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耐心、融合、突破,这是几位教育圈高管对“互联网教育的下一步走向”给出的关键词

昨天,“2017中国互联网教育论坛—从速度到温度”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其中,几位教育圈高管展开了关于“互联网教育的下一步走向”的圆桌对话。

主持人:

朱奇峰——清睿教育创始人、董事长

对话嘉宾: 

潘欣——新东方在线COO

潘鹏凯——爱乐奇创始人兼CEO

谢民雄——金商祺科技董事长

以下是现场圆桌对话内容,鲸媒体编辑整理。

圆桌论坛

朱奇峰:在坐的各位辛苦了,请我们压轴环节的几位嘉宾上台,希望我们的最后环节也能给大家带来一样的精彩。我以为这次我只是来做一个嘉宾,但没想到让我来做主持,并且给了我一些问题,那么我想最后的这个环节我会问大家几个问题,这些问题首先是基于我们企业过去和近期的一些情况,我想既然我们被会议邀请坐在舞台上,说明我们做的都是有一些特色和亮点的。

第二块,我作为主持人会问大家一些关于未来的问题,因为最后的环节是互联网教育的下一步,我们也一起来共同探讨未来的关键词、关键点以及规划,展望一下整个互联网教育的发展。

朱奇峰:首先提问潘总,新东方作为老牌的在线教育品牌,您如何看待录播和直播的关系?在线课程如何保证好学习的效果新东方在这个方向上做了什么样的尝试?

潘欣:首先说录播和直播的关系,我们公司最开始也是从纯录播课发展到现在的直播和录播混合式教学模式。直播和录播之间并不是完全的替代性关系,可能它针对不同的年龄层的学生群体会有不同的属性,比如K12阶段,年龄越偏低对直播的依赖性就会越强,直播营造现场感和互动性可能会对小孩的学习有一个相对强的约束性,其实针对大学生群体,这种直播在我看来并不是一个必须的服务。我们自身探讨更多的是录播和直播的课程时长的配比到底怎么样才更合理。对于大学生来说,时间比较自由,直播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将时间限定死,从我们经营的数据来看,其实很多的学生看直播看的是回放,回放的效果还不如录播效果好。

再往上,职业的群体,刚才尚德也介绍了,他们也经历了从录播到直播发展的过程,其实因为直播的时间是固定死的,比如只能晚上下班以后听课,所以时间的限制对职业群体的限定性不是特别强,直播或者录播对于职业群体并不是一个二选一的,我认为都是可以尝试的,总体来说还是跟年龄会有高度的相关性

我不认为线上互动效果比线下差,其实互动效果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从知识传递的互动效果来说,基本上现在面授能实现的效果线上都能提供服务的互动性。第二个层面就是所谓课堂的活跃或者说活泼的效果,这个确实在短期内线上还是很难跟线下相比的,但是后者并不是一个学习本身或者说权重最高的要素,相对还是知识传递或者教与学之间的互动效果线上已经安全可以替代线下的面授的学习效果。

朱奇峰:新东方在线现在主要业务直播录播比例大概是多少

潘欣:比如说我们K12的课程基本上现在在一个改革的过程中,基本上由纯录播变成了纯直播的课程,我们再往下应用提供的是全直播的课程,我们原来固有的大学生群体,比如考研和四六级,考研和四六级的录播和直播的课程的时长配比是不一样的,这和年龄有关系。

朱奇峰:第二个问题问潘博士。近年来英语外交是异常的火爆,现在我们也做尝试,比如小班和大班课的思路,爱乐奇的运营思路可能不一样,您介绍一下爱乐奇如何做的,取得了什么成绩?

凯:我是老的在线教育的运动员了,我们都是超过十年以上的,我是04年就回国,从麻省理工回来创业做在线教育。但是这几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在09年的时候做了一些调整,做的主要为ipad教材,有一千五百多万用户,在中国的板块做得还可以。从前年开始我们做视频外交,一对三,我们赛道主要是给新东方、昂立、卓越等超级大的培训机构提供外交的资源和上课的服务,其实四五年前我跟米雯娟聊的时候,她完全不是这样的,所以我刚才在朋友圈给她点了一个赞。米雯娟是一个大学没有毕业的老师,我估计她一行程序都不会写,但是你刚才看到她的演示是非常惊讶的,我先不说她好,我就说她的原因,除了她个人努力,最关键她踩对了几件事情。

一件事情是中国的英文老师是不靠谱的。虽然俞敏洪老师的英文非常好,但是真的从英语学习的角度来说,中国的英语老师99%都是不合格的,我说这句话出门可能会被打,但是我讲的是大实话。我在美国七年,我也不觉得我的英文好到可以教我的孩子,肯定会有口音的问题。所以你通过美国老师教孩子,肯定是靠谱的。原来有一个问题,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网络不好,这两三年的网络非常好,有大大的提高。

第二个是价格支付有问题。现在在线支付非常的方便。在线的视频就突然爆发出它的几个优点,它不仅把几个痛点解决,还有几个巨大的优点,在线的一对一也好,像我们做的一对三也好,每堂课都是录下来的,所以每堂课的教育分析改进都可以提高,这是线下很难做到。

第三个,运营效率极大的提高。我们公司300号人,有6个HR,要招聘、培训、绩效,打鸡血,我周末还到莫干山陪我们销售走了二十公里山路。移动互联网大数据极大的改变了所谓的学校或者公司的定义,我们现在招聘都是通过网上招自动招,自动的面试,自动培训,自动给老师培训,我相信VIPKID几家做得大的企业都是这么做的,不可能在传统的线下方式招聘老师、培训,刚才好未来也在说四个老师培训中心效率太低了。

最后什么结果?中国的85后的家长,说的好听讲叫宅,难听一点叫懒,躺在家里的沙发上打开手机就可以接收到美国老师的英语,至少是听力和口语的教学服务,而且他每次也就花一两百块钱,比线下的英孚、瑞思好多了,这个本身就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判断,中国的英文老师以后的日子非常难过,因为你的本事不够好,英语不是你的母语。第二个,这些小朋友只要跟美国老师学到两到三年以后,他的英文可能比你都要好,或者他的英文就不需要你教了。现在可能支付起两万块钱的人还少,但是随着技术的增加,我们一对三一对五,机器人出来以后,性价比可以极大的提高。所以我的判断是这样的

朱奇峰2017年在线教育重要的方向是TO B,B端的生意给人感觉更好做一些,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教育信息化产品如何应对所谓的Saas软件产品带来的冲击?咱们做了什么,有什么好的结果您可以分享?

谢民雄:金商褀从早期做高校、职业教育和现在的中小学教育,TO B的业务单个项目来讲金额会比较大,可能大的项目几百万、上千万,可能对于小规模公司来讲接一单能够吃个半年一年的,但是弊病就是定制化太多,定制化多了可能这里面就有很多的坑,我估计做教育信息化的公司,做软件开发,做定制的公司,目前来看没有什么结果特别好的。

朱奇峰:咱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谢民雄:我们做TO B业务,站在客户的角度去及时满足客户的需求,可能在这方面响应比较及时也比较快,缺点就是你的费用成本投入可能会比较大。所以这些年,做所谓定制化软件的这些公司,结果都不太好,当然包括一些大的公司,最后都慢慢的放弃这块业务了,所以对于我们来讲,我们也是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就是定制化的项目尽量的少做,尽量的要做标准化的产品,特别像今天大家分享的在线录播的、直播的,现在有很多新的技术可能也促使我们以前原有的做定制化的公司必须发生改变如果再不改变的话,可能就没有机会了。但是同时,TO B跟TO C有很多融合的机会,我很感谢新东方,很感谢朱教授能给我们这个机会,对于我们金商褀一个做传统教育的公司,逼我们跟TO C端做融合,甚至是怎么做结合,怎么能够做到优势互补,怎么能合作。

朱奇峰:金商褀最重要的一款产品是什么?

谢民雄:北京教委做的初中活动实践平台,这个是我们做的。现在服务全北京所有初一到初三的学生,有30万的学生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使用。所以从明年开始,中考的50个学分跟我们这个平台相关联,而且联系性很强。目前来讲全国大范围这么用的,暂时只有北京。

朱奇峰:北京往这方面投入有多少

谢民雄:北京政府这方面投入10个亿,北京是比较舍得投入的。

朱奇峰:下面问我自己,朱博士做了什么不一样的事情?为什么刚才次次被点名?我们做的很不一样,包括今天场合说人工智能,我们做人工智能,之前我做人工智能研究工作20多年,我们跟别人做人工智能不一样,他们有的检索内容,有的帮助发现教育当中的问题,我们直接卖人工智能的产品,我们用人工智能教学,用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用人工智能生成全新的教学环境。我们用人工智能打造漂漂亮亮的老师给学生做指导。

内容出版社出一个图书要找内容、声音,图文并茂的一本书。现在只要学生在任何场景下拍摄一般张照片,这张照片英语怎么说,变成文字,文字变成声音,随着声音就可以学,让教学的过程革命化,不需要编辑,每个人每个时刻,你关注的东西都能变成内容,而且有人工智能教练来给你做辅导,直接收取学费。我们知道做教育领域里有几块,做内容是一块,做服务以前只有人提供服务,还有做环境的,虚拟校园也是我们的一个重点。

今天这个论坛,很多人提到人工智能很有意思。2016年是人工智能元年,互联网+教育会变成互联网+人工智能+教育,单纯的教育是上一个阶段的事了

朱奇峰:家对互联网教育下一阶段的发展,包括这个行业的关键词,能不能开阔的解读一下

潘欣:其实对于下一步,我估计大家的预测差不多吧,都是人工智能数据这些东西,我就不预测这个了。对于我们来说,最关键的可能还是先活在当下,活在当下才有下一步,要不然下一步再灿烂,我们可能也都看不见了。

朱奇峰:活在当下的关键是什么呢?

潘欣:说人工智能这个东西,最核心的东西不仅需要算法,还需要数据。对于整个教育培训行业来说,其实最缺的就是数据,即便发展了20多年时间,数据对教育行业是一个极度匮乏的东西。我们活在当下就是能够为更多的学员提供更好的课程,当然我们也可以卖更多的钱,积累下更多的数据。有了数据再去谈人工智能可能是更切合实际的。我觉得如果没有数据去谈的话就是空中楼阁。

关键词,耐心,我忘了我当时怎么写的了,好像是中长跑的意思吧,我不认为教育是一个短跑的事情,它可能在很快的时间内暂时领先,但是教育毕竟是一个长周期的过程,和长周期的服务。我觉得暂时的领先并不说明任何问题,其实从整个历史来看教育培训行业,有很多快速增长的,包括原来的面授的一些机构,一年增长10倍甚至几十倍都有,到现在我们已经淡忘它了,或者说它已经成为明日黄花,这个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我觉得在线教育本质上跟原来面授教育发展的脉络不会有特别本质的教育,我觉得需要有耐心能够去跑更长的路。

朱奇峰:并不是质的方向上的变化,是在方向上走的更扎实?

潘欣:说一千道一万,服务好学员是最重要的,能够帮助他们更有效率,或者说取得更好的效果,这是根本。其它的我觉得都比较虚。

朱奇峰:转主板的计划怎么样了?

潘欣:俞老师说股价太高了,不转主板了,下一步的计划就是让股价变得更高。

朱奇峰:爱乐奇潘博士下一步有什么规划,您的关键字是未来?

潘鹏凯:是这样的,我对互联网非常有信心,非常看好,大家每天都在互联网中度过,每天三四个小时在微信上耗费。我最担心的是教育,对教育及其担忧,因为我刚从另外一个论坛过来,给的数据非常吓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失业,无人驾驶汽车会导致五、六千万人失业,从服务、保险到交通警察都会失业,不是杞人忧天。刚才讲的英语老师,大家说老师不会失业,几年前大卖场的大妈也不会失业,现在大妈没了。说卡拉OK不会失业,现在直播间里一个女孩有几十万个观众。以前报纸、媒体、电视多风光,钱赚的多,人脉也多,采访的都是名人。现在电台老总抓的抓,失业的失业。

未来的教育如果还拿人工智能和高科技做应试教育,让孩子再考试,把孩子的好奇心、动手能力全部干掉,那你说,美国人把机器变成人,中国人活生生把人变成机器,的确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俞老师说40万人听课,只有40人听完,很正常,你是被动的听、考。你看我的实验室,每天晚上11点、12点研究生本科生都在工作,他们在创造未来,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思路。所以未来,做教育一定为将来的人考虑。

谢民雄:我的关键词是融合,我们一直做TO B的。

朱奇峰:您把您的畅想说一下,如何更好的做到融合,为什么融合那么重要?

谢民雄:做TO B有TO B的好处,可能这个项目的金额会比较大,利润也还可以。但是它的问题也很多,我们自己认为像我们以前做了十几年的TO B业务,毕竟在中国来说,政府这块的投入拉动很大,对于很多做TO C的创业者和企业来说,他们也希望有一些机会进到TO B市场。所以我觉得我们跟这些做TO C的公司应该有很多的合作机会,不管是跟这些创业者还是企业,我觉得我们这里头都会有大量的合作空间。

朱奇峰:融合就是合作?

谢民雄:对。

朱奇峰我的两个字是“突破”,我介绍的就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是更加深度的探索全新的教学模式。因为我们的产品本身看着就是挺新挺酷的,我们的公司挺另类的,整个定位都不大一样。定位的虚拟的师资,随时随地每一个人都能生成教学内容和虚拟教学环境。这些教学产品如何支撑起一个新的教学模式,这是我们需要探索的,如果不能带来教学模式,可能连教学目标都需要改变的话,对教育的推动也是有限的。我们另外的一个方向是以前比较关注中小学。我们跟新东方也在合作,新东方有一些学校和培训机构都在合作。我们感觉到体制外的教学培训是更加广阔的市场和天空,也是下一步要去更进一步探索培训机构全新运营模式。很多培训机构,包括新东方和好未来都在研究平台了,但是大多数没有使用这样的平台,是我们的机会也是我们的发展方向

今天谈了很多的关于未来的话题,包括人工智能所有的应用。最后把话题拉到当下,各位你们都赚钱了吗?

朱奇峰:赚钱的先举手。(举手:朱奇峰、潘鹏凯、潘欣)。

朱奇峰:虽然前一阵子有些人说在线教育的寒冬怎么着的,但是其实还是有赚钱机会的,我们公司成立5年,连续4年盈利,登录新三板,去年利润1600万,今年希望3000万,希望明年报IPO,纯粹靠卖人工智能,我没有真人没有编辑,就是人工智能服务。

潘欣:还披露数据吗?去年净利润5600万,今年预测不在这儿预测了。

谢民雄:我们做的比较辛苦的,赚点小钱没问题。北京这个教育信息化的市场还是比较大的。

朱奇峰:我感觉做做这个挺发财的。

谢民雄:做很大规模很难,今天白总也说过,在1万亿的市场规模里,新东方和好未来两家龙头也只占2%的份额。其实我们这个领域也是差不多,但是很分散。我估计目前来讲,做教育信息化的公司目前暂时还没有一个能有一个百分点的市场份额,它确实很分散。但是赚点小钱应该问题不大的。

朱奇峰:现在外教业务增长非常快,年销售额达到?

潘鹏凯:我们差不多两三亿的收入,赚钱是赚,但是你想米雯娟他们增长更快,亏的更大,估值比我们高的多的多。在商言商的话,公司还是要长跑,不能得一城一池。所以企业争短期利润不行,还得看教育用户的黏性、口碑,真正给用户带来什么价值这肯定还是要看长跑。所以也希望一些投资人、媒体对教育有更多的投入,当然肯定不是应试教育,是对新的教育方式教育方向。当时米雯娟的方式家长们看不懂,但是家长还是在拿钱投票。所以我觉得85后的家长挺智慧,比70年代的人对互联网把握得更准。80后85后的家长不考虑学区房,不行自己拼课、拼班,比我们想的开放多了。我遇到在上海在家教孩子的父母有二三十对,我都认识。所以大家不要老是折磨自己的孩子,要不然这个世界日子没法过了。

朱奇峰:最后的问题留给现场观众,今天坐这么久了,有没有谁想问?今天台上有在线外教的、有人工智能教学的,代表性很大。

观众提问:我是决胜网的李胜涵。我想问一下潘总对于刚刚迈入创业者的人,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吗?

潘欣:我没做过在线教育的创业,我没有资格说。就像刚才说的活在当下,无论是对于创业者还是对于教育者都一样。你可以有远的目标,但是还是要着眼于当下怎么很好的生存。如果你问建议,我觉得做不同的细分赛道,差异性太大了,没办法用普世性的建议给到您。

观众提问:非常感谢,我是华夏五千文化网,我叫刘春香。我代表家长向潘总提问,我的孩子一直是新东方的小学员,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学。孩子在上小学以后学业很重,家长们都给孩子们报课外班,诚惶诚恐怕孩子落后。但是孩子非常的累,他们学校的课也很重,再上课外班就超负荷。我的意思是说在线教育出现以后,你比较有经验有话语权,您认为是接受在线教育节省了时间效果好还是去学校面授课这样好呢?

潘欣:我觉得没有节约什么时间,无论面授还是线上节约就是节约家长送孩子上学路上的时间,就学习本身来说,无论线上线下大体相当的。我听您说,你觉得孩子这么累,何必上课外辅导呢?

观众提问:累肯定是有的,但是老师现场教学有直接冲击力,线上没有生命力。

潘欣:孩子不同,因人而异。您的孩子如果面授学习,如果感觉不错继续再面授学习就好了。如果觉得现在的面授没办法满足学习需要,可以试试线上。这是小孩个体性的问题,没法有一个结论。

朱奇峰:最后我再问大家一个问题吧,今天谈了很多关于人工智能的问题,我想问大家,多少人觉得阿尔法狗下围棋比人聪明?多少人觉得阿尔法狗更聪明?多少人觉得柯洁更聪明?这些问题很多人没回答。

人工智能现在更强大,但是用的算法是更弱的。其实小孩能够从很多的规律下学习到很多的东西,而人工智能从里面什么也学不到。所以我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我给大家讲,虽然大家看好人工智能大数据,人工智能很强大,但是人的大脑所运行的算法比人工智能更聪明,具有更强的学习能力,更高效更有效的学习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