。闫宏伟表示,目前To C业务还没有得到验证。

前段时间,讯飞幻境在国外参加全美的最大教育展,拓展海外市场。闫宏伟在美国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国内主要以公立校为主,重视B端渠道;而美国比较重视C端渠道,他解释,“学校都有自主权,完全不看政策,不看招投标机制,完全拼内容。”美国以社区学校、基金学校等为主,这类学校比较重视To C模式。面对国外市场,讯飞幻境目前已经开发了36套纯英文的教材,明年将正式开始商业化,今年开始完善人才的建设。

 

与北师大合作打磨教研,建立“磨刀学院”人才蓄水池

 “当学生戴上VR头盔,可以通过虚拟世界看到‘辽阔无垠的星空’和‘美丽的银河系’,了解宇宙的奥妙。”在VR教室里,沉浸式的教学方式与传统课堂教学相结合,可以将抽象概念具体化,例如学生可以通过VR教学一体机观察火山熔岩的变化。

那讯飞幻境如何做课件的研发,将教学内容与技术相结合?据介绍,“首先,教研人员在组织课件之前,需要体验与熟悉设备的交互方式,与课程知识点相结合,设计符合知识点传递的交互方式。” 目前,讯飞幻境与北师大教研专家合作,建立VR教学体系,该教学体系由基础的VR教学内容、全国可视化教学网络的分发体系和相对应的硬件及解决方案组成。

通常而言,教学体系主要由公立学校根据课纲提出需求,北师大和讯飞幻境的教研部门根据需求配合制作初版课件;而后初版课件会被分发至一线老师组成的评价小组中,进行产品评价、反馈和改进;标准化的课件制作完成之后,根据学校设备的状况,转化为MR、VR和AR的不同版本。其中,最大的难点在于要根据VR技术特点,为每一个知识点设计合适的表现方式和交互方式。

目前,讯飞幻境团队研发方面有将近50人,分为四个团队,各自负责一个产品,分为AR产品、MR产品、VR产品、重沉浸产品这四个方面;教研团队有八人,以全职为主;技术团队增加了22人,闫宏伟说,“公司的团队就像是一支球队,谁就当前锋,谁后退回来守,根据不同阶段、不同情况在不断变化。阶段性的战略,这个级别是不一样的。 ”

讯飞幻境目前有八个部门,其中总办是团队的管理核心所在,向总办汇报工作的是七个部门:商务部、教研部、市场部、战略部、视觉部、综合部、运营中心。其中,磨刀学院是讯飞幻境升级管理体系的一个平台。

2017年5月4日,讯飞幻境、外研讯飞和京师讯飞联合成立磨刀学院。“目前该学院只针对讯飞幻境、外研讯飞和京师讯飞的员工内部招生,以后会考虑以推荐的形式招收部分外部员工。”而磨刀学院也有一定的选拔规则:前期需要报名,报名之后根据学员的自述、主管对学院的评价进行综合评分,最终确定录取结果。磨刀学院的目标则是,“成为讯飞幻境、外研讯飞、京师讯飞内部的TED课堂”。9月10日,磨刀学院第一期正式开课。

(磨刀学院第一期开课成员合照)

 

三年内营收100亿元,攻占公立校拿下百亿级市场?

 闫宏伟曾向媒体公开称,三年内要实现10亿元的营收,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称,“在我看来这个数太小了,三年10亿不是大数字。”他笑着说,“我曾经提出过100亿。”在他看来,VR教育进公立校是一个百亿级的市场,当前的上升速度也比较快。

闫宏伟向鲸媒体解释了他所认为的行业壁垒,“行业壁垒一定是用户内容量的积累。之后可以通过内容的运营,抓取用户的数据壁垒。”他透露,讯飞幻境不仅仅拥有几百所学校,同时还通过科大讯飞的其他产品运营获得了上万所学校。讯飞幻境已经形成了以知识版权为主的严肃知识体系建设,以北师大版1到9年级的教材为主。

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讯飞幻境主要以发展多终端业务为主,例如打通AR和VR、AR和MR等。其中,MR技术相比AR能够呈现更加丰富的内容,实际应用的想象空间非常大。闫宏伟介绍道,MR对于大型物理试验、技术研发场景更为合适。比如利用MR技术,老师可以把航天飞船发射基地模拟到教室里,用逼真的效果来辅助教学,代入感会非常强。

目前,讯飞幻境的终端产品除头盔之外,还包括轻沉浸的VR 、VR教学一体机,以及支持多人互动的 VR 教室方案。闫宏伟透露,讯飞幻境每年在技术方面投入1500万,占营收的15%。“这个指标超过平均水平,华为是10%。”

近年来,VR教育细分赛道已经涌入了很多的竞争者,例如黑晶科技、网龙等。在闫宏伟看来,目前VR教育已进入了一个相对理性的时期,“洗牌环节基本已经快完成,不好的企业会被淘汰出去,留下来都是真正在做产品、应用的企业。”

他补充,“大家看待VR教育已经不再是说短期内完成一笔新的融资,而是会把这件事情当作五年内的发展规划。”前段时间,闫宏伟会与一些投资人交流,投资人总是会问他,“VR教育盘子有多大?产出速度如何?如何快速复制等。”但对于这些闫宏伟充满了信心。

对比于VR的其他领域,他毫不犹豫的认为VR教育是所有赛道的领头羊,“中国现在VR教育领域或者VR领域,在应用的规模、行业使用方面的技术投入研发领先于美国。虽然一些基础的技术可能是由美国那边做出来的,大家比较关注的是iPhone的AR kit、高通的芯片等等,但从这种应用和互联网的结合来说,中国现在做得很好。”

采访最后,当问起闫宏伟对自己有哪些期望时,他打趣地说,“最大的愿望是可以瘦下来。”前段时间,他给团队布置了一个关于VR教育的写书任务,将围绕VR教育领域与大家做深度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