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2年星空琴行出世时,圈内都惊呆了,大家觉得它“有钱”,而且互联网思维玩的好,因为在当时还没有哪家琴行有这个资本去‘玩’。

9月2日,开学第一周周末,本来带着钢琴梦开开心心上课去的星空琴行学员一下傻了眼,前几天还在对外招生并宣称“儿童音乐测评课”开团的星空琴行,怎么突然就关门了?拨打门店负责人电话无人接听,人工客服电话无法接通,北京总部亦是如此,星空琴行在全国的分店更不必说,上海、广州、济南等地均曝出星空琴行关闭门店的消息。

除了从星空琴行员工处流出的关于“目前管理团队已经不持有星空股份,所以一直在等待股东的决策,但基于目前情况,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因此从2017年9月2日起暂停全国所有门店营业”的CEO内部说辞外,关于学费、押金等如何处理的问题,没有任何说法。

令人感慨的是,依然有家长同情地表示:“我最担心的问题是,明明星空只是眼前危机,被个小群体一煽动闹腾大了,鼓动家长去集体退费,使星空遇到更大的危机。”(可查看此前鲸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又一知名钢琴培训机构退下神坛?星空琴行一夜关闭全国店面,有家长称已报案  )

成立于2012年的星空琴行,可以说是迎着2013年起“互联网+教育”风潮狂舞的明星钢琴培训机构,创始团队还有着“阿里”前员工的光环,在熬过了2015年教育O2O倒闭风波之后的两年,星空琴行竟黯然“陨落”,究竟是宿命还是意外?

 

事件:连锁钢琴培训机构接连关停,祸起资金链断裂 

星空琴行全国有近60家线下门店,据称门店均为直营,根据其CEO周楷程发布的信息是从9月2日起全国所有门店暂停营业。

鲸媒体采访了解到,目前老师、家长纷纷组织维权群,向律师、工商、公安等多方求助支援。仅星空琴行北京世纪金源店成立的维权微信群中已经有200余人,蓝色港湾、太阳宫等店也成立了微信维权群,而其他省市亦有数十个维权群迅速成立。从9月2日凌晨1时左右截至9月3日上午10时,已有超过500位学员填写了拖欠的课时费用和购买钢琴进展信息,并且参与人数在持续增加,鲸媒体初步统计,本次涉及到的拖欠的课时费用达数百万元。

此情此景,与今年上半年发生疯狂钢琴倒闭的事件如出一辙。

疯狂钢琴号称能让学员用一小时迅速学会钢琴,曾成为市场瞩目的对象。

今年2月,“疯狂钢琴突然关张,数百人为学费抓狂”的新闻曝光:经营六年多的疯狂钢琴在2月7日停止经营,一天后将北京现存的5家门店同时关闭,拖欠教师工资社保和学员学费。令人感慨的是,疯狂钢琴在关门前两天依旧在招生营业,学员们组成的维权团队早已超过400多人,涉及被骗总金额在百万元以上;还有部分教职工表示近2个月没有拿到工资,社保也被断缴……已公布的联络人发言称,疯狂钢琴近年来入不敷出,欠下千万债务,而原本注册资本只有三百万,因为无力继续经营遂决定闭店并申请破产,没有事先通知学员是为了保全资产,便于清算。

回顾这次星空琴行的全国闭店前后的蛛丝马迹,令人颇感意外也令人唏嘘。

1、老师罢课

9月2日,网传一张微信截图称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源于部分老师的“罢课”。由于多数老师被欠薪两个月,部分上海老师开始拒绝上课,引发了家长的质疑,然后开始退费,随后引发了疯狂的全国“挤兑”现象,星空琴行管理层因此采取全国停业的应急措施。

2、故意向老师隐瞒情况

网络上流传的一张星空琴行领导内部群的聊天截图显示,总部已经通知中层领导,“该找工作的找工作,不要告诉老师,让老师继续上课。”

3、资金链断裂

星空琴行CEO周楷程发出内部邮件通知,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因此从9月2日起暂停全国所有门店营业。官方态度上,除了9月2日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出的一份通告之外,星空琴行对外再无任何信息。“教师们普遍被拖欠2个月的工资,之前店里领导曾表示会在9月11日发放。”星空琴行北京某校区的一位兼职教师称。

而有业内人士告诉鲸媒体:“去年下半年星空就已经出现资金链的问题了。”

 

陨落归因:不确定性颇大的O2O模式 + 盲目扩张 + 管理层动荡

根据鲸媒体采访所知,目前,学员普遍遇到以下3种情况,一是在琴行买钢琴送课时,钢琴价格高于市面同款价格;二是租钢琴买课时,按钢琴的原价交押金,但钢琴已退还未收到押数万元的押金;三是自己家里有钢琴购买钢琴课时,琴行派老师上门一对一教学。然而在琴行拖欠老师工资的情况下,老师选择暂时停课。这与星空琴行的业务模式密切相关?

鲸媒体向星空琴行北京世纪金源店老师了解到,星空琴行在钢琴培训上提供三类服务,一是学员自家有钢琴而购买钢琴课时,星空琴行派钢琴老师一对一上门教学,这些老师既有全职也有兼职,每节课200元左右;二是买钢琴送课时,但钢琴的价格高于同款市价,并签有买琴合同和报课合同;三是租琴购买钢琴课时,按钢琴的原价交押金,退还钢琴后30到45个工作日退还押金。“相比于市面上其他培训机构,星空的课时费算是偏低的。”该老师告诉鲸媒体。

星空琴行的主要收入主要来源于课时费、乐器销售费和钢琴租赁的押金。具体来说,琴行以门店作为体验店吸引用户,以成人一对多培训和启蒙课带来的收入分担房租成本;用户可通过线上预约方式报名,然后由老师一对一进行上门培训服务,一定程度上减轻门店房租及经营成本。

某种程度上说,星空琴行是披着O2O外衣做钢琴销售,目前签约老师有700人,以兼职老师为主,据其此前对外公布的数据,钢琴销售对营收的贡献占比为40%-60%。

据称,一线城市的音乐教育行业收入毛利率水平只有15%左右,每月营业额要超过100万元才可以覆盖每月15万左右的店面运营成本,如果在经营上不精打细算,很容易陷入经营困境。业内人士指出,除了直接的乐器销售,其他进账均不算做确认收入,大量资金为预收款。然而线下开支和钢琴购买需要消耗大量资金,在实际运营中只是在过度消耗家长预收款。

除了商业模式本身的问题外,星空琴行还犯了盲目扩张的大忌,这可能是星空琴作为明星创业公司行较其他同行而言,更让人唏嘘的地方。

“钢琴培训机构的盈利模式很简单,就是培训费加钢琴销售,再无其他,一般通过用户口碑、线下、各类亲子教育渠道获客。星空的逻辑可能是这样的,因为在一二线大型商场里开始门店房租成本较高,如果让老师到学生家里上课的话可以减少房租成本。”不愿具名的同处音乐培训市场的业内人士J先生表示:“星空为了盘活现金流,先收取客户押金,以这部分现金流进行盲目扩张项目。如果进行快速扩张,人工和运营成本会增加,管理难度也会增加。如果回报周期并没有那么快,一旦发生客户挤兑,资金链就断裂了。”

J先生透露,“其实去年下半年星空就已经出现资金链的问题了。”他说:“互联网思维冲昏头脑,用烧钱的方式进入一个传统的高单价低频的领域,而且不聚焦,搞多元化,用所谓的补贴去吸引用户,而不是以真实的培训效果与服务去吸引用户,钱烧完了,故事就结束了。”

星空琴行的资本故事是怎么讲的呢?

鲸媒体在星空琴行官网上看到,星空琴行专注于“儿童钢琴上门教学”,致力于以钢琴为主的音乐艺术在中国普及和推广。秉持“快乐学琴”的教育理念,为不同年龄、不同需求的钢琴爱好者,订制适合、有效的教学方案,包括幼儿钢琴早教、少儿一对一钢琴课、成人一对多钢琴课。星空琴行成立于2012年6月,隶属于六艺星空(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由前阿里巴巴管理团队与音乐教育资深人士共同打造的创新型连锁钢琴培训机构。

星空琴行的前身是“琴语琴愿”,本身是钢琴批发商,最初的愿景是用互联网帮助商户解决招生难题,而后转型成立星空琴行,站上了2013年掀起的O2O风潮的潮头,之后拿到数轮融资,星空琴行不仅做O2O上门钢琴培训和钢琴销售,还进入商场做线下体验店并卖成人培训课程,还计划从直营模式转型到做加盟商模式。此前,媒体采访CEO周楷程时他曾提及2017年的星空琴行的重点是:在扩张核心城市直营门店的同时,进一步推进加盟体系的落地。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3月在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举办的2017中国特许加盟大会上,“星空琴行凭借自身‘移动互联网+连锁’优势获得‘2016连锁新锐奖’”。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6年末以来,星空琴行母品牌“星空创联”开始进行品类扩张,包括星空炫舞、六艺学馆、星空机器人、游学、物流、装修公司等不同赛道和延伸的业务版块。因此,有人士猜测,品类扩张可能是其资金链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

尴尬的是,资本故事一直讲得不错的星空琴行,事到如今在为数不多的表态里,表达了管理团队对投资人的埋怨。CEO内部邮件称,目前管理团队已经不持有星空股份,所以一直在等待股东的决策,但基于目前情况,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因此从2017年9月2日起暂停全国所有门店营业。官方说法则是由于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导致了现阶段的困难,目前星空琴行所有者以及投资人正在商讨。

IT桔子上的投融资数据显示,星空琴行于2012年获得了九合创投的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于2013年获得雷军旗下顺为资本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2014年9月,完成了蓝驰创投领投,顺为基金跟投的B轮融;2015年获嘉御基金领投,顺为资本和蓝驰创投跟投的2000万美元C轮融资。因为有三轮融资均有顺为资本参与,所以当媒体提及星空琴行的闭店风波,不由得总会提到雷军的背书。

根据天眼查中的最新信息,星空琴行股权100%为缪斯音乐香港公司所有。

然而,在企信宝平台上缪斯音乐认缴出资额为3630万美元,但实际出资额为0。

此外,在工商信息里查找不到缪斯音乐香港公司的信息,无从得知认缴出资额是否真正到账,无法核实周楷程邮件所指新的追加资金是否为缪斯音乐香港公司或相关公司。

星空琴行,到底是谁的星空琴行?

 

鲸观察:资本能带来钢琴培训市场的彻底升级吗?

“钢琴培训属于音乐培训里的一个类目,而音乐培训属于k12领域素质教育里面的艺术品类,除此之外,素质教育领域还包括体育、科技两大品类,音乐培训本身不是属于一个大的市场。”资深投资人L先生告诉鲸媒体,“不过,这个市场的优势在于紧跟消费升级,随着社会对于素质教育的整体关注度的提升,家长对于钢琴、书法等艺术领域的需求逐步提升。”

资本这几年也在进入钢琴培训行业,其中不乏老牌基金和上市公司。例如2015年“The One智能钢琴”和钢琴家教O2O平台“弹吧”都获得了红杉资本的投资;2014年,上市公司珠江钢琴宣布以自有资金1800万元设立产业基金,专门投资文化艺术教育领域的股权投资,重点方向之一就是钢琴培训教育。

“资本对音乐培训市场的憧憬和期待是良好的,但是资本的一些逻辑放在这个行业可能不会行得通。”J先生认为,钢琴培训行业是重教学质量和用户体验的,尊重教育本质,尊重行业目前的规则,以目标用户真实的刚需为目标设计产品与服务,用最直接的方式去盈利,用户愿意为所需要的高品质产品买单,企业也能持续生存。

“钢琴培训和琴行是比较传统的领域,钢琴品牌和老师品牌是成功要素,星空琴行的O2O商业模式,我个人认为不成立。”J先生告诉鲸媒体,“传统的钢琴销售、钢琴培训,要么是基于对老师个人的认可报名的,要么是基于大品牌实力认可,例如柏斯琴行、雅马哈。“近期出现的智能钢琴教室、O2O模式都是想用互联网手段去改变这个行业,但发现这个行业本身有他的规律,目前看这些创业公司,似乎都还没有成功。”

另一位有多年琴行从业经验的X先生说道:“2012年星空出世时,圈内都惊呆了,大家觉得它‘有钱’,而且互联网思维玩的好,因为在当时还没有哪家琴行有这个资本去‘玩’。”

譬如,买一台4万元的钢琴送100节课,每节课收费240元,这样算下来实际上买一台钢琴只需16000元,但对于琴行来说,抛去老师课时费、房租和钢琴成本,一单的收入基本上持平或亏损,在这种情况下,培训机构只有在用户量达到一定程度才可能扭亏为盈。

“导致现在尴尬处境的原因之一是星空现在还没达到这个‘量’,另外一点是对老师的管控。对于老师的管控上,大家都在同一团队,而且是创业团队,若资金链一时断裂,等公司做好了补发工资就好了,就看老师们愿不愿这么想了。”说到这,X先生表示不愿意再多说。

“其实跑路现象在各行都有发生,归根结底是经营不善。”L先生认为,星空琴行资方并未公开发声,目前已有的信息均为创始人对内部员工所言,光从这些信息来看,我们无法得知管理上的具体问题。

教育行业因为其特殊属性,使得不少教育培训机构都采用先期预付费购买课程的方式,一旦资金链产生问题,很有可能造成“跑路”,预付费制度似乎是教育培训行业的一枚“定时炸弹”。

L先生告诉鲸媒体,通常,预付款会使培训机构的现金流相对比较充裕。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出现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那么可能是自己盲目扩张、现金流未管理好所致。“一般来说,增开店面意味着人力成本增加,在店面经营层面上,如果要保证每个店面都实现营收,使现金流打平,对于人力的成本压力会非常大。”还有一些音乐培训机构与加盟连锁机构想利用高档的门店装修和课程包装吸引学员,“很多学员一看到店面高大上就会选择这家店,很少考虑师资、课程,实际上,羊毛出在羊身上,高成本的装修、包装自然会摊在消费者头上。”

对于解决办法,“等这个市场发展的越来越成熟 ,这些问题多少会得到解决,现在谈解决办法,更多是纸上谈兵。”L先生说。

面对钢琴培训这一初期市场谈解决办法,是否真的无从谈起?鲸媒体注意到,从9月1日起生效的新修订的民促法,从规范性方面对民办培训机构进行一定约束,例如,办学资金的要求、办学面积的要求;部门省市规定,要在营业场所设置、师资配备、消防安全、财务状况等方面进行主要的监管,尤其在财务的治理方面,要专款专用,并且有全面预算的管理方法。

“希望新的政策能给培训机构带来新的变化吧。”J先生说:“其实更主要的是要减去房租和管理成本,提升师资水平教学力量,让整个体系朝好的方向发展。”

朝气蓬勃的钢琴培训市场,谁能抓住未来的“钱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