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5年后,编玩边学30亿营收的目标能否如预期?

今年7月,编玩边学上线了一个新的平台——编程少年。相比于目前采用“家长视角”的官网,编程少年采用“儿童视角”,定位为社区,方便学员之间的交流。另外,公司一些游戏化的内容也会全部移入编程少年平台。

作为一家教育公司,编玩边学的科技基因很强,这主要源于公司创始团队的基因。“我团队里有一个人,他在我们那一届是全校无人不知的黑客,特别喜欢搞一些黑客的技术。”编玩边学创始人郝祥林介绍,公司联创李涛热衷攻克高难度技术,是原北大著名黑客。

“接下来的规划就是快速的复制小班模式,把我们的用户做大。”郝祥林透露,编玩边学目前的付费用户总数约1200人,预计2018年付费用户达到2500人,实现收入2500万元;在2019年付费用户达到1万人,实现收入1亿元;在2022年付费用户达到30万人,实现收入30亿元。

然而,目前编玩边学的营收与成本能在今年8月持平,5年后达到30亿营收的编玩边学如何能做到?近日,鲸媒体专访了编玩边学创始人郝祥林,聊一聊编玩边学如何成长为“AI时代的新东方”。

 

后悔去新加坡留学?

在大学期间,郝祥林为了赚取学费去做家教,主要为小孩补习数学和物理,而这一段“老师”的经历也奠定了后来在培训行业创业的基础。

在当家教的时候,郝祥林发现他教授的学生一有空就拿手机玩游戏,并且玩得“很溜”。然而,当他了解到这些孩子在学校的计算机课程上仍然在学习自己当年的内容,他感到很诧异。这些学生的课余时间还被各种补习占据,没有时间玩的同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是什么。

“由人及己”,假如自己有小孩,会想让孩子学什么呢?最终郝祥林得出的结论是让小孩学习编程,“我发现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等大牛全部是从小学编程的。未来可以改变世界,或者有希望变成这样。”这也是他决定创办编玩边学的初衷和私心。

编玩边学成立于2014年3月,此时的郝祥林和他的搭档李涛收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全额奖学金,创业和学业二者不可兼顾,两人“任性”地把新加坡国立大学原本两年的学期压缩成一年,在2015年7月上交完论文后,才开始真正运营编玩边学。

 

image1

 

创业初期,郝祥林还遇到一个“小插曲”。当他们还在北大读研一的时候做了一个针对中国高中生和大学生的项目“CodePKU”,并获得中国创新创业大赛(深圳)第二名。按照赛制,他们可以获得政府引导基金500万元(政府只能获得此基金购买的股份中的一半),但如果接受这笔钱,就必须全职经营公司。在创业和学业中,郝祥林选择了后者。好在后来深圳市政府给了他们60万启动资金,条件是毕业之后将公司落户深圳,这也是编玩边学位处深圳的原因。

“从做公司的角度来说我是后悔的。”回想起这一段创业时光,郝祥林坦言当时有点后悔去新加坡留学。2015年上半年之前,国内资本市场非常疯狂,但到了下半年,资本“寒冬”席卷而来,投资机构也不活跃。

此时开始经营的编玩边学,只能自己“造血”生存。据悉,早期的编玩边学不仅线上、线下共同发力,还打造冬令营和夏令营产品。在一年时间里,公司团队由2个人发展到超过10个人。

“从这个角度看,去新加坡上学让我错失最好的(创业)时机,真是这样,一回来(资本)就冷了。”郝祥林强调,直到2016年底,公司完成80万元种子轮融资,投资方为个人。今年4月,公司获得1000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转型线上:探索“哈克尼斯圆桌”在线小班

在遥远的小村庄里,住着一位长得比一般人矮小许多的‘小矮人Steve’,因为身材矮小,村民经常嘲笑他,但他却想成为村里的大英雄……”打开编玩边学的课程《Steve寻宝之旅》,一段故事便由此展开,Steve从魔法书中获悉找到宝石就可以帮助自己成为英雄,于是便开始一路打怪的闯关之旅,而这一过程中需要小朋友按照老师的教学,完成一个个代码的编写。

 

image2

(《Steve寻宝之旅》)

这是编玩边学的录播课程,通过故事情节吸引小朋友动手操作,并沉浸其中。“故事情节是沉浸式的,小朋友很挑剔的,没有小朋友会看你的课程,一定是讲故事把它(编程教学)给存进去。”

郝祥林介绍,学员学完这几个小视频的教学后还需要完成一个任务,最后还要参加一个小测试,只有当他把这差不多45分钟的完整流程都操作完后,学员的页面上才会出现选择“小班课”(即直播课)的按钮。

值得注意的是,学员只有完成了录播课程才能够预约小班课,并且每个学员只有12次小班课的机会,错过了一次就等于失去了一次上课的机会。实际上,学生上课的情况比郝祥林想象的要乐观,极少数学员完不成课程,更多的是超额完成课程内容。

“我们低估了小孩子。”郝祥林解释道,现在很多家长跟他们反映,是不是编程课的作业多,小孩晚上不睡觉一直在做,甚至有些小孩在课堂上提问一些不是课程里面的问题,都是他们自己琢磨而来的。

据悉,编玩边学的小班直播课采取“哈克尼斯圆桌”的模式——1位老师和6位学生。小班课一般都在周末的固定时间,在45分钟的小班课堂上,每位小朋友都有3-5分钟介绍和展示自己在上周完成的作品,以及回答其他小朋友的提问,最后老师和其他小朋友会为他的作品打分。而余下的时间里,老师会介绍下周的录播课内容并挑出其中的重点和难点。“老师主要是点评辅导多一些。”

时间回到今年4月,彼时的编玩边学还以线下班课为主,辅之夏令营和冬令营。郝祥林告诉鲸媒体,线下毛利率很高,5天4晚的线下夏令营的费用高达7000元。然而就在4月,公司果断砍掉所有的线下教学,转型线上,他给出的理由是“线下做大很难。”

他介绍,编程是一个特别强调动手实践的学科,在传统的课堂上,老师只需要讲解10分钟,剩下的时间都是小朋友写代码、找Bug、然后解决Bug,“很耗时间,课堂效率也很低。”因此,编玩边学将这些不可控的环节放进录播课中,可以提高上课效率。

今年夏天,针对学生暑假出外游玩暂停小班课,而又有些学生想集中上课的情况,编玩边学还推出线上夏令营,即两星期完成一个等级的课程。

 

image3

(编玩边学课程体系)

目前,编玩边学的课程体系分为三个阶段:图形编程、代码编程和算法编程,每个阶段对应的内容以及出口也不一样。针对这三个阶段的老师要求,郝祥林介绍说,公司对代码编程和算法编程的老师要求更高一些,比如代码编程的老师除了是理工科专业之外,还需要是计算机二级,能够培训两个月左右上岗;而算法编程的老师必须是CS专业出身。

 

获客:“黑科技”拉新留存

郝祥林打开了一个名叫“豆豆”的小朋友分享页面,在豆豆的作品下面有一连串的打赏提示,这些都是别人给他的打赏,豆豆可以将这些编游戏赚的钱提现或充Q币。“对于(小孩)来说,赚几十块钱也很开心,对于我们来说,则带来了几十个(潜在)用户。”

据悉,只有注册账号才可以使用打赏功能,这些打赏的人中就存在编玩边学的潜在客户。而学生将作品分享出去,也会引起朋友圈中那些家长的注意,成为“别人家的小孩”——别人家的小孩已经在玩编程了,而自家孩子却只会玩游戏。

郝祥林介绍,这主要是通过公司自主研发的“手游快速图形化编程技术”来实现的,它能够解决目前绝大部分使用麻省理工scratch编程平台不能在手机和ipad上分享的问题。相比于其他基于H5传播的scratch,手游快速图形化编程技术基于flash,能够解决复杂程序打开时卡、用户体验差等缺点。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早年,Facebook不愿意开发苹果版本和安卓版本的移动端,就投资了几十亿美金推出H5版本的客户端,但在后来,因为卡和慢,用户体验效果差而放弃。

此外,“手游快速图形化编程技术”还能够让无编程基础的用户实现1分钟内编出手机游戏。比如编一个踢球的游戏,需要让球不停地跟着鼠标移动,这实际上涉及循环结构,用户还能够根据自己的喜好设置距离数据,呈现自己想要的模样。

在留存方面,编玩边学推出“瞬时MC游戏编程技术”,主要解决学员学习代码枯燥的问题。“我们在教编程的时候很枯燥,学生学写代码也很枯燥,所以怎么样让他们能够长期保持兴趣来学程序、写代码?最好办法跟游戏结合。”编玩边学在教学实践中逐渐找到吸引学生的兴趣点。

编玩边学发现,微软有一款游戏“Minecraft”(中文名“我的世界”)很受小朋友的欢迎。“你可以看到它的峰值几乎全部都是星期六、星期天,而这两个月,每天的活跃度都保持在一个相似的高度,原因是学生放暑假。而且它的粘性非常强,小孩子可能在里面玩好几年。我们就发现了这个游戏好,我们要借用它来给我们形成粘性。”郝祥林一边打开百度指数,一边向鲸媒体解释道,Minecraft的服务器端是开源的,可以免费做私服。

 

image4

(录播课页面截图)

小朋友在这个游戏中建房子、养村民、让村民去挖矿、用累积的矿石建更多的房子,而他们自己则像国王一样拥有整个城堡。但是,正常情况下小朋友为了建一个大房子,比如金字塔需要花费一天的时间,而建一个总统府则可能花费一周的时间。

如果小朋友在编玩边学的私服上玩这个游戏,就可以根据教程所学知识编写代码,为自己“开外挂”。“我们已经实现了让他们通过编程玩更多的任务。”郝祥林介绍,金字塔的代码是一个循环结构,小朋友只需要写好代码,运行一下,就可以在游戏中产生金字塔。甚至他们可以在游戏里面做动态的东西,或者在游戏中编游戏,因为编程可以解决很多动态的问题,“我们在增加小孩子学代码的粘性。”

“我们未来会做这种与游戏相关的内容,但这不是我们的课程本身。我们首先让他们玩,如果他们想改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我们会给他推荐达到这个功能需要学什么知识。”郝祥林告诉鲸媒体,给潜在用户看的课程前几个是免费的,后面的需要付费,这样,小朋友就会报班。

“瞬时MC游戏编程技术”的优点在于支持多人在线、支持多语言,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能够实现实时,即写完代码后,马上就能够看到效果,不需要等待时间。目前,编玩边学人数最多的是技术团队,有14人,约占公司总人数的1/3。

为了拉新和留存,编玩边学还与一些企业合作,打法各不相同:有为企业员工子女教授编程课程;也有作为企业的一种服务,回馈给客户等。此外,公司也进入公校,成为学校采购的“课后三点半”课程。

 

野心:想做AI时代的新东方

随着AlphaGo击败柯洁、李世石后,人工智能概念在国内“大火”。郝祥林认为,在AI时代,再过5年左右,在编程培训领域会出现一个很大的教育公司,“我们想做AI时代的新东方。”

他认为,未来所有的行业都会被AI渗透,包括金融、律师、司机等,以高盛集团为例,此前公司有近800名交易员,如今只剩下4位。“未来,我们的孩子不仅要与人竞争,还要与AI竞争。”郝祥林继续说:“我们不是说让所有的小孩以后都当程序员,但他们一定要懂得背后的东西,懂得如何利用编程,AI本身就是编程,是数学加编程。”

此外,美国、英国、日本、新加坡等国早已将编程纳入教学体系。而在国内,2016年6月23日,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的通知,将信息化教学能力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在2017年,浙江省等地将信息技术(含编程)正式升级为高考项目。

今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在教育领域,《规划》强调,将建立在线智能教育平台,逐步完善人工智能教育体系;鼓励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逐步推广编程教育等。这一《规划》发布之后,也为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注入了一剂“兴奋剂”。

而在家长端,家长对小孩学编程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改善,郝祥林解释道:“相比去年,我们的课程顾问打电话给家长的时候,家长们问的问题是我小孩为什么要学编程。现在已经不需要跟他们解释为什么要学编程,他们会问你上课是什么样的。”

通过对用户的回访,郝祥林发现,目前的家长分为两类:一类是小孩喜欢玩游戏,家长不希望小孩沉迷于游戏,而是希望他能够创造游戏,即学习编程来编游戏。另一类是想让小孩未来去美国上学并留在美国,他们了解到留在美国最方便的路径是学习CS,成为程序员。

“接下来的规划就是快速的复制小班模式,把我们的用户做大。”郝祥林透露,编玩边学目前的付费用户总数约1200人,预计2018年付费用户达到2500人,实现收入2500万元;在2019年付费用户达到1万人,实现收入1亿元;在2022年付费用户达到30万人,实现收入30亿元。

“在线教育一年增长三到五倍(的营收)是有可能的。”郝祥林给鲸媒体算了一笔账:我们一个老师一个星期上25堂课,每堂课是6个学生,那么这个老师一年就可以教150位学生,创造130万的收入。另外,编玩边学方面还认为,到2022年,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的市场渗透率将达到50%。

“但是,(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痛点是政策上不会像国外那么快,目前还只是在浙江试点,还没有作为必修课推广至全国。”郝祥林坦言,现在人工智能规划已经明确表示要在中小学开始教编程,但是会慢慢来,这也将影响公司的获客速度。“我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快速的获客,快速的让更多人接受青少儿编程培训。”

5年后,编玩边学30亿营收的目标能否如预期实现?

 

image5

(右为联合创始人、CTO李涛;左为创始人、CEO郝祥林)

未标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