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东方虚假包装教师四问:教研体系有漏洞还是行业“潜规则”?

最近,俞敏洪一下子就被震怒了。

8月11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披露新东方泡泡英语学校将无经验的应届生包装成名师,甚至教授新教师说服家长的话术中称“要让家长感觉自己孩子不行,才能戳家长心窝子”。此事被披露后,把新东方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昨日晚间,北京新东方发布《声明》指出,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报道提及的“教培师”系北京新东方泡泡少儿部教师,该教师在发言中鼓励新教师对教育背景进行包装、夸大授课经验,并传授所谓说服家长的“话术”,其行为严重违反《新东方教师行为准则》,北京新东方已对该教师进行严肃处理,目前该教师已经从北京新东方学校离职,同时责令泡泡少儿部总监以及学校校长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并在集团范围内通报批评。

俞敏洪昨日在出席研讨会时对此事回应称,这是个人事件,不能代表新东方。他坦承,“用这样的教师给新教师讲课,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

无教学经验记者秒变“新东方名师”一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新东方以及相关负责人又做出了哪些回应?新东方的教师培训体系是否有漏洞?给教育行业带来哪些警示?

  

一问:无教学经验记者秒变“新东方名师”是怎么发生的?

8月11日,一篇题为《暗访新东方泡泡英语 应届生成“教学经验丰富名师”》的文章,在教育行业引起热议。

这位来自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的记者自称于2017年1月初通过面试进入新东方,参加新教师培训课程。在为期两个月的培训过程中,他表示,除了教学方法方面的讲授,还有大量内容围绕着与家长沟通技巧、提高续班率的营销体系等进行。

他在暗访中披露,教培师(为教师培训的老师,简称教培师)在教授新教师说服家长的话术中称“要让家长感觉自己孩子不行,才能戳家长心窝子”。另外,新教师还被教授在向家长介绍自己时称:“没证书也说自己有,反正家长们也不懂”。

教培师还着重强调新教师在应对家长时一定要有技巧。“如果有家长询问你的年龄、是否有教学经验这样的问题,千万不要说自己是新教师,一定强调自己在别的校区带过课。” “你们跟家长介绍自己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扬长避短,如果你们学校不是211、985院校,那就着重说自己教学经验丰富,如果你学校很好,那就要告诉家长。”

之后,泡泡便安排了数名仅参加培训一个多月的新教师上岗带班讲课。在这过程中,暗访记者和其他几位新教师作为毫无经验的新教师,也被要求制作“名师卡”。

暗访记者发现,这些名师卡上凡涉及教学经验的,都写着“有多年教学经验”。当时,毫无授课经验的暗访记者的名师卡也出现在了名师墙上,同样写有“多年教学经验”。

该事件被爆出之后,新东方方面迅速作出回应称,新东方董事长兼总裁俞敏洪对此事非常震怒,要求一查到底。

8月11日下午,新东方集团总裁办致电看法新闻记者称,他们已经看到相关报道,非常震惊。现在集团要求一查到底,如果报道属实,将严肃处理。

“俞敏洪老师对此事非常震怒,当即就作出指示,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彻查,”总裁办称,视频中讲师的言论严重违反新东方价值观,我们绝不允许对家长和学生,出现这种不诚信的行为。

8月12日,鲸媒体获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助理副总裁、泡泡少儿教育推广管理中心主任的罗沫鸣在朋友圈针对这一“无教学经验记者被包装成名师”事件作出回应,他称:“学校正在调研取证,一经查实我们将严肃处理并第一时间公示媒体。”

直到8月13日晚间,北京新东方发布《声明》指出,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报道提及的“教培师”系北京新东方泡泡少儿部教师,目前该教师已经从北京新东方学校离职,同时责令泡泡少儿部总监以及学校校长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并在集团范围内通报批评。

二问:泡泡少儿教育的教师培训体系是否有漏洞?

 根据看法新闻记者暗访披露,新东方对新教师的培训多数围绕以家长沟通技巧、营销体系进行,对此,罗沫鸣是怎么回应的?

罗沫鸣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师训体系正好是泡泡今年强调的核心战略,泡泡中心在集团教学管理部的支持下单独成立了泡泡师训中心,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教师培训体系、培训师队伍和启明星新教师招聘培训等工作的梳理和筹建。“在这个时间点上发生这样的事件,更凸显该项工作的紧急性和重要性。今年在培训师和教师工作中我们要全力以赴的加大气力了。”

罗沫鸣在声明中表达了自己的希望,“教师培训中的培训内容要以专业教学法的内容为主,辅以价值观、教学服务和教育心理学等针对性内容,通过不断的备课、试讲、磨课来提升教师的教学能力和素养。”

同时,他还表示,通过这次个例事件,泡泡少儿不仅要开始规范培训师的言行,同时也要严格控制教师入口,严抓新教师教学质量和教师培训保障机制。对于教师的考核和保障工作要提高标准和要求。“我们更要从新教师的规范化入职、合同保障、合理绩效考核机制的建立、到日常教学教研工作的规范化管理上,狠抓细节,坚持做正确的事。”

此前,罗沫鸣在接受鲸媒体专访时曾表示,教育培训行业发展的根本永远是做口碑,老师和教研是根本,靠营销不可持续。” 关于老师队伍的培养和激励方面,泡泡做了大量的创新:一方面,自2015年起,新东方集团以“奖励优秀、不奖励资历”开始调整老师的薪酬体制,老师的薪资与续班率、满班率、退费率紧密挂钩;另一方面,泡泡严抓人才的“选、预、留”,准入门槛上精挑细选,用有竞争力的薪酬模型留下的拥有竞争力的人才。

对于将无经验记者包装成名师一事,罗沫鸣表示,对于本科毕业当小学生的老师,专业度上毋容置疑,不需要虚假包装。“现在大多数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包括主流培训机构,都是以本科毕业生为主的教学队伍。大学毕业生的专业能力和技能潜力经过科学的教师培训体系的锻造,是良好教学质量的保障。因此,没有必要丧失诚信的底线,包装老师去忽悠,这种做法是非常错误的,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他还指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教师行为准则》中明确规定:“新东方教师不得以任何形式伪造、变造、虚构、夸大个人学历、考试分数、职业背景和人生经历等”。“请各位总监和师训负责人充分认清教师行为管理、教师培训管理等工作的重要性,再次向所有教师强调相关纪律,督促教师遵守集团与机构的各项规定,严禁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场合对教师信息进行夸大、虚构和伪造。”

据鲸媒体了解,创办于2003年的泡泡少儿教育,最初以少儿英语教学起家,目前已发展成为面向3至12岁的少年儿童,提供全语数英学科一站式的教育服务的机构。据新东方2017财年数据,泡泡少儿收入增长率超过55%,学生报名人数增加49%。

 

三问:新东方以后打算如何做?

北京新东方在《声明》中表示,该事件的发生,与该教师个人违反《新东方教师行为准则》、未能始终坚持和切实践行新东方核心价值观有关,同时也暴露该校在教师培训管理工作中的疏漏。

为此,新东方方面表示,将在内部全面开展自查自纠整改行动,坚决杜绝任何不诚信言行再次出现,具体措施如下:

一、全面核实所有教师的宣传信息,包括各类招生宣传手册、各校区宣传栏、名师栏、校区公开摆放的宣传品以及新东方官方网站等网络平台的教师介绍信息,这一工作将于8月31日前完成。

二、即日起针对学校各级管理人员和教职员工开展新东方核心价值观的宣讲和培训,重申所有教职员工都应当以“诚信负责、真情关爱、好学精进、志高行远”的核心价值观作为自身开展工作的基本准则,始终把学员利益、学员成长放在第一位,从思想根源上杜绝不诚信问题再次出现。

三、向社会再次公布我校投诉邮箱和监督电话,欢迎广大家长、学员和各界人士的批评与监督。

北京新东方表示,此前报道中提及的“教培师”由于言行严重违反了《新东方教师行为准则》中第七条:“新东方教师不得以任何形式伪造、编造和夸大个人学历、考试分数、职业背景和人生经历等”,严重违背了新东方秉持的“诚信负责、真情关爱、好学精进、志高行远”的核心价值观。

据了解,根据《新东方教师行为准则》第三十七条处罚规定,该教师已经从北京新东方学校离职,同时责令泡泡少儿部总监以及学校校长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并在集团范围内通报批评。

 

四问:过度包装教师已成行业“潜规则”?

过度包装教师是否成为行业“潜规则”?有业内人士称,“包装教师”的问题,在教育培训业其实是公开的秘密,一些知名培训企业也不例外。

据媒体报道,曾有机构为了招揽学员,在教师资格上“做文章”,编造、夸大教师学历等。报道中这样描述:“有的培训班的老师不用真名授课,一方面便于‘包装宣传’,另一方面也掩盖了一些人不具备教师资格的情况。”

点师成金CEO赵尔迪向鲸媒体透露,点师成金曾派驻候选人去全国各大中小型机构应聘调研,发现很多机构基本不具备教研、培训能力,一些培训过程和内容触目惊心。“在老师的简历和宣传中下文章,是简便快捷的获取业绩的手段。”

机构之所以会在教师资格方面“做文章”,主要也是看重了消费者在面对社会培训机构时关注的教师教学资质、教师资格问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向鲸媒体表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包装现象,除了培训机构虚假宣传之外,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很多家长存在“名师崇拜”,希望给孩子培训的老师是名师,是资深教师,而名师不可能那么多,培训机构就扯名师的大旗。

家长对于名师、尤其教育经验丰富的老师有市场需求,为何名师依旧稀缺难求?有网友评论称,“家长都想找教育经验丰富的老师,但市场上补课老师基本都是无经验的应届生。为何如此,因为机构压钱太厉害,好老师根本就不会接受这种压榨。”

如何消除虚假包装?熊丙奇表示,一方面需要政府部门加强监管,督促教育培训机构依法经营,不能搞虚假宣传;另一方面,则需要家长不要有盲目的“名师崇拜”,选择培训机构和教师,要理性评价其教育质量而不是看身份与头衔。

在激烈竞争的培训行业中,优秀的师资、教研资源理应成为机构的“安身之本”,而好的机构往往能够把控对教师培训的管理,又能顺应家长对好教师的需求。赵尔迪表示,大机构有资本市场的压力有媒体监督,有了问题可以及时纠正,犯错成本很高,而真正堪忧的是很多中小机构。“自律只能是一方面,生存压力永远大于其他,还是要有监督途径和行业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