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行业内有多少个你不知道的玩家?鲸媒体搜集整理了23个单词APP目前发展状况。

7月1日,扇贝悄然上线扇贝口语,据说这是继扇贝单词之后的第六个APP。扇贝家族“扩大地盘”之时,与它同一赛道的单词类APP“兄弟姐妹们”都生活的咋样啦?行业内有多少个你不知道的玩家?曾经显赫一时的“老大”似乎也沉默了近两年……

鲸媒体搜集整理了以下23个单词APP目前发展状况。(不完全统计!)前7个APP的微博粉丝数都在3万以上,这些单词类APP是目前行业内发展较大的一类;而后面16个APP的微博粉丝数较少或者没有运营微博,我们将之归为较小众的队列。

【表格按微博粉丝数排序!公司/软件名称为红色的代表该软件最近有更新、正常运营;而黑色字体的代表该软件至少半年以上没更新或没运营、疑似“死亡”。】

图片13 图片14

 

1 落寞离场

通过梳理以上表格我们发现,在这23款单词APP中,有7款软件疑似“死亡”,其中包括成立时间较早、软件名气较大的拓词

拓词成立于2010年1月,2012-2014年先后获得种子轮、天使轮、A轮共三轮融资。需要注意的是,与大多完全免费的软件不同,拓词普通版是免费下载,但下载Pro专业版则要收费18元。

2011年之前,拓词发展非常快,短期内获得大量用户。据了解,最初的拓词团队希望通过付费维持营收,但很快却发现行不通。2013年,用户增长逼 近天花板,资料显示,当时的新增付费用户下降至每天不足100人;同时,日活跃用户数也开始下降,占注册人数的10%左右。后来拓词加入了用户成长体系, 尝试流量变现,但并未达到理想效果。

2014年年初,拓词推出免费版,但这并没有带来新的收入来源,同时还对付费版造成了冲击。一步步试错之后,拓词逐渐失去了技术团队,盈亏没法平衡。2014年8月左右,拓词软件版本停止更新,距离现在已接近两年,但其微博上40多万的粉丝数目前仍然是继百词斩、扇贝之后粉丝数最多的软件,似乎留存了当年这个红极一时、同时也是较早的单词类软件的风光,我们不禁感慨四年半的时间留下的只有遗憾了。

图片15

(拓词上的排行榜并不是按单词量排名,而是按学习/努力程度…)

除了拓词,其他6款疑似阵亡的单词APP都较为小众,它们成立于2011-2014年间,由于公开资料较少,我们不对它们逐个分析,但观察其共性,我们发现这些小众软件或多或少存在以下问题:有的软件版本只支持Android、没有iOS系统;或是没有手机APP版本而只有网站(现在还用网站背单词的人少得可怜了吧…);有的只针对小学或中学;还有普通版免费、专业版收费;也有成立一年左右拿到几百万天使轮融资的软件,但却没有运营微博或者没有微博……嗯,总之就是悄无声息地疑似离场了。

 

2 活着的斗士

再来看看那些还在运营的单词类APP,我们重点关注微博粉丝数靠前的百词斩、扇贝、乐词,以及可类比的有道词典。关于这四个APP的用户数,据鲸媒体了解,百词斩目前用户数4000万左右;扇贝单词目前的用户数接近1500万;截止2016年2月底,乐词的用户数有380万。而有道词典用户总量已超过5.5亿。

“颜控”百词斩

  • 功能

百词斩最大的特点是根据图片来记单词,单词在例句中显示,句子会有发音朗读,用户从四张图片中选择最符合单词意思的一张。当天的单词任务完成后,可 选择听力、拼写、词汇搭配等多种方式进行复习。此外,软件带有PK功能,可约好友进行单人PK,或附近约、随机约,比谁在最短的时间内答对单词的准确率最 高。单词电台功能可选择FM或TV的形式观看当天所学单词的详细解释和情景演示。

  • 缺点

虽然一定程度上能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但词汇和图片之间意义联系不够深刻,很多用户都是记住了图片但记不住单词。

图片16
  • 盈利模式

百词斩主要的盈利模式是把用户引导到其购物平台,出售纸质书和周边产品。据了解,其书籍主要包括单词书系列,如《象形5000》(47-149元不等)、高频考点词汇书(39-59元不等);阅读计划系列,如阅读读物(30元+)等。周边产品比较精美可爱,包括笔记本等文具、手机壳、帆布袋等。(部分用户觉得书和周边产品有点小贵~)

值得注意的是,在以上鲸媒体整理的23个APP表格里,百词斩是唯一一个获得B轮融资的单词类APP,而且它的微博粉丝数也 是其中最多的(380万)。而且,今年6月,百词斩还推出直播课产品“REALL直播”,定位“外教实景直播”,为学生提供出国留学、旅游、购物、美食、 运动等方面的课程,目前三个主题课程每个售价199元(8-10节课)。

 

“霸道总裁”扇贝

  • 功能

单词记忆采用引导记忆与英语解释的方式,每背完7个单词有一个小结复习;单词页面除了中文意思、例句外,还有笔记功能,用户在记单词时可做批注,或查看他人笔记。鼓励用户每日背单词“打卡”。

学习小组是扇贝APP的社交形式,通过标签筛选加入适合自己的学习小组,组内设置排名,旨在让全组成员共同完成单词任务。

  • 缺点

学习小组的成员沟通模式是以发帖子、回帖子、站内信为主,交互性有限;拓展功能不够丰富,趣味性不足,无法离线学习。

图片17

(扇贝APP里可以直接链接下载家族里其他的听力、阅读、读书、炼句APP)

  • 盈利模式

目前扇贝单词主要靠内容周边保险三种收费形式内 容包括扇贝炼句实体书、柯林斯词典、智慧词根、派生联想等,按使用时间收费,比如柯林斯词典,使用1个月要1900贝壳(软件内把贝壳作为货币),相当于 19元。周边收费产品有明信片、30天计划表等。保险类收费是指用户花10-100元投保,若某个考试未通过,扇贝要承担相应的赔款(最高1000元)。

值得关注的是,扇贝的产品线除了2012年9月上线的扇贝单词外,2013年还先后推出了扇贝新闻、扇贝炼句、扇贝读书,2014年8月又推出了扇贝听力,今年7月1日上线了扇贝口语。“扇贝家族”成员的收费方式都是通过贝壳来购买增值服务,比如在扇贝炼句里花4000贝壳(即40元)购买雅思写作短语训练,在扇贝读书中花1200贝壳(12元)购买《老人与海》电子书等等。看来扇贝希望用这六个APP覆盖英语学习各方面,增值产品。

 

“富二代”乐词

  • 功能

乐词最显著的功能是单词配有图片及讲解视频,号称视频都是由新东方名师录制的,连俞敏洪也亲自出马讲解了很多单词。此外,乐学板块提供了大量的免费视频课程,满足用户各个方面英语学习的需要。其他功能还包括单词“连连看”、“边听边学”、“查词”等。

  • 缺点

据用户评论,有些单词不联网发不了声。

图片18
  • 盈利模式

作为新东方旗下独立子公司,出身名门的乐词并不着急盈利,而是集中精力打造精品内容。乐词显然是新东方布局移动互联网的一个战略产品,也是抢占移动端教育的一个入口。

 

“跨界达人”有道词典

上述三个玩家的共性是根据某一考试或教材主动把单词推给用户对于用户而言学什么单词是被动的与这三个软件不同的是有道词典的主要功能是翻译用户主动查找单词、认识和记忆单词,所以有道词典并不列为背单词的那些应用中,它被定位为翻译类的应用,不过有道词典也有些功能类似背单词,比如单词本、云词单等。

有道是网易内部自负盈亏的子公司,目前已推出有道词典、有道学堂、有道口语大师等在线教育产品。据了解,2013年第三季度,有道词典已经首次实现营收。

无论是有道词典还是笔记,作为极其细分的工具类产品,它们都不是一个高黏性的产品。有道最早的做法是,选择在国内外有成功经验的范例作为模仿对象, 从市场规模还没被做大的词典和笔记入手,确定自己的用户群体是学生、白领等中端知识层人群。之后不断提升用户体验,同时借助网易自身的推广平台或和360 交换渠道将产品逐步做大,最后再试着赚钱。

据艾瑞2015年一份报告数据显示,在翻译类APP市场中,有道词典的占有率超过70%,远超同类产品成为行业老大。

网易有道CEO周枫曾表示,在线教育平台和产品矩阵是可以互补的,有道词典、有道翻译等产品为在线教育平台(有道学堂、有道口语大师等)输送了用户;而在线教育平台则将产品作为内容输出给用户,所以有道在推广新平台的同时,也为老产品带来了新用户。

图片19

周枫还在今年4月的一次会议上提出,移动趋势下的教育业务机会应关注两方面:一是,深度垂直的产品模式依旧有效;二是,要坚持持续的技术创新。据他介绍,目前有道教育产品的金字塔结构是这样的:底层是工具应用,带来了大量用户量。而上部,一方面是直播课程产品的矩阵,直接带来收入;另一个方面是细分到每个领域,了解每个具体领域的需求和痛点,基于技术创新的学习APP的矩阵。“总体来看,底层是用户平台,上端是直播课程矩阵和学习 APP矩阵并列,形成一个金字塔的形状。”

有道官方称,目前有道词典用户总量已经超过5.5亿,有道云笔记用户总量超过4000万。

 

【鲸媒体观察】

如果说百词斩是个“颜控”(精美画面风),扇贝单词走霸道总裁路线(资产庞大),而乐词这个“富二代”便不愁吃穿了,跨界玩家“有道”则长袖善舞。

其实,很多其他单词类APP的功能都大同小异。就背单词形式而言,除了基本的中文或英文释义外,我们可以把功能分为静态和动态两种:静 态是通过使用例句、图片、词根词缀等方式来学习单词,这类产品除了百词斩、扇贝外,还有不背单词、知米背单词、墨墨背单词、贝壳单词、完美规划背单词等 等;而动态是指通过视频、电影、闯关等游戏化的形式来记忆单词,这类软件包括乐词、沪江开心词场、斗词、乐词不疲、单词神灯等。

如果再详细地把表格中还在运营的16个APP归类,我们发现静态和动态功能的数量分别为10个和6个,比例为5:3,也就是说,大部分的单词类软件 都会选择从基本的例句、词根词缀、短语搭配、图片等功能入手,当然这种方式或许会让部分学生觉得单词和图片无法有效联系起来;还有一部分软件选择从动态的 游戏、视频等切入,这或许是单词类软件吸引用户的方式之一。

从盈利模式上来看,基础的背单词功能大都是免费的,而收费的方式主要是两种:出版其他辅助记忆单词或拓展英语学习的产品。其实,真正用软件记忆单词的效果因人而异,不管是新东方、沪江这样的大公司在涉足,还是一些小而美的公司在尝试,未来还可以打开“脑洞”做很多差异化的尝试。

通过类比也能发现,题库类的工具产品或者单独的O2O平台也很难变现,依靠推出直播课或者有自己的内容等来寻求变现。虽然大部分背单词的软件因为免 费还处于不盈利状态,但长远来看,背单词只是英语学习之中一个基础且短期的过程,这些软件不能只停留在背单词这一个工具环节上,单一的背单词APP很难存 活(除非是像“富二代”乐词、有道一样“老爸”有充足的资源)。大部分软件还是得扩大产品线(例如扇贝的系列APP矩阵),并整合资源引导用户在平台上继 续学习从而提升英语各个环节的能力(如乐词、百词斩、有道的视频课等)。

单词学习APP产品发展路径的殊途同归,让我们看到在线教育创业项目商业模式创新并不容易——它们从工具切入依靠免费策略吸引流量,最后把用户流量往课程或辅导交易上带,以尝试变现。

但是走到课程这个阶段时,竞争对手又多了起来包括老牌的线下机构新东方、环球雅思等,线上的沪江、朗播网等等,还有其他非单词学习的英语学习工具类APP(如盒子鱼、伴鱼等)也开发出课程求变现。市场上最终能做成平台玩家或许不会太多,英语培训最终又落到了内容和师资的比拼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