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天使轮获好未来投资,学而思为股东之一,飞博教育的在线外教To B之路怎么走?

“飞博其实是一个挺奇怪的公司,是海归跟外国人的公司。公司的头脑是3个留学生+2个外国人。我们3个留学生加起来在美国生活的时间超过了40年。”飞博教育CEO陈波向鲸媒体描述道。

飞博教育创立于2012年,曾于2014年获得了好未来(学而思)的数百万天使轮投资,在当年,学而思货币出资入股了飞博教育的前身(环讯教育)。今年,飞博教育宣布完成了由宽带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这是飞博教育自2014年天使轮融资后,在三年时间内获得的第三轮融资。

今年4月,飞博教育宣布推出线上线下结合的联教计划,采用线上外教1对1与线下中教班课讲授的模式进行教学。

这家机构究竟“奇怪”在哪里?联教计划目前进展如何?又是怎样在To B的道路上进行深耕开拓的?近日,鲸媒体专访了飞博教育CEO陈波,聊一聊飞博教育的发展之路。

 

  • To B模式:搭建国际教育资源与中小培训机构的桥梁

“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与国际教育资源对接的桥梁,”陈波笑道,“桥上走的是外教,未来还可以走出更多,比如好教材、好的学习工具、好的学习方法以及夏令营、留学营等,我们都可以去做各种各样的对接。”

鲸媒体了解到,飞博教育主要业务为K12领域的外教在线课程服务,通过菲律宾、欧美外教中心提供在线课程产品,针对中国青少年和成人的英语口语教育领域,采取B2B的商业模式,与培训机构等展开合作。

飞博教育目前业务及产品主要有:针对英语基础听说提升课程、DORD—四维学习法的英领口语;内容为公立校专属知识互动课程、在线外教口语直播课程的飞博课堂;英语综合能力应用课程、出国留学考试思维训练课程;除此外还有为B端机构提供的定制课程、特色课程、上课平台等。

图片4

陈波向鲸媒体阐述,最早做线上的教育机构其实是从成人市场切入的,而飞博在2012年到2014年也对成人市场进行了尝试。但后来他们发现,成人市场的完课率和续课率都非常低,容易陷入一种健身卡模式。因为没有明确目标与刚需,用户可能在冲动之下买了一个季度的“学习卡”,之后再也没有去过。而孩子的考试是一种直接目标,因此飞博教育果断地放弃了成人市场,进入了K12领域。

成立之初,飞博教育曾从事过To C业务,之后转向了To B模式。谈及为何选择To B模式而没有选择To C,陈波认为,To C市场存在天然的劣势,它把英语学习过程中的任务管理和监督作用都扔给了家长,但并不是每个家长都可以承担这样的“任务”。而To B模式既可以达到线下机构补习提分的作用,又可以配备外教资源,其实是一种线上线下的结合。一方面可以减低获客成本,另一方面,To B模式的教学效果会比纯线上模式

在与B端机构合作时,飞博教育会提供教材和师资以及上课平台。线上和线下的教材是统一的,会结合学管来进行授课。对于大型的教育机构,飞博教育更像是一个外教服务商,不仅提供师资,也会根据教育机构的实际需求提供教材和上课平台。对于中小机构,与飞博合作则像是引进一个产品,“一步变身双语机构,”陈波笑道,“线下外教少的机构,可以通过与我们的合作,突然变身成为外教资源丰富的机构。”

今年4月份,飞博教育推出了线上线下结合的联教计划。联教计划分为线上和线下两部分:在线上,采用1对1形式授课,外教负责练习输出,中教抓质量管理;在线下,则由中教进行知识讲解,采用班课形式授课。

陈波透露,目前联教计划在杭州、山东等地基本已经浮现出了成功案例和样板效应,“模型基本已经成型。”在他看来,联教计划其实是飞博教育逐步积累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演化部分,飞博教育会用联教计划加大与线下机构在教师教材和教学方面的整合力度,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拓展。

“与To C模式相比,To B模式的发展可能会比较慢,因为环节非常多,学生、家长、机构等等,是一个长链条,这可能是一个劣势,”陈波总结道,“但是To B模式很稳定。一旦这个链条稳定之后长期运转就不容易出现问题,与合作机构的稳定性都非常高。另外,可以充分发挥线上线下结合的优势。”

 

  • “外教无名师”:菲律宾外教占外教总数三分之二

“目前市场上基本形成认可外教的共识,抛一个观点的话,其实外教是没有名师的。因为语言的学习不像奥数,会有教学好坏的区别。语言教学更多的是要激发孩子的主动性。”陈波说道,“所以对我们来说外教名师效应并不是那么明显。外教更多的是提供一个使用语言和练习语言的过程,教师自身要具备知识能力,再通过实训来保证教师的高质量。”

目前飞博教育的外教主要有两种类型:欧美外教和菲律宾外教。菲律宾外教目前约占外教总数的三分之二。

2013年,飞博教育在菲律宾建立了外教中心。谈到选择菲律宾的原因,陈波表示,50年代美国的殖民统治使得英语成为了菲律宾的官方语言,语言环境很好;并且菲律宾没有时差,当地外教的成本较低,建立全职外教的教学中心对保证教学质量有很大帮助。

加上欧美外教,飞博教育外教目前有将近2000名,这其中包括了全职外教与兼职外教。在管理菲律宾外教方面,飞博教育大约分配了70多个人员,管理将近400个全职老师与超过1000个兼职老师。

 图片3

在招聘外教时,学历与各种教学资格证书是基础条件。“从发简历到录用,包括之后一个月的师训过程都非常严格,可能只有5%-6%的外教才可以正式上岗。”陈波解释道,飞博的具体培训也有很多种,包括系统使用、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等等,培训一般是四周时间。在培训过程中,也会对外教的各种KPI打分,之后做重点提升。

陈波还补充道,各种评分、管理培训是线下保证教学质量的措施。如果是全职教师,在办公室上课时会有巡课人员进行走动,观察教师的课堂表现。而飞博的教学系统也支持巡课,教师进去之后每个课程都会做记录。

与众多To B外教机构类似,飞博的成本来源中,主要的一部分是教师报酬成本,剩下的成本来源则是带宽、管理、研发成本。陈波告诉鲸媒体,“菲律宾外教的薪资水平在业内中等偏上,菲律宾外教大约一个月3000人民币,而兼职的欧美教师薪酬则是12-20美金一个小时。”

面对众多的外教数量,如何管理会成为不可避免的挑战。陈波坦言,在菲律宾当地,由于受到交通环境及其它因素的影响,经常会遇到数量较多的老师临时请假的现象,给管理造成混乱,对此,飞博增设了信号灯,“如果教师进入教室,信号灯会相应变色,方便管理团队从数据上掌握教师出席情况,以此安排调课。”陈波举例说道。

 

  • 2017年战略:对准中小机构发力

对于2017年的发展战略,陈波对鲸媒体坦言,2017年飞博主要有两个发展战略,第一个是深耕中小机构,第二个是做到大几千万的收入,期望收入是达到5000-7000万元,在去年的基础上再翻番,”。2016年飞博教育营收在2千万元左右,预计2017年的七八月份会盈亏平衡。

此前飞博教育也提出将着力于大数据应用、人工智能等领域,对于人工智能与中小机构的合作挖掘,陈波透露,未来飞博教育会做一些数据分析,在跟中小机构合作方面提供运营质量。但飞博教育不会考虑走教育信息化的道路。

飞博教育目前的教学模式主要为一对一,那么未来会否去推行一对多或者线上小班课形式?陈波表示,一对多是一种开放的模式,在技术上对飞博来说没有挑战,但会考虑飞博当前的状态,在适当的时期推出。“在当前情况下会尊重市场,然后再进行推行。”

“飞博目前也在转化‘换挡’,我们业务总量去年比前年涨了3到4倍,今年预计还会涨3到4倍。会有压力,因为‘换挡’时间过长或者过短都会影响发展。但这是新陈代谢所必须的。”陈波如是说道。

谈及挑战,陈波提出,飞博2017年最大的挑战是公司在快速发展中的“换挡”。“从2016年开始的高速增长,从一天几百节课,到2000节,到现在4000节,到今年年底可能接近1万节,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数字变化,是要求公司从管理、流程、速度、效率各方面的成长和成熟。就像一个高速行驶的汽车,在换挡。”

陈波最后这样描述飞博教育,“我们是互联网+教育的公司,在北京,我们是一个很轻的互联网公司,在菲律宾,我们是一个很重的教育公司。我们用一个规模化、集中化的线上外教业务,服务于一个分散的、全国性的线下机构市场。”

图片2 14969443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