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日,宁波教育局公开发文,称禁止有偿家教,同时发布16个投诉电话号码,鼓励通过热线对有偿家教现象进行举报。

鲸媒体讯(文/苏生)今日,宁波教育局公开发文,称禁止有偿家教,同时发布16个投诉电话号码,鼓励通过热线对有偿家教现象进行举报。

宁波教育局在公告中称,根据专家调查研究分析,有偿补课不仅耗费家长大量的财力和精力,更是一种有违教育规律的行为。孩子把大多数假期时间用于文化 补习,就没有时间和精力提高其他方面的素质和能力,严重影响孩子素质的全面提高。不仅如此,“补课”容易使孩子自主性学习能力逐步丧失,独立思考和解决问 题的能力逐渐丧失,养成了孩子“轻课堂,重补习”的消极态度,对补课的依赖性越来越强。

公告提及,今年4月,宁波镇海中学、蛟川书院曾在校园官网发布“律师声明”,表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以两校之名招揽学生,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自前年以来,宁波教育系统共查实中小学生在职教师有偿补课30起,并对涉及的37名中小学在职教师做出停课处理。

宁波教育局表示,学生们假期可以登录宁波市教育局开发的“空中课堂”点播学习(宁波教科网),该网站中有百位特级教师和市名师在线授课,课程涵盖小学、初中、高中、专题学习内容,同时,可以容纳近万学生在线学习,并且全天24小时免费点播。

鲸媒体了解到,这并不是第一次官方发文禁止有偿家教,天津、北京、南京等地就曾发文明令禁止有偿家教,但有偿家教现象是否可以遏制?

目前,公办校老师进行校外家教的方式包括线下开办辅导班和通过线上平台预约上门家教或进行直播、录播课程等形式,线下辅导机构在教室房租、招生营销等方面还存在高额成本,而线上平台及工具的出现,解决了这一问题,对公办校老师也产生了更大的刺激。

今年3月,猿辅导一位在线辅导老师1小时收入高达1.8万元的消息,就引发了人们对公立校老师有偿家教的争论。

当时猿辅导对南京市教育局曾出台《关于禁止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规定》做出回应,“对南京市教育局‘应禁止老师进行在线辅导’的说法,我们 感到非常遗憾。”猿辅导称,虽然猿辅导平台上的老师多数为非公立学校老师,不属于教育主管部门禁止的群体。但是从追求公平教育的角度,仍然建议更多的老师 能参与在线教学,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市场化机构的老师。“我们非常理解技术进步带来的变化与原有管理体系的冲突,但正是互联网打破了时空的限制,让优秀的 教师和教学资源的能量被无限放大,‘让每一个孩子得到平等的教育机会’这一政府工作报告里常见的话才有机会真正实现。”

公立校老师身份敏感问题正逐步凸显,有偿家教的方式是否是实现“平等教育机会”的一个途径,是否应该制止?还值得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