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原来的教育+互联网只是解决了供需双方连接问题,但是教育的根本问题不是供需双方的连接问题。

7月11日,“2017中国互联网教育论坛—从速度到温度”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来自互联网教育、创投、学术、媒体界的重量嘉宾分享了他们是怎么看待教育行业的,尤其是互联网教育的速度和温度。

鲸媒体将从论坛现场给大家带来一大波干货。

好未来教育集团总裁白云峰在论坛中提出:未来学习中,教育资源均衡化与教育资源个性化是两个基础问题。原来的教育+互联网只是解决了供需双方连接问题,但是教育的根本问题不是供需双方的连接问题。

以下是白云峰演讲全文,鲸媒体编辑整理

白云峰:很感谢主办方能够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给好未来一个机会,来跟我们教育的专家还有同业者进行一次交流,当然尤其感谢俞敏洪老师,因为每一次听到他的演讲,还有看到他的时候,我都心怀喜悦,因为有俞敏洪老师和新东方的存在,会激励我们好未来的小伙伴做得更好,更加努力。

探索教育的过程中,刚才俞敏洪老师说了一句话我非常认同,整个教育的未来应该是百花齐放的,所以我们不同的角度看待教育会有不同的理解,我们把好未来粗浅的理解放到今天来给大家做一个小的分享,好未来走过的弯路,流下的血汗,远远多于成功。

我今天的标题也没有用主办方给我的标题,叫科技推动教育进步,因为这个标题还是太宏大了,我用我们打开教育的方式变了。

微信图片_20170711164821

为什么用这样的标题?我们来讲一个影片和一本书,上个月底上了一个小众的文艺片,叫《冈仁波齐》,讲四个家庭,十二个藏人朝圣的故事,一路经历了风餐露宿、春夏秋冬的故事。在座的多少伙伴看过这个影片?因为7月7号的时候,俞老师在老俞闲话洋洋洒洒了写几百字,我跟我的好朋友6月底去看的,我看完以后内心有深深的共鸣,但是看了俞老师的话以后内心又有深深的共鸣,他说生在路上,死也在路上。我想他可能讲的是一个教育从业者的初心,讲的是对教育的执念,因为冈仁波齐这个神山在所有藏人的心中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所有朝圣的人都希望获得永生和幸福,作为教育的从业者来说,坚持初心,坚持我们内心的信仰比较重要。看了俞老师的几百字以后,可以沐浴精神上的洗礼。他让四万个新东方的员工免费走到影院看了这个片子,这个事情让我内心非常的尊敬,我想好未来没有做到这一点,回去商量一下。

但是看完以后也有一些不同的说法,有人说它是一部文艺片,其实它是一个伪文艺片,但是从中我们得到的心灵的洗礼一点都不少。画面拉回到今年的年初,其实在最近的学术界或者知识界也有一本书曾经引起过轩然大波,这本书的名字叫《未来简史》,它以色列的一个作家博士和一个导师,很年轻的历史学家写了一本关于人类历史的演化过程,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发行了。看完这本书以后,在整个我们身边的圈子都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本书讲的是人类演变的历史,从原来的猿人到智人到神人的进化和演变的过程,这样的一本书却在最后的章节的结尾留下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说对于今天当下的人们,我们到底听信于什么?听信于谁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刚才我们说了我们作为教育的从业者,可能我们需要坚守初心和内心的执念,坚守对教育的高品质的理解,但是到底什么东西被坚守?什么东西又需要改变?这件事情我也想跟现场的伙伴们做一个交流。

我们稍微简单的回忆一下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刚才俞老师说了人类的文明发展史经历了语言到文字到整个信息革命的过程。其实整个人类的认知历史上也曾经经历过两次大的进跃,1543年有一个老外,叫哥白尼,他曾经发表了一个叫做天体运行论的一本书,这本书当时在1543年发行的过程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我觉得是不亚于地震的影响,因为天主教人认为这本书的发行影响了人类当时的信仰,就是违背了圣经的理论。但是,我们知道因为哥白尼的日心说的发行,最终替代的地心说,让人们相信了原来人类也就这么回事,原来我们觉得天赋神权,我们是宇宙的中心,但是这本书发行以后人们越来越相信,原来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并不是宇宙的中心,因为天体是围绕太阳旋转的。

那时间倒回到两百年前,在1859年的时候,这本书大家就更加清楚了,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在《生物进化论》写了一本著作,影响至深,尤其在生物信息界,叫《物种起源》,再一次颠复了我们人类狂妄的认知,其实我们讲科学的发展对人类的变化非是两种改变,一个是对世界的看法发生了改变,一个是对自我的认知发生了改变。到了1859年的时候,达尔文的进化论再次的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人类原来以为我们如果不是宇宙的中心,但至少我们是万物的灵长,不能掌控宇宙,但至少是地球的主宰,但是《物种起源》这本书出现以后,人类的信心再次被摧残,因为原来物种和物种的差别只是在形体和外形上的差别,如果追回到共同的祖先,基因这个层面上来讲,他们是有相似性和共性的,换句话,人类的物种并不比其他的动物和生物更高级,人类的基因组合也就是一万九千个测序基因,整个物种的基因也就三万多种,因为每个物种的演化进度不一样而已,因为有基因突变。所以人类再一次颠复了自己的认知,说原来我以为我是所有物种起源的万物的灵长,但是我没有高级其他的物种哪里去。

时至今天,以色列的作家写了《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这本书,我不相信他里面的每一个数据的理论研究和演算推算的逻辑是完全符合历史进程的,但是他确实打开这个世界的方式和思考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和身边绝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他这样的思考方式是不是可以引起我们对教育的思考?

所以人类出现了困惑,我们的认知到底边界在什么地方?站在今天的人们我们到底应该相信谁?所以在《未来简史》中出现了两种方向,一个是过去一百多年一直被人们推崇并写进科学书籍里面的人文主义,就是我们强调人性自由,我们强调自由民主,那么人文主义认为人类是发明了上帝的,上帝让人类产生了信仰。那么另外一种方式,他认为其实数据主义越来越在当今的世界每一个信息的角落越来越重要,并且越来越不被忽视,因为数据主义认为生物不过也只是一个算法而已。谁是谁非?

回到今天的主题教育,我们今天所谓的教育因为好未来跟新东方一起做教育的探索和努力,新东方一直是我们的榜样,但是我们在K12的课外教育领域我们在线上和线下的探索经历了很多很多的弯路,我们首先想问一个问题,目前作为整个基础教育K12的主体,周一到周五八小时的学习,学校的班级这样一个单位学习方式是不是科学?我们所有的人不一定是公立学校的老师,但之前一定是老师,必然经历过公立体系的12年成长,我想问公立可惜课内最基础的细胞单元叫单组,无论是杭州外国语学校都是一样的,这样的一个承载着中国的1.8亿的青少年的学习成长的主体环境,它是不是科学?有人内心有答案吗?其实在我们看来,中国基础教育目前公立班组是因为1840年工业革命以后人类的文明经历过三到四次的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带来的巨大影响是它需要大量的技师,技师需要批量的培养,所以所谓的学校这个词其实是在工业文明革命背景下所产生的一种技师培养的方式,它是一种刷机的模式。无论高矮胖瘦,无论智商高低,无论喜好程度怎样,我们都应该从一年级到高三学习一样的课程,我们无论进门的时候怎么样,但是出门的时候应该一样,难道这就是教育的公平吗?

那为什么中国这1.8亿的人口的环境没有更好的教育地形式出现?这个事情我们在思考,原来工业化最大的特点其实是标准化,我们是要培养技师的,但是在互联网文明的今天,我们看待人的培养方式,真的应该被批量的标准化的培养吗?所以我们给出一个答案,好未来给出一个自己的答案,阶段性的答案,这个答案叫做我们认为个性化是教育的终极答案,这句话其实是错的,因为刚才我已经说了,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上,人类因为自己的渺小和无知曾经无数次的认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我们的认知也是阶段性的、片面的、错误的,也许改一个词会更好,个性化可能是教育的更好的答案,这是我们今天给出的一个探讨的方向。

那基于此,我们想未来人类的学习,十年的学习一百年的学习会是怎样?你们想象过你们的孩子从一年级到高三的学习会是怎样?如果有精力继续我们的成人学习,你觉得这样的学习方式会是怎样?

我们不妨先来目前到底存在哪些问题?在我们看来有两个基本型的问题,是大家有共识的,一个是教育资源的均衡化,刚才俞老师也说了这个问题,教育资源的均衡化在地域势能差方面有方法性的突破的,比如现在小米就做得很好,把北上广深优秀的老师输送到偏远的山区,如果他能够听到非常优秀老师的课,这个事情是不是对当地的教育均衡化有帮助?毫无疑问是有帮助的,这句话用的方法是教育+互联网,就是我们过去三年一直在崇尚的,各个场合都在谈的教育+互联网,教育+互联网解决了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解决了把优质的教育资源输送到他需要的人面前的问题,解决了成本的问题,但真的是这样吗?我就反问一个问题,如果教育+互联网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解决答案,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互联网教育的所谓的纯互联网教育的企业,从发展的速度和发展的质量上来说,刚才俞老师说了,其实新东方加好未来一共也就占了整个一万亿市场的两百多亿,也就是二点几个点,互联网教育的刚需是不用怀疑的,需求端完全没有问题,供给端和需求端连接起来这个事情就解决了吗?好像没有解决。我们探索了七年的学而思网校从09年到16年一犯了无数的错误,中间走了无数的弯路,每年都亏损,一直亏到去年,差点把我们亏哭了,最后才认为好象有一点问题。所以教育+互联网不能解决我们现在教育的全部问题。问题在哪?问题就在于你把教育的资源的供方和需方联结在一起的时候,这是互联网的最大价值,叫连接,但是质量衰减了吗?保真了吗?这件事情好像没有人去问这个问题,或者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点忽视这个问题,原来教育+互联网只是解决了供需双方的连接问题,但是教育的根本问题真的是供需双方的连接问题吗?中国缺医生吗?有人说中国缺医生,事实告诉你中国不缺医生,中国的医生数量是美国的3.5倍,但中国缺好的医生。中国缺老师吗?也不缺老师,但是中国缺优质的老师,我们线上用教育+互联的方式,把优秀教育资源从线下拉到了线上,但是时间和空间没有成倍的增加,我们并没有放大优秀教育的产能,并且教育互联网的场景下没有做到不衰减,甚至不要谈增强了,如果是从这个角度来讲,教育+互联网不是解决教育今天的最好的答案。

微信图片_20170711164420

说到第二个问题,教育资源的个性化,我就不说了,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对四十人的公立学校的课堂,哪怕在北京最好的中学,哪怕是在上海最好的小学,你会发现每一个孩子的作业布置的居然是一样的,你不觉得这个事情很奇怪吗?你曾经做学生12年的过程,你问问身边的人,你会发现你们两个的学习程度、喜好程度不一样,居然布置的作业是一样的,而且不管你是不是喜欢都得把习题1到6全部做完,这个事情好像是不太尊重人性的,但是也很少人问这个问题,所以就更加不要谈教育资源的个性化的问题了。

好,教育资源的平衡和个性方面,我们最粗浅的认知,可能也不一定是终极的答案,但是阶段性的认知,我们认为教育+互联网已经过去了,我们可能认为在寻找下一个答案的过程中,教育+AI才是现在时和将来的希望。

我简单的解释一下,教育+AI,其实AI这个词也没有那么神秘,大家在生活也经常会用到,我们说滴滴打车的时候,其实整个的调配系统就是一个算法的积累而已,数据的积累而已。如果要实现教育的个性化,我们认为教育的个性化是未来尊重教育尊重人格的比较好的一种方向的话,那我们认为数据+AI这两件事可能是未来努力和探索的方向,在整个的数据这一块,新东方和好未来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好未来到目前为止我们认为有三成的数据可以由机会被改变,第一层是商业数据,商业数据的优化这个事情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第二,我们认为整个学习在线场景过程中,你要成为巫师还是大力士,你所练的知识图谱数是不一样的,因为你成为终极的目的是不一样的,所以数据算法有很大的挖掘性的,个人我觉学霸君这边做得也很好。

微信图片_20170711164429

在学习的整个场景的交互过程中,如果我们能把线上的数据量化和结构化的话,我们认为这个事情也可以大幅度的提高刚才所谓的不只是连接供需关系的产能问题,而且是赋能给优质的教育资源,无论是一个单体的老师,还是一个普通老师向优秀老师的转变,我们现在一个普通老师向优秀老师的转变,学而思怎么做的?每年大概我们放出去七千份简历,每年招一千名老师,要把985和211的重点院校都过一遍,在全国的四大培训基地进行师资的培训。我相信新东方可能类似也是这样的做的,但是这个事情真的很重,真的很辛苦,真的不能够解决未来中国中产阶级对优质教育资源和优质内容稀缺带来的老师供给不足的问题,我们必须用互联网的手段解决优秀教师的长宽高打开的问题。

那有人说我们线上可以用慕课,做双师,做探索,但是事实上双师的探索新东方都在做,曾经我们做网校的时候,中小学在家长的强迫要求情况下作业完成情况也不尽人意,线上点播只有45%的数据,只有转到直播加辅导双师的情况,解决线上所谓的服务跟踪,这里注意是人工的服务跟踪和反馈,是大面积的人工的服务跟踪反馈,这样的情况我们提到了整个课程的完成率和虚报率达到了85%左右,这是一条底线,就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我们也没有能够在教育+互联网的维度解决这个问题。那整个的目前从ICS、IPS学而思培优的升级,在朝着向线下双师课堂场景下面的六个维度,做尝试性的突破和探索,虽然还没有取得质的进展,但是我们认为这件事情的方向应该可以解决给所谓的供求端优质的教育资源赋能的问题。

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好的老师,他非常有感染力,他非常有教育的理念,但也就能覆盖我现场两千名的人,如果俞老师要覆盖二十万的人,以他这样对教育的资深的理解,如果他要服务两百万人怎么办?有人说就让他开慕课,俞老师就说开慕课以后那两百人完成学习课程的也就2%。怎么办?我觉得我们必须要用AI和数据和算法的教学过程的留存,包括人脸识别对于每一个学生学习反馈的留存,能够去分析在学习过程当中到底有多少人真的听懂了,有多少人其实听的一知半解,有多少人其实不感兴趣,成倍放大他的产能的同时,其实要做到让AI给俞老师赋能,让他能够个性化的关注二十万人每个人的表情和每个人接收信息的程度,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能认为在势能不降低情况形成一千倍能量的关注,这个能量的关注肯定不能靠俞老师的眼鼻喉耳,我们只能进行数据的算法进行数据的留存,所以这个角度来说,这是我们真实的线下的双师的课堂,我们对于每一个人,每一个孩子,希望能够用一些一开始比较粗浅的数据,后面会有几个维度的探索,来解决给优秀的教师赋能的问题,也许未来可以解决好未来可以成就每一个学生好未来的梦想。

前天学而思网校更新了自己的学习学校,发布了一个ido2.0的个性化的学习体系,大家可以关注,我们这个行业的探索和所有的伙伴,所有在教育+AI人工智能的垂直领域公司一样,在不断的通过我们的自荐产品和技术平台,通过连接类似于大学的优秀教育理念的模式,跟新东方一起探索一些投资教育的新兴公司的方式,来给我们的每一个孩子赋能,这是我们的方向。

最后其实还是要稍微的提出一个问题,因为今天是互联网大会教育的场合,很多人在今时今日今天听到很多的言论,对于教育的批判,对于教育的抨击、训斥等等,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有机会实现教育个性化的学习路径,如果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民办教育利用自己产品和技术的积累,让学习的过程变得更有趣,让学习的个性化关注变得更有趣,让学习的个性化数据被记录下来,这个事情到底对教育来说是有利还是有弊的,对教育公平化是有利还是有弊,我觉得应该民办和公办一起努力,利用各自的优势,解决教育公平化前提的情况下实现教育个性化路径的培养,这是我们的方向。无论你愿不愿意,无论你是不是喜欢,无论你习不习惯,我们终将怀抱着一个对科学的信仰,拥抱一个更好的教育的未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