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教育技术有政府政策和慈善支持,开始“跨越鸿沟”从早期探索阶段到市场主流阶段。

在过去的25年内,各种各样的教育科技和创新产品慢慢涌入了美国校园。与此同时,这些产品常常承诺了很多它们办不到的功能,让很多人开始怀疑我们现在是否只是经历了一个在线教育泡沫阶段,最近Hack教育的Audrey Watters也表达了她的担忧,她担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的在线教育热潮只是特洛伊木马,承载的是硅谷的理想主义。”

作为一个企业家、投资人和慈善家,在过去的几十年,我为许多企业的衰亡而惋惜,同时我也见证了很多公司的成功,最重要的是,我看出了一些长期发展趋势,能够让我对下一波教育创新感到乐观。尽管悲观主义者认为很多在线教育科技公司都被过度投资了,而且他们的悲观是正确的,很多大公司貌似也会在近期遭遇滑铁卢。但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本世纪将会见证许多最具创新力的教育公司的诞生和成长。

我认为到2040年,当孩子们看2015年到2030年的在线教育科技时,会像今天我们看1995年到2010年电子商务诞生的感觉一样。新世纪之初,纳斯达克指数下降了78%,数以百计的新兴互联网公司破产。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诸如谷歌、亚马逊、Facebook、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崛起。

我认为在线教育也在经历一个类似的重构过程,这个过程由三个潮流引领:基础设施覆盖率;政府和慈善组织对教育的投入度;以及教育机构和教育者自身对在线教育的开放程度。还没被说服?我们来一起看看过去25年在线教育的历史。

1993-2004:基础设施建设

1993年-2004年,我和我的搭档一直在科技领域创业。我们1998年建立了第一个在线课堂,其实只是在网页上单调的文字,我们同样紧跟了学习管理系统,在Blackboard和WebCT收入达到第一个100万之前就和他们会面过。2002年,我们在微软教育的团队创建了LMS系统,每个学生和教师都可以拥有一个平板电脑。

唯一的问题是那个时候平板电脑还没开始流行,它的流行得到十年后了。那个时候互联网上图像的应用还非常多,但是视频还没开始流行。尽管我们很确信这项技术会应用到教育领域,但那个时候技术还太不成熟。1997年的时候,只有27%的美国K-12学校可以上网,而这个数字在2003年增长到了92%。但是每个教师和学生都有一个能上网的设备,每个学生都能得到个性化的测验题还仅仅是梦想。毕竟基础设施还不够成熟。

如今,99%的教室都连接了高速互联网,超过一半的学校配备Wifi,数百个学区学生和设备比都是1:1,美国教育部也发布了国民在线教育计划。尽管基础设施的挑战还没完全得到解决,但大部分都得到了解决,今天我们面临的挑战已经基本和网络及设备没什么关系了。

2004-2011:政府的投入

在2004年到2011年之间,我在SchoolNet和Kaplan工作,这两家公司都成为了很成功的教育公司,这个也是美国“有教无类”法案时期,美国所有K-12地区都热衷于测量教师和学生们的成绩,而备考和在线课程类的企业也无比繁荣。在这些潮流之后,联邦政府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SchoolNet发步了“指导式管理系统”,可以将学生进步的有用数据传递给老师和管理人员。我们的系统对用户非常友好,教师可以看到学生的成绩,测试成绩还能看到学习进度。但是企业成功更大的驱力是新的政府政策:尤其是有教无类法案以及各种通过科技改善教育的资金。我们主要销售对象是各个学区。

在线教育产业在这个时期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各个学区有了IT部门,他们的招聘职位甚至叫做CTO/CIO。互联网在教室无处不在,老师们可以使用各种技术,生成测验等。有了技术的推动,现在数据丈量学校也越来越普遍。许多地区运用数据工具后,都发现学生的成绩有所提高。(我希望大家都知道,高中毕业率在2016年已经达到了83%,比2002年高了9个百分点!而那个时候,我们甚至都无法确定一个衡量毕业率的标准。)

SchoolNet帮助了很多地区,同时自己也取得了收益。行业领导者地位,拥有好产品,政府友好的政策和大企业合约让SchoolNet在2011年取得了4000万美金的年收入,并且被培生在2011年以2.3亿美金的价格收购。

在Kaplan,我更清楚的看到了政府的政策是如何引领在线教育科技公司的成功的;以及政策这只无形的手在教育市场上是如何比亚当斯密的自由市场理论的影响力强十倍到百倍的。Kaplan在这10年里十分繁荣,通过努力成长和加快收购,2010年在全球获得了超过28亿美元的全球增长。

也就是说,Kaplan的飞速增长其实是在1998年到高等教育法案期间,是一个温和的增长。高等教育法案鼓励学生使用最高50% 的IV收入(学生贷款和奖学金)投入到远程学习课程中去。这项政策极大地促进了在线教育的发展。

2006年,立法者修改了高等教育法案,消除了50%的规则,并且允许私立大学最多使用90%的政府投入资源,这一般都被私立大学用于提供在线课程上。如果1998年的高等教育法案让高等在线教育诞生的话,这次的修改导致高等在线教育成长更快,数百万成人和在职学生在都可以在网上上课。

这两个看似低调的法案,却在过去10年推动了无数在线教育机构的发展,比如Kaplan、Phoenix大学、Capella、Strayer、Bridgepoint和Grand Canyon等等。Kaplan高等教育,有着超过80个线下学院和迅速增长的在线大学,从1999年不到1000万美元的收入增长到2010年的19亿美元。

总之,21世纪初所有盈利性的在线教育公司增长的主要动力都是这两个法案,这些引导了数百亿的学生贷款和捐赠基金的法案,让大学创办了更多的在线课程,在过去的几年那些技术驱动的非盈利大学都应该感谢这两个法案。

21世纪初很多盈利大学的发展,让市场开始关注宏观调控的理论。他们现在开始关注法案的小的调整能够让哪些公司发展和获益。例如,在过去几年,23个州开始将计算机科学课程作为毕业要求课程,并且还特批了一笔资金来促进其成长。因此,很多地区开始开设计算机课程——很多创业公司都诞生于该领域。

2011-2020:从早期探索到主流使用

过去几年看似是在线教育公司井喷的阶段,在过去3年,每年都有超过10亿美元的风险资本投资于美国教育技术公司。少数的创业公司将在未来几年内成长为数十亿美元的教育公司。

2U已经证明,现在一个数十亿美元的教育公司从无到独角兽可以只用7年时间。Lynda.com在2015年被LinkedIn以15亿美元收购,证明数十亿美元的收购并不仅仅局限于高等教育。普渡大学收购Kaplan和最近ETS以1.275亿美元收购Questar表明,即使是非营利组织,只要他们正在用科技改变教育,他们被收购的数额将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最有趣的发展却发生在下游产业。StraighterLine证明,高质量在线教育的成本和价格可以控制到Netflix一样低。ASU全球新生学院Coursera和edX都采用 StraighterLine的模型,并且进一步发展了该模型。但它的发展仍在早期,因为只有不到10%的大学生知道StraighterLine或ASU全球新生学院的存在。我在盖茨基金任职期间,我意识到了这样的慈善基金对这创新公司的力量,就类似于公共政策对市场的塑造作用。

EdSurge追踪了超过2400家在线教育公司;LearnPlatform能够让教育者通过他们的Chrome浏览器看到超过4000个在线教育产品,还能对他们进行评分。对于科技宅来说,我们现在绝对在一个教育科技爆炸的年代: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过去五年成立的超过80%在线教育公司在2020年将不复存在。但是那些存在并且更成功的公司将会永远改变世界。通过观察互联网的革新,Marc Andreessen有一句名言:“软件正在吞噬这个世界。”从我的角度来看,技术正在改变教育,将其从一门艺术转变为一种数据驱动的学习科学。

我和我的合伙人在New Markets Venture partners观察这个市场已经有十多年,我们已经投资了25家在线教育公司,24家仍然健康运作。我们在过去10年也有7个成功的资本退出案例。看到教育市场经历了起起伏伏,我们相信,教育技术有政府政策和慈善支持,开始“跨越鸿沟”从早期探索阶段到市场主流阶段。当然,还有风险投资对教育市场的投入。不出意外的话:成功的公司包括强有力的领导团队、好的产品、高客户满意度,还有教育市场最难的一点,根据市场需求制定和调整商业计划。

每年,我们基金需要近距离考察大约400教育科技公司,然后投资大约4家。我们1%的录取率意味着我们比进入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难度高4.6倍。我们如此谨慎,因为教育市场真是很困难——当然现在困难的不仅仅是教育市场。中小学市场和高等教育市场很不一样,如果你是一个内容提供商,K-12不仅仅是一个市场,你还需要确认一个领域,比如数学、英语和STEM。

顺便说一下,美国高等教育也有四个市场:社区大学、公立大学、在线大学和私立独立学院,每一种都有微妙的不同优先级,而且各个市场采购的方式也不同。事实上,人们甚至可以说,高等教育已经分成了超过15个不同的市场,因为还有多个学科,我还没有提到不同的政策和慈善机构推动教育技术的资金在每个市场上也不相同。

在这一点上,美国的教育体系终于完整了:基础设施很健全,几乎每个学生都有一个设备和无线上网,学校和教育者(各级)现在运用科技和数据更加得心应手,成千上万企业家的工作成果,不只是应用于早期探索者,而是在越来越多的早期主流学校和教育者中得到了使用。

这就是我对下一个10年的教育科技创新持乐观态度的原因,我十分期待未来到底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本文来源:

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7-06-18-why-i-m-optimistic-about-the-next-wave-of-education-technology

原作者:Jason Palmer

编译:鲸媒体Ar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