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优秀老师稀缺、培养难度增大,教培行业人才的发展已跟不上行业的发展速度?

近日,朋友圈广泛流传着两张公开谴责“学而思培优HR在暑假期间给新东方优能中学的至少50名教师打电话”的“大字报”。

北京深海巨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每年的寒暑假期都是K12领域内教育机构竞相争夺老师资源和学生生源的交锋期,今年暑假,这场争夺战似乎来得格外激烈,新东方、学而思等行业大佬的加入让没有硝烟的战场狼烟四起。

教育圈资深人士W先生表示:“大公司之间挖来挖去是很正常的事,互相都会挖,只是手段高低而已,挖墙角似乎已成为教育圈互相竞争的一种生态环境,而且目前并没有有效的道德和法律上的制约力来约束这种行为。”

鲸媒体就此次事件与业内人士进行了探讨,深掘教育行业“挖人”现象的“前世今生”。

第一部分 由学而思“挖人”看教育领域“挖人”属性

事实上,在此之前,教育领域也有多起机构间“挖人”事件。从资料及相关报道来看,教育领域“挖人”现象一般体现为这几种形式:

  • 缓解窘境的权宜之计? 

学而思的教师大多非常年轻,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学而思员工中90%以上来自于211、985院校,并且学而思对外宣称的招聘通过率只有4%。从进入面试开始,应聘者要经过四轮选拔,才能获得通过资格,这些过程大约会持续一周。每周学而思都会刷掉一大批应聘者,获得新的老师加入。因此,本身就具有教师培训能力的学而思挖人,且打电话直言“老师您好,我是学而思的HR,您现在挣多少?我们薪酬一定会更高。”让不少业内人士“拍案惊奇。”

据新东方大字报所言,至少有50位老师接到了HR的来电。7月份正值暑假来临,除惯例的低价格战外,双方招生人次的上涨是可预见到的。一般来说,新东方、学而思也会在招生高峰期来临前做好师资存储准备。但此次挖人事件似乎表明,学而思对暑期招生数量的上涨并没做好准备,不得不出手挖人解决“燃眉之急”。

“一方面说明个别大机构招生不错造成产能不足,一时难以解决招聘压力,不得已做了挖人墙角的事情;另一方面,从低价班的价格互殴,到直接对对手教师的猎取,手段越来越简单、直接、粗暴。”点师成金CEO兼创始人赵尔迪告诉鲸媒体。

有业内人士认为学而思虽然本身注重培优但随着生源扩大生源也不仅仅只有少数派优等生时这时就产生了具有补差能力的老师的需求而这样的老师在服务水平和态度要求方面比较高新东方优能正好储备了一批这样的老师。

双方起家领域赛道不同,但随着体量的扩大业务的扩张,不可避免的也会在某些细分行业短兵相接。以留学语培发家的新东方在转型K12的过程中,自然也需要相应的专业老师来补充师资力量。业内人士透露,学而思的K12老师,其实也曾被新东方“牵挂”过。

针对新东方提出的“我们有理由怀疑HR所获得的老师个人信息是非法途径”,鲸媒体对此采访的一位法律专业人士表示,“如果员工联系方式属于公司机密,可以要求泄露人承担赔偿责任。”

  • 恶意挖人

有法律专业人士称,如果公司明知某人承担竞业限制义务,而与某人签订劳动合同,某人之前公司可以要求某人现在的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恶意挖人没有明确法律条文限定,一般公司与做工者签署劳动合同时,约定竞业限制条款,限制员工不能到同行业公司工作。”

除了情急之下的权宜之计,2015年时的巨人教育集体出走,则是触及法律红线的恶性事件。

2015年法院公布了巨人出走事件的民事判决书,判定出走巨人加入卓越优才教育的十名教师违反《知识产权保护和竞业禁止协议》,须继续履行竞业限制至期满,并累计向巨人学校赔付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人民币。

事件原委起于2013年,巨人教育的三位前高管在北京注册成立了卓越优才。巨人教育称,三位前高管窃取巨人学校的师生信息并鼓动教师离职,且卓越优才与巨人教育为同类竞争业务,因此对相关人员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无独有偶,2016年巨人发公告称,前高级副总裁窦昕于2015年私设诸葛学堂,利用巨人师资授课和校区进行招生,并于2016年8月鼓动教师离职,已向公安机关报案。法院对此未做判决。

尽管如今的巨人风雨飘摇几经沉浮,但当时的“挖人”风波仍在教育行业有影响。“挖人最主要的目的是立竿见影,靠把关键的人才、或者整个团队挖到手甚至带着家长学员更好,是很多挖人机构的心思。”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鲸媒体。

  • 教师离职后挖走“老东家”师资

本次的主角学而思被日前爆料的“挖人”行为掀上了风口。但在2016年,学而思却是被“挖人”的苦主。

2014年,学而思的六位老师离职与一位房产商人合创了乐课力,并在上海学而思报班关键时期带走了学而思50-60个老师,同时带走的还有4000-5000名学生。据悉,乐课力给老师的分成是学费的70%,学而思开给老师的则是20%,不到乐课力的三分之一。

乐课力的教师已脱离学而思,此后的“挖人”并没法定性为恶意挖人,学而思也只得以虚假宣传的案由把乐课力的六位老师告上法院,请求赔偿3800万元。

后续是2016年的春天,乐课力继续挖走了上海学而思的一部分老师,并进军北京和杭州,对外宣称学生人次达14000人。

乐课力两次“挖人”都恰在学而思招生高峰期,上海乐课力选在上海学而思寒春联报时,北京乐课力则在北京学而思暑秋联报前。虽对当时的学而思造成了影响,但有分析观点认为,乐课力并没挖到学而思第一线的教师,更何况是去学而思根据地的北京,一般水平的待遇并不足以“诱惑”一线名师。北京学而思也推了免费课战略,截住了暑期生源。从学而思出去的老师带不走学生,也就从源头关上了乐课力以后“挖人”的闸口。

巨人教育也经历过类似事件。今年7月,王书宁带领30多位巨人名师组团出走由前新东方高管沙云龙创办的朴新教育。王书宁曾就职于巨人教育,后来离职创办机构,再后来被巨人收购,成立巨人旗下高端品牌巨人龙,分分合合之后终于带领团队进入朴新体系。据知情人透露,朴新教育这次可能不仅仅是想创办一个学校那么简单,而是想以这批老师为基础打造自己的理科产品团队。

第二部分、 “挖人”现象的背后:不止是人才的缺乏

除了事件本身外,新东方用作质问的海报内容也引起了一波议论。遣词造句及字体颜色、排版设计,让不少行业内看者用做谈资,认为这是一种营销行为。

“大公司之间挖来挖去是很正常的事,互相都会挖,只是手段高低而已。挖墙角似乎已成为教育圈的一种生态环境,而且目前并没有有效的道德和法律上的制约力来约束这种行为。”教育行业资深人士W先生说道。

赵尔迪对此表示认同,教育圈“挖人”属于常态,但顾及形象和担心对手反击,通常在规模上、形式上比较注意。“教育培训行业做的就是人,老师同医生一样,好的老师或者医生在哪里,学生和病人就在哪里,钱也就在哪里。”

他还指出,不仅当下的授课服务需要教师,后续的口碑、续班率、满班率等指标都对于老师的质量有极大的依赖。作为人力密集型行业的教育培训机构,获取和培养优秀教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比其他行业,教育培训行业的老师被“挖走”似乎让机构承受的损失更大一些。优秀教师离开的缺口必然要新的老师来填补,之前老师的培训成本付诸东流、新的老师无法快速适应教学、生源被优秀老师带走等等,这些因素都将直接影响到机构的教学质量和对未来招生政策的规划。

“这也反映出教培行业优秀老师稀缺、难培养的问题,人才的发展跟不上行业的高速发展。”选师无忧CEO李兴向鲸媒体阐述了看法。

通过“挖人”,教育机构能够获得名师,并捎带着几乎无成本地,获取由名师吸引力聚拢的生源。被“挖人”的机构则会流失名师与生源,短期来看会受到损害。但也无法由一个机构暂时的名师得失来断言其今后的发展。对于拥有造血能力的大机构来说,可能是一时断臂之痛;对小机构来说,则有可能是致命的。

教育机构师资流动率大,如何留住优秀教师也一向是行业难题。“无非是几个问题:1、教师能力能否成长;2、教师是否有晋升空间;3、薪酬待遇和企业文化氛围。”赵尔迪说道。如果教师能力的培养总是入不敷出,输出大于输入,最终多数教师都会沦为体力工作者。薪酬待遇和成长空间,也是机构在“挖人”时常见的“诱惑”条件,“尤其中小机构,本身处于不利地位,更要有培训培养人才的能力。”

“挖人涉及的是对方生存的根本,甚至比价格竞争受到的反击会更强烈,你挖我,我也可以挖你,这样下去并不是双方愿意看到的,一定会在一个点达到新的平衡,互相妥协,制定规矩。当然这个结果的预测是针对相同实力规模的机构提出的。”

竞业限制协议可从一定程度上规避“挖人”现象的产生。但究其根本,教育机构通过机制和利益为名师创造价值,增加收入,完善管理制度,才是留住人才更上乘的手段。

“线下机构靠挖人成功的暂时没有,线上的可能有机会,”李兴说,“老大老二打架了,作为区域品牌或者老三老四老五,必将遭殃。强者恒强,市场会越来越集中,差异化竞争才有生存的机会。”

也有消息称,新东方高层实则对此次“挖人”事件并不“感冒”,“双方中层的小打小闹罢了。本质还是营销与竞争。” 

第三部分 延伸阅读

“挖人”现象本身没有对错,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从某种意义上看,猎头功不可没,所以优秀的高管在机构间跳槽也是挖人的形式之一。

鲸媒体历数近来轰动教育圈的“挖人”事件

 1.线上线下博弈,管卫东等20多位新东方名师加盟智课网

2014年5月,管卫东、韦晓亮、乐静等20多位新东方名师集体在个人微博微信上以武侠漫画的方式宣布告别过去,加盟出国考试在线学习平台—智课网。这一事件被业界解读为在线教育和传统线下教育的博弈。然而,作为“财大气粗”的老牌教培机构,新东方以打造名师称霸江湖,同时随着不少名师、高管、校长等离职创业,新东方也成为了业内公认的输出英才的“黄浦军校”。

新东方离职高管盘点:

http://www.jingmeiti.com/archives/2793

2.传统教育机构教师走俏?曹允东以300万年薪挖走优能老师

2011年1月,原学而思教育集团总裁曹允东辞职。2014年底,曹允东创办北京乐学创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回归教育行业。新产品乐学在线(lexue.com)针对K12领域主打移动端产品,在线下配有学习中心,采用名师配助教方式。资料显示,曹允东曾以300万年薪挖走优能中学部化学老师。

3.华图张小龙加盟猿题库,从传统教育培训试水在线教育

2013年,原华图教育申论研究院院长、湖南分校校长张小龙加盟猿题库,出任猿题库公务员产品运营总监一职。猿题库为考试题解题学习应用,张小龙加盟猿题库成传统教育培训公司高管跳槽在线教育公司的典型案例。随着在线教育业的兴起,更多公司希望从传统的机构引进更为成熟的运营人才。

4.看中互联网基因,环球教育刘薇加盟小站教育

2016年6月,前环球雅思(环球教育)产品与教学总监刘薇离职加盟小站教育,任合伙人兼副总裁。小站教育以出国留学语言培训为基础,开设真人在线课程,并推出小站雅思、托福单词等APP。刘薇选择小站教育或许是看中了后者的互联网基因。

5.厚大司考名师集体离职,本另立门户却被收购

2016年4月,厚大司考刘凤科、钟秀勇等老师集体离职,宣布成立瑞达法考,与厚大司考形成正面竞争。今年7月,正保远程教育拟以1.92亿元收购瑞达法考40%的股权,正保表示,公司有权在某些预先商定的条件下,于2019年4月前进一步增加在瑞达法考的股权(至60%)。

6.仁和会计培训遭遇老师集体跳槽

2015年3月,宁波仁和会计培训学校出现老师集团跳槽事件,事后大量学员来到学校讨要说法,要求退费遭拒。据学校市场部负责人表示,学校原有的教学团队确实集体跳槽去了另外一家新的培训机构,包括原先宁波的教学负责人,人数在10人左右。为应对这一突发情况,宁波仁和会计培训学校已经从全国其他校区调老师过来,这些老师已经上岗,可以保证教学正常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