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融资1700万的皮影客,背后是工具类产品的变现之路。

文丨琴不白、乔木

昨日,皮影客在“2017顺时而动”的融资发布会上,宣布已于去年12月获得了17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正保远程教育集团领投,蓝象资本跟投。皮影客创始人胥克谦透露,此轮融资将用于产品研发及市场推广等方面。此外,公司今年也会进军课外培训市场。

2013年成立的皮影客定位于互联网动画制作技术提供商,经历了4年的成长,目前皮影客平台上已经积累了5万多个原创素材和1万多的表情动作,同时还有来自上百家动漫公司、出版社和几百位动漫作者的2000多个正版卡通形象入驻。

在皮影客6月28日的第一场发布会上,胥克谦规划了皮影客未来半年内的计划:今年7月12日正式上线皮影客少儿版,包括手机端和pad端;9月份推出全新的皮影客专业版;年底完成皮影客游戏版,并开创少儿教育游戏无编程时代。

此次发布会上,皮影客还宣布将进军少儿动画培训市场,对比同样作为非刚需的素质教育品类机器人教育,胥克谦认为这一领域会有更多可挖掘的市场空间。那么,皮影客将如何规划?

 

成立四年后获得1700万元A轮融资,3分钟制作动画模式何以跑通?

成立之初的皮影客叫做“皮影客动画云”,主要为企业提供服务;2015年,皮影客移动端上线,致力于以动画制作工具为基础给用户提供更多动画IP素材,并发展成为动画原创社区。

目前,皮影客转型为一款帮助普通人快速制作动画的平台。它将动画制作的过程模块化,分为场景、分镜、人物、动作、对话等不同的模块,用户只需通过简单的操作将这些模块相组合,都能在三分钟之内制作一个动画。

“在移动时代还没有到来但出现分界点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趋势,开始思考教育进入移动化会变成什么样子。”胥克谦向鲸媒体阐述了他创业灵感的来源,“在移动时代学生坐在教室里上课是否还是主流形式?人们能不能举着手机坚持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来进行学习?细小的体验会决定使用行为,而我们认为动画会是最好的教学展现形式之一。”

能不能把动画结合到教育中去?这样的想法诞生之后,胥克谦很快开始召集团队,寻求解决方案并进行内容生产。但动画生产成本高、制作周期长,胥克谦渐渐发现普通人是很难独立完成动画,因此,最初他们的用户都是专业人员、游戏公司等。

另一方面,这些用户既为他们进行了最初的传播,也逐渐形成平台的素材库。到目前为止,皮影客的素材库中已经有13000多个人物的表现动作,2000多个卡通形象素材。

“皮影客的动画制作步骤并不复杂。”用户在使用时先选择场景,再选择人物形象,继而为人物添加动作,重复构建几个人物后,连接起来就可以形成一个简单的故事。“最多3分钟就可以做完。”胥克谦笑道,“这也是我们的slogan,三分钟做一场动画。”

胥克谦告诉鲸媒体,在过去一年,皮影客平台上产生了25万条动画作品,基本来自教育机构、公立校的学生与老师等,“这些动画作品的时长加起来超过7万分钟,而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动画产业的总规模是13万分钟。”

目前皮影客已经与多家机构达成合作,获得IP授权的动漫形象包括百变马丁、猪猪侠、企鹅童话等,海尔兄弟、张小盒、刀刀狗、龙泉寺等著名动漫形象也已入驻。这些IP形象可以应用在教育机构课程使用、宣传、招生中。

“我们也把数据服务细化到了IP形象中,只要使用皮影客素材库中的IP形象,我们就可以知道是哪一个IP形象带来了热度与关注度。”胥克谦说道,“用户在点击选择素材形象的时候,后台都会有记录。用户制作动画使用了几个步骤,是否发布保存,数据都会被呈现。”

谈到与IP形象相伴而生的版权问题,胥克谦坦言:“我们的版权界定很清楚,不会上架盗版素材。用户制作成功的作品版权属于用户,但是用户不拥有形象版权,IP形象授权是有限制与范围的。如果没有相应的技术授权,即使拿到了IP形象也属于侵权。而皮影客获得授权的素材库,可以把IP形象快速低成本地物化。

 

在B端沉淀的核心商业模式

目前皮影客的产品有专业版和移动版两种。胥克谦介绍:“专业版的服务目标是提高生产力,使教育公司和出版机构能够做出大批高质量的内容,如数字教辅。”在他看来,教育公司不可避免的需要品牌化、IP化,而教育公司在品牌化过程中,必然会遇到生产成本和效率的问题,皮影客可以在这方面为教育机构提供课程、协调动画生产等。提供的动画产品按分钟计费。

移动版的服务目标人群是个人,也可以应用于教学情景。“未来我们会提高专业版门槛,让专业版与移动版的界限更加清晰。作为生产力用途的专业版,会让生产越来越高效;而普通用户使用的移动版带有社交属性,更倾向于分享性的个人行为。”

具体而言,皮影客可以为教育机构提供技术平台、教学大纲以及做参考使用的示范性素材。但这些教育机构必须足够成熟,具有培训教师的能力或者师资力量。“皮影客是不擅长教学运营的,只注重研发,并且我们更愿意在研发上投入巨大的精力,”胥克谦解释道,“我们支持教育机构建立自己的少儿动画品牌,可以做直营,也可以做加盟。”

而那些自认为品牌拓展比较慢的教育机构,可以在皮影客平台上申请超级品牌授权,前提是要符合师训条件。超级品牌可以为机构提供区域内受保护的品牌授权,可用于招生宣传、校区装修、专用教材、组织比赛、媒体支持等。

在合作机构地域选择方面,皮影客会优先考虑偏省会城市、发达地区的中等城市等。“一线城市资源很好,但比较复杂,我们会运作之后再进行考虑。”胥克谦补充道。

除了教育机构外,皮影客也服务于公立学校,“其实原本公立校业务是配合着一起推动的。现在公司刚成立了K12业务相关部门,总结学校日常需求,进一步拓展。”皮影客会根据公立校课件的需求,专门推出适合老师的版本,用专业版来改善学校教学特色。

胥克谦描述:“皮影客K12部门主要是针对孩子市场,只不过是通过学校的通道,实质是营销服务性质的团队。”而在皮影客团队中,研发人员则占五分之二左右,约有20多人。

皮影客的公校业务也包括提供STEAM课程。在三四线城市,依托机器人、编程等的创客教育得到普及可能还比较困难,但有动画做载体的皮影客进入则相对容易。皮影客会把少儿培训课程中的标准课作为STEAM课程提供给学校,这部分内容也是来源于皮影客少儿培训课程。

“我们是To B 和To C双向发展,但以To B 为主。To C方面,其实也是作为工具服务于用户,最终以内容来送达用户,这样我们可以撬动更大的市场。”胥克谦向鲸媒体总结了皮影客的商业模式。

 

挖掘儿童动画市场,皮影客如何规划?

A轮融资后的皮影客决定开始挖掘儿童动画市场,这条路为何可以走通?胥克谦向鲸媒体解释,儿童动画培训在儿童培训市场的占比仍为零,属于素质类非刚性市场。在他看来,“儿童动画培训的市场不会小于机器人教育培训市场,更重要的是,动画普遍存在超级品牌,而现在知名动画品牌基本上都有过亿存量用户。”

孩子在儿童动画培训中又可以学到什么内容?“我们以表达为核心,以创意为目标,教孩子编故事、讲故事以及导演属于自己的故事。”胥克谦介绍,孩子在动画制作中需要对故事场景进行选择,也需要对人物关系进行安排,这些都属于表达创意的过程。“这是一种新媒体表达能力,也是一种面向未来的能力。”

据介绍,在少儿动画创意课程体系中,皮影客主要以制作动画为载体,以表达能力为核心,从故事编创到动画制作,目标都是以儿童认知心理与中国学生核心素养为主要导向。该课程主要以项目式学习为主,旨在教会学生如何评价、探索、感知、分析、创作、分享、创造等。同时,该课程体系也有助于锻炼孩子在表达、文学、创意以及导演方面的能力。

12

在布局儿童动画培训市场方面,胥克谦希望可以通过对整个少儿动画培训行业进行资源整合、提供技术以及策划等服务,打造全行业的生态闭环。简而言之,皮影客主要给机构提供技术平台,示范性的教学参考资料等,方便机构在教研上的参考与学习。如果机构有其他需求则可以委托皮影客采用收费的方式进行协助教研。“我们主要针对成熟的培训机构。”他补充到。

目前,皮影客的主体业务分为两块,一块是为教育机构提供大批量动画课件制作能力、协助传统少儿出版社进行数字化转型;另一块则是在与公立小学进行动画课程合作的基础上,打造一系列课程体系,开创少儿动画兴趣培训市场,今年将进军课外培训市场。

对于这两部分业务,胥克谦向鲸媒体透露,皮影客目前成立了三大团队负责这两部分的业务:一是教育数字出版事业部,主要负责从专业版工具、代工服务到策划、设计解决方案;二是少儿培训事业部,主要负责以课程为中心以及IP授权的事务;三是市场营销团队。

四年前就已成立的皮影客一直很低调,创始人胥克谦向鲸媒体透露,2016年皮影客的移动化布局还在投入阶段,但也有百万级别营收。尽管这一年对于皮影客来说,走得很艰难,但团队也一直坚持研发,并保持一周更新一个版本。

胥克谦一直坚信动画是一种表达方式,且能达到最大的呈现效果,既能满足影视需求,又能完成游戏需要。对于皮影客的经历,他有着太多的坚持,“即使自己经历危机,也会倾尽全力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