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个性化学习也许没那么难,国外的做法简直高能。

“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对学生进行个性化学习,只不过没这么喊出。”特殊教育老师Gina Tesoriero说,她已经是一个教龄超过十年的初中老师了。“当你给学生布置有挑战的任务时,其实他们自己就将问题个性化了,他们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领域,然后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方法。”Tesoriero在她十年教学经验里,逐渐有了这种想法。而这种想法的来源要归功于纽约科学馆。

2010年,Tesoriero和她的同事Amanda Solarsh(一个初中科学老师)偶然发现一个在纽约科学馆上课的机会。他们马上利用了科技馆的学习模式并一直想把它融入到自己的教学中去。第二年,他们参加了Verizon设计实验室奖学金项目,该项目给教师提供机会去参与创建一个两层楼的交互展览实验室。这个实验室能够帮助工程师解决问题、培养技能。

该奖学金激励了Tesoriero 和Solarsh开展一个针对初一学生的有选择性的STEM课程。课程能够帮助孩子们培养解决问题和创新思维能力,这些能力也是21世纪的学生必须具备的。过去几年,教师们都参与了课程开发,实验室设计和实地考察,而他们的参与大大地影响了今天的课程和实践。

科技馆的项目经验,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学方法对于K-12的学生来说并不新鲜,实际上,很多学校早就将这些因素整合到自己的教学中了。但是如果没有考试和内容限制的压力,纽约科技馆可以进行重复试验。纽约科技馆的数字教育战略和业务发展副总裁Douglas Moore认为,很多老师带着学生来参加展览,然后会说:“我从没见过这两个学生合作的这么好或者我从没见过她/他学的这么专注。”那是因为没有人会担心自己在科技博物馆会不及格。

据Moore说,在偌大的博物馆里,让一个人停留在一个展品面前哪怕三分钟就很不容易了。在纽约科技馆内,很多访客会在一个展品前停留30-45分钟。尽管这对于博物馆的人流量来说可能是坏消息,但这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学校能做些什么让学生也这么专注呢?

 

学校和老师能从纽约科技博物馆中学到什么?

纽约科技博物馆,位于纽约科罗娜,旨在让每个访客能够亲自体验学习的力量。博物馆最初展示了科学、技术和太空探索的前沿发现,而现在科技馆有超过450个互动式展览和许多艺术科技展览,这些展览旨在让人们能够在设计、建造和玩耍中学习。

纽约科技馆的工作人员常常问自己:作为一个非正式学习机构,我们在教育中起到的作用究竟是什么?“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低学习门槛,学习就和游戏一样有趣。”Moore说。“我们想知道你觉得什么能吸引你,你认为什么问题是值得解决的,你想要做什么或者建造出什么?然后我们提供一片土壤,让你能实现这些想法。”

教师其实也是纽约科技展的目标人群之一,而他们和博物馆接触的方式也多种多样。教师们可以带学生来参加开放式实地考察基地,或者搭建一个特别实验基地来帮孩子们解决学习中遇到的问题,还可以获得职业发展的机会。

实地考察给教师提供第一手的以人为中心的体验机会。Tesoriero提到,很多在实地考察中很专注的学生其实在上课的时候很吃力。她还注意到,博物馆展览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找到学习和学生探索自身兴趣之间的平衡。

对于Tesoriero来说,平衡的关键点在于纽约博物馆内的青少年解说员,这是一群由高中生组成的团队。解说员不仅仅是某个展览的专家,还可以指导访客更好的自主学习。这些解说员散布于博物馆的各个角落并且你常常能发现他们背着手,向访客们提问各种开放性问题。“他们都经过训练并且知识丰富。我从他们身上学会了如何让学生们自主学习而不是什么都告诉他们。”Tesoriero说道。

所以,老师把博物馆学习元素融入到教室会是什么样的呢?有多种融合方式。一个博物馆可以给学生提供各种资源和材料,可以启发教学单元设计,还可以影响我们教学和学习的方式。

1.复制一项活动:在实地考察中,Solarsh的学生参加了一个项目,利用木销来设计和建造一个能在自然灾害条件下给10个人提供庇护的建筑。Solarsh后来买了一些小木销,让学生们在课堂建造迷你模型,现在这是她土木工程课程的一个项目,叫做迷你建筑。

2.现实问题: 纽约科技馆启发了Tesoriero开发了一个新课程。她让学生思考他们在吃东西和做饭时最困扰的问题是什么,然后设计一个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学生们设计了随温度变色的勺子和杯子。

3.鼓励学生做出有意义的变化:在“鲨鱼坦克”环节内,Solarsh要求学生考虑一个在现实世界中他们想解决的问题,并且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当她鼓励学生解决像全球变暖这样的问题时,她同样和学生一起思考,来帮助学生意识到一个人也可以改变世界。一个学生构想了肺癌探测器,后来发现已经有人在该领域做出类似的研究。

博物馆很喜欢学生和老师来参观,但是Moore却对老师们将自己的课堂变成科技馆持保留意见。“这不现实,”他说,“毕竟有资源的限制。”这也是为什么纽约科技馆努力的发展资源供教师和学习者们在科技馆外使用。

Moore认为纽约科技馆最大的财富在于提出问题的能力,“你首先怎么样提出一个问题,让学生们十分感兴趣,然后引导他们去找出问题答案。”

 

扩大访客范围

走出教室确实能够让学生体验到更多非传统学习经验,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进入纽约科技馆。Moore的团队花费很多时间,想要给那些无法去现场的教育者、学生和家庭提供更多的支持。

“我们想要把这种学习体验带给更多无法来的人,比如雅加达的学生和德州的老师。”Moore解释道。主要的任务是构建一个让学生能够在线体验学习的工具。“因为我们不需要每个老师都采用我们的办法,我们可以创造各种产品来探索和教师合作的可能途径。”

2015年,纽约科技馆首次尝试开发了Noticing Tools,是五个APP组成的一个系列,能够帮学生通过自拍、录像和建造3D模型来解决数学问题。这些APP是以Tesoriero和Solarsh的课堂为原型。博物馆目前在开展第二个项目:一个移动游戏,以地球村展览会为原型,是一个身临其境的生态系统,在这里,即使最小的游客也可以去探索最复杂的问题,比如可持续发展,系统化思考和行为是如何产生短期和长期结果的。

该游戏结合了魔法和科学,学习者要学会如何处理生物和有限水资源之间的关系。访客可以种植物等等,每个决定都会影响到环境。

该游戏并不会复制展览,它的目标是设计一个开放的在线模拟系统,学生可以通过编程和算法来对生态系统产生影响。该游戏已经正式启动一年多,玩家有很多决定,但是该游戏的核心是通过游戏化的方式,培养学生学习的内在动机。

“‘我还想学的更深入,可惜没有时间’,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效果。”Moore解释道。用户不需要考试来证明他们在学习,因为在建造的过程中他们已经留下了学习的痕迹。这可能并不适用于传统教学模式,但是纽约科技馆并不想创办一个和学校同步的游戏,他们想通过玩游戏来刺激学生学习的内在动机。

 

启发式教育机构在K-12学习中所占的地位

当现有的教育存在不足时,社会往往向学校领导、教育者、课程设计专家或者学者求助。但是学校领导和老师们都面临着体系给的压力和预算压力,让他们很难在教育方法上做出创新。可能课堂后启发式学习体验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得到更多关注。

在没有考试压力的情况下,博物馆可能会让复杂的问题变得很有吸引力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Marisa Kaplan

编译:鲸媒体A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