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三年打开国内创客市场,看南荔工坊如何从0到1

“我创立南荔工坊的初衷,是希望通过服务和教育帮助本地社区建立起DIY文化与创造自信力,这也是南荔一直以来的工作内容与使命。”南荔工坊创始人廖丽婷告诉鲸媒体。

2014年盛夏,南荔工坊在深圳成立,又称Litchee Lab青少年创客学院,定位于青少年创客教育提供商。其创始人廖丽婷毕业于深圳大学,曾在柴火创客从事三年的产品设计类工作。

廖丽婷的工作涉及整个产品生命周期,在这个过程中,她经常参加一些国内、外的用户交流活动,这个过程让她意识到中外创客文化存在的巨大差异。正因如此,为了帮助本地社区建立起DIY文化与创造自信力,廖丽婷创办了南荔工坊。

2016年以来,南荔工坊获得了MIT Fab lab(美国麻省理工创新实验室)的认证,成为全球700个Fab lab实验室之一,而创始人廖丽婷也获得了Fab Academy的师资认证。“南荔工坊成立至今,与超过50家机构达成合作,累积接待超过1万人次。”她自豪地说道。

那么,这家创客教育提供商究竟有何神奇之处?缘何深受MIT(麻省理工学院)的青睐?近日,鲸媒体专访南荔工坊创始人廖丽婷,谈一谈南荔工坊的发展之路。

从柴火创客“跳出来”创业

2014年盛夏,廖丽婷在家乡深圳科技园一个已荒废数年的食堂里,开启了“南荔工坊”创业之旅。她回忆,创业伊始,在没有充足的资金,也没有现成的客户的情况下,她与合伙人选择了创客空间这条没有成熟商业模式的路径。

此前,廖丽婷曾在柴火创客从事三年的产品设计类工作,因她的工作涉及到整个产品生命周期,期间会参加很多来自国内与国外的用户交流活动。正因如此,她也意识到了中外创客文化存在的巨大差异。

在她看来,同样一个开源硬件产品,对于国外用户而言,只要厂家做好准确清晰的文档支持,社区就接受这个产品。“但在国内,用户对厂家的期望远不止准确清晰的文档,还需要大量的示例项目支持,才可以达成第一批用户的使用。”廖丽婷说。“这与各自文化与教育当中的DIY文化成分有关。”她举了一个例子,在英国K12阶段的主科科目当中,明确有一门是Design and Technology,任务是带学生去了解常见的材料、工艺与科技。但是,国内的教育体系中这类科目并没有得到重视,这也是造成国内与英美等国家在面对一个DIY产品时期望值截然不同的原因之一。因此,现在国内知名的开源硬件产品,无一例外的,主要市场都在国外。

为此,南荔工坊成立了Litchee Lab青少年创客学院,主要业务分为成人创客和青少年创客两大类。廖丽婷说,“成人有自我学习获取新信息与资源的能力,而青少年需要引路人辅导,慢慢融入成人社区。”

然而,青少年创客学院面临着许多新挑战。

廖丽婷说,“南荔在探索一个新领域,发展计划也是一直在根据现实调整。”在产品形态方面,南荔团队做的尝试包括:从周末单次的工作坊,外出工作坊活动,到长期课程、项目式课程,再到会员制自由项目、对校服务等。“在这其中遇到了很多弯路。”廖丽婷颇有感慨,“庆幸的是,我们坚持下来了,而且一直都跟随初心,我们做的是服务于创造力的教育,没有被市场带偏,演变成机器人教育或者新奇酷科技的体验项目。”

南荔目前拥有30余人的团队,兼职为主,全职团队有10人。

提倡服务意识,TO B+C模式并行

南荔工坊不仅开发B端,为学校和教育机构提供服务,同时也在试水C端业务,面向8-18岁人群开展创客教育。

2015年初,国内的创客运动被总理的一把火点燃了。细化到教育系统当中,许多学校接到建设创客教育的任务是措手不及的。但没有接触过创客文化的这些学校,只知道购买硬件设备,并不了解服务应该有什么,因此廖丽婷并没有在此时主动进行公立学校的推广工作。

“然而越来越多的学校认识到,在学校发展中需要的并不是一堆放着不用的设备工具,而是教学服务。彼时,南荔经过三年的打磨,其课程体系已经相对稳定完善,于是在这个节点推出青少年创客学院的对校业务。”廖丽婷向鲸媒体描述当年的情形,“推出这项业务与市场及工坊自身课程体系的逐渐成熟分不开。”

在南荔B端的业务当中,青少年创客学院是对校的服务,从课程、师资、耗材到配套设备,根据学校需求提供不同层次的服务。据透露,目前,南荔已与20家K12领域的公立学校与国际学校达成合作,共建其自身特色的创客教育课程。同时,南荔还服务于教育机构,提供定制创客工作坊活动。

对于C端业务,南荔提供Litchee Academy周末课程以及开放性项目两个服务。开放性项目又细分为数字设计、电子硬件、原型制作、编程四个部分。

图片 1

沙盘立体模型

据廖丽婷介绍,目前南荔服务的学生年龄范围为8-18岁,分为8-14岁与12-18岁两个主要的年龄层,面向不同年龄层推出不同的产品。面对8-14岁主推的是打造学生创客技能的标准课程,Litchee Academy,希望培养学生对常用科技以及创客文化规范的认知。而12-18岁,南荔开展的更多是开放性项目的小组辅导。

提到开放性项目,廖丽婷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小朋友经常不小心被温度过高的水烫伤,如果能够让水杯通过温度高低不同呈现不同的颜色,就能用来警告幼儿且做好预防。因此,我们通过数字设置好杯体结构,在杯底安装开源温度感应与光带链接,给水杯倒入不同温度的水,就能实现变色预警杯的设想目标了。”

廖丽婷说,“如果说8-14岁是拉着孩子的手走路,那12-18岁则是看着孩子走路,我们作为教育者可以脱身,让孩子自己进入创客社区,走接下去的路。”

她透露,从营收来看,8-14岁的业务比重会高于12-18岁。南荔发展的这三年里没有融资,目前已实现收支平衡且略有盈利。

对于2017年的规划,廖丽婷希望南荔在明确B端及C端业务形态的基础上,做好各自的业务体系,在市场上形成自己的声音。

课程内容本地化完善教师培养机制

在课程方面南荔工坊结合了斯坦福大学d.school提出的设计思维、麻省理工的制造万物理念及自身的本地工作经验推出了一系列课程体系包括制造工艺、编程、电子硬件、数字设计、设计思维五个方面。

 

图片 2

对于课程的选择,廖丽婷向鲸媒体表示:“国内外的语境是不一样的,我们不会认为外国的月亮特别圆,就生搬外国的课程内容,而否定我国教育体系的优点。”她认为,好的内容需要立足本地并放眼国际,两者兼容,然后为本地做设计。

对于教师的培养她介绍到新教师入职后需要先完成一个内部的培养计划包含背景知识、创客技能以及开放性项目研究三部分,“先掌握核心的教育理念与应用方法然后提高技术发现新可能最后在一个开放性的综合性命题上设计出一套自己的方案。此外新教师还需要学会数字设计、激光切割、编程甚至是基础电路和传感器与制动器的使用。她笑称南荔的教研团队是活在整个创客社区当中的。

目前,南荔的教研部门有5全职教师5人,核心成员拥有MIT制造万物课程的师资认证;社区教师20人,分别是来自英、美、法、德、韩、加拿大等国的创客。同时,来自中山大学、深圳大学以及英国金士顿大学等多位教授及学者也为南荔提供课程上的学术支持。

“南荔工坊希望教师将创客教育的核心技术带到自己负责的学科当中,创造出更适合自己的课程,因此师培方案并不是简单的教案传递,而是‘教案创新’。”

前不久,教育部正式印发《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廖丽婷向鲸媒体表达了看法:“文件出炉对推动教育改革是一件好事。”同时,挑战也应运而生:如何增加自身教育系统的透明程度?怎样建立教育体系对“服务”的认可?这是作为从业者最大的瓶颈。廖丽婷认为,只有解决这两个问题,才能鼓励更多优秀的教育者参与到创客教育的行业当中,共建更有趣的课堂。

QQ20170713-213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