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太宗时亲试进士,每以先进卷子者赐第一人及第。

头图

今明两天高考

不少考生抱怨

高考资源分配不均

一考定终生太操蛋

独木桥玩法太残酷

史二也不想反驳

任何制度都不可能尽善尽美

有比较才能有鉴别

至少今天高考比起古代科举

委实已有很大进步

 ˇ

性别

在万恶的封建社会

女子不得参加科举

颜值

《新唐书·选举志》中说得很直接:

凡择人之法有四,

一曰身,体貌丰伟;

二曰言,言辞辩正;

三曰书,楷法遒美;

四曰判,文理优长。

判,即文采,排在了末位

书,即书法,也即卷面分

比如明代某场科举

原定状元叫孙日恭

因为古文是竖版

日恭连写就像暴

暴

朱棣一看,怒了

这TM不是讽刺我残暴么?pass掉!

往下看到探花……

邢宽,好名字啊!朕94宽以待人的仁君啊!

于是,朱棣大笔一挥,以“宽”易“暴”

邢宽就酱紫成了状元

言前

言,即语言表达

口吃or满嘴乡音的,皇帝肯定看不上!

身前

身,即颜值,重要性居Top1

唐代科举是半公开透明性质的

考官可以提前见到考生

颜值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比如公主青睐文艺青年王维

始于颜值,陷于才华

王维后来成为状元郎

就有赖公主保荐

公主

▁▁▁▁▁

王维妙能琵琶,为岐王所眷重,维方将应举,求应岐王,岐王令维着锦绣,赍琵琶,同至公主府。令奏新曲,声调哀切,满座动容。公主曰:“此曲何名?”维起曰:“号《郁轮袍》”。公主大奇之。

——《集异记》

同朝代的罗隐就没辣么幸运了

因为长得丑,“十试不第”

luoyin

悲催的不止罗隐

温庭筠被誉『花间鼻祖』

得多有才方能获此殊荣啊

温

然鹅,因为他丑,人称『温钟馗』

到65岁才谋到一个国子助教的小官

温2

宋以后

确立了『糊名弥封』、『誊录』制度

跟今天考卷有密封线装订一样

考官也见不到考生亲笔的试卷

按理说,没法以貌取人了吧?

No,到了殿试阶段,还是要看颜值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毕竟买不买,帝王说了算

正义

比如明代开国皇帝老朱

他请人画像,三画师被杀俩

可见其自身长得很抱歉

zhuhua

正所谓缺啥补啥

老朱对臣子的颜值hin挑剔

大明首届全国统考,郭翀轻松get第一

读到郭翀文章中“我心澎湃……”那段时

老朱也心潮澎湃

“快!喊郭大才子来面基!”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见了跟寄几颜值有得一拼的郭翀后

老朱缓缓在唇间吐出三个字:泥奏凯!

泥奏凯

然后,老朱信步走下龙椅,如检阅后宫般

最终,他在一个叫吴伯宗的帅锅面前停下

“就你了。”

于是乎,大明首届全国统考状元诞生了

朱允炆跟他爷爷一个德性

原定王艮为状元

因为太丑被降榜眼

长得有点小帅的胡广则当上了状元

讽刺的是,靖难之变中

王艮被证明是忠臣,胡广则降了朱棣

尴尬

▁▁▁▁▁

对策第一,貌寝,易以胡靖,即胡广也,艮次之。

——《明史·王艮传》

名讳

名字只是个代号

但在封建时代

它对考生至关重要

比如道光某年

考生史求名字谐音“死囚”

到手的状元没了

再比如超长待机的慈禧举办70大寿之际

考生王寿彭似乎寓意『寿齐彭祖』

于是他成了状元

慈溪

不光你自己的名字要好

你爹的名字也要好

李贺老爸叫李晋肃

因为“晋”和进士的“进”谐音,犯了家讳

李贺一辈子不得参加科举

心塞

家世

『娼优隶卒,三代不得科举』

搁今天

就是妓女、歌手、狱警、刑警的子孙不得参加高考

地域

北宋时

欧阳修、司马光就地域问题互撕

随着经济重心南移

南方士子有条件学习,视野更开阔

所以南人欧阳修主张“唯才是择”,唯分数论

北人司马光表示反对

他主张按各路人口比例招生,照顾区域公平

sima

后朝地域问题愈演愈烈

明代发生了『南北榜案』

最初录取的51人全系南方人

招致北方落第举人的抗争

虽然没有查出实质证据

朱元璋还是处死了主考官,罢黜所有贡士

朱元璋1

然后,重新录取61名,这次全是北方人

后来就演变成一种制度

不同省份录取人数根据参加考试人数而定

南方考试竞争通常更激烈些

这一点也被人利用,如状元实业家张謇曾

“冒籍”

zhang

虽然南北榜案矫枉过正

“逐路取人”也存在漏洞

但从长远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

如果说“唯才是择”是程序性正义

“逐路取人”则算补偿性正义

高考中的“分区划线”便属于后者

▁▁▁▁▁

①是以古之取士,以郡国户口多少为率,或以德行,或以材能,随其所长,各有所取,近自族姻,远及夷狄,无小无大,不可遗也。今或数路之中,全无一人及第,则所遗多矣。

——《温国文正司马公集》卷三十《贡院乞逐路取人状》

②其实导致南北榜案的真正原因不是地域因素,而是朱元璋想要平衡南北、稳固皇权。北方中原大地再往北就是蒙古,如果不给北方士子相应待遇的话,他们很有可能就投靠残元政权了。

③冒籍:假冒籍贯。清代,凡科举考试,各省参加考试的生员名额以及录取名额,均有限定,录取之规定亦有别。故士子参加考试,必归于本籍投考,不得越籍赴试。但有的士子投机取巧,假冒他省之籍投考,称之冒籍。

④宋朝的“路”其实就相当于现在的“省”一级的行政划分。

 

岁数

『特奏名』是宋朝独有的录取政策

用来照顾“复读机中的战斗机

宋太祖赵匡胤规定:

凡应试十五举以上未被录取者

可不用经过笔试,直接参加殿试

可谓名副其实的“恩科”

考前

考官素质

古代科举分院试、乡试、会试、殿试

等级由低到高

等级越低,参加的考生越多,阅卷就越草率

比如乡试

平均每位考官十天内需批阅百份卷子

倘若遇到没耐心的考官,文章再好也是枉然

gaijuan

有些不负责任的考官

甚至让家丁帮忙阅卷

那些平日只知做饭、打杂的家丁

水平尚不如考生

又怎么可能做好改卷这桩事呢?

最可笑的是

清代某位中堂,倚老卖老,阅卷如同赌博

他将试卷围成一圈,正中央置一鼻烟壶

转动鼻烟壶,头指哪,就判哪张卷子优

yanhu

▁▁▁▁▁

①若乡会试则不然,试卷黑格朱书,本已目迷五色;时间既逼,卷帙又多,一人精神,一日看数十艺,已属神昏目眩,况三场十四艺。以十余日工夫,每人须看数百卷。

②某科有一举子落第,取落卷一看,内批“火腿一支”四字。后查房考系熟人,携卷与之理论。房考仓猝答曰:“大错了!此系向供给所取物之条,他们如何误贴在卷上?”举子乃大闹曰:“好,好,汝们作房考,只知需索火腿,将我卷不看,交与他们贴批。他们何人?明明汝家丁也。”

③每科总裁,必有一老中堂或一老尚书。尝闻有满中堂充总裁,临场不耐看卷,只将荐卷排作一圈形,置鼻烟壶其中,将壶一转,头向何卷,即中何卷。

——清·何刚德《春明梦录

当权者素质

考生成绩好坏要看考官阅卷时的心情

但最终定夺要看当权者乃至皇帝脸色

如果你是位才貌双全的北方小伙

名讳没毛病,考官也秉公阅卷

倘若遇上权奸,一切都白搭

比如大唐公司坑爹HR李林甫

闭塞贤路,造成那届零录取

被坑者中就有杜甫

唐玄宗感到奇怪,他上表谎报“野无遗贤”

李林甫

狄剑青版李林甫

▁▁▁▁▁

上欲广求天下之士,命通一艺以上皆诣京师。李林甫恐草野之士对策斥言其奸恶,建言:“举人多卑贱愚聩,恐有俚言污浊圣听。”乃令郡县长官精加试练,灼然超绝者,具名送省,委尚书覆试,御史中丞监之,取名实相副者闻奏。既而至者皆试以诗、赋、论,遂无一人及第者。林甫乃上表贺野无遗贤。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五》

 

再比如拼爹式录取

秦桧就把自己的孙子秦埙内定为状元

同届中享有盛名的陆游

因为对状元之位构成威胁,被陷害

qing

▁▁▁▁▁

①桧孙敷文阁待制埙试进士举,省殿试皆为第一,桧从子焞、焴、姻党周夤,沈兴杰皆登上第,士论为之不平。……帝读埙策,皆桧、熺语,于是擢孝祥为第一,降埙第三。

——《宋史·秦桧传》

②宋代允许在职官员参加科考,但有两条规定:

a.现任官员参加科考,不能与其他考生同场竞技,须另设考场。他们考场的考试叫“锁厅试”。现任官员参加科考,先参加“锁厅试”,考完后由礼部单独批阅,并呈皇帝过目。

b.此外,现任官员成绩再好,水平再高,都不能中状元,即“锁厅人不为状元”。为什么这样规定呢?因为现任官员混迹官场,人脉广、资源多,如果跟其他考生同场竞技,对其他考生就不公平。因此,从维护科考的公正、公平角度设立了这两条规定。

③陆游文采风流,见识不凡。秦埙的答卷尽管事先由人代笔,但和陆游答卷的文章水平相距甚远。这就很尴尬了。然鹅,秦桧的强势还是战胜了陆游的盛名,陆游成为了锁厅试第一。秦桧怒火中烧,陷害陆游,将其除名。但毕竟祖制不可违,无论如何,秦埙当不了第一。自从岳飞被害死后,宋高宗也看秦桧不爽,大笔一勾,把张孝祥提为第一。不过不久后,张孝祥也遭秦桧陷害。

 

就算你那届科举比较公正廉明

你侥幸凭才华进入到殿试环节

碰到像宋太宗这类

武将出身、文化水平一般的皇帝

殿试不考你文采

就考你交卷速度

朱2

然鹅

像曹植七步成诗、王勃落笔成文

这样的保质保速的天才

古今能有几人

结果可想而知

最后招了批网文写手

却把字斟句酌的作家拒之门外了

▁▁▁▁▁

太宗时亲试进士,每以先进卷子者赐第一人及第。

——《归田录》卷一

另外

历朝历代都有卖官鬻爵的现象

比如唐昭宗时期的宰相韦贻范

paimai

捐官

既然提到了卖官鬻爵

就不得不提捐官

注意!捐官和买官是有区别的

捐官,是钱进了公家账户,即政府;

买官,是钱进了私人腰包,即贪官。

juanguan

毋庸置疑的是

二者都不公平

科考的目的是入仕

捐官、买官则越过科考环节,直接入仕

考点

除了乡试设在省城

会试则要进京赶考

guorong

古时交通基本靠走

撇去路费、食宿不谈

路上还经常有强盗出没

加之高温、蚊虫肆虐

染上病也是分分钟的事

guojiaobu

清末举子进京赶考投宿

所以

家远离京城的古代考生很难做到以最佳状态迎考

相比之下,今天就近设置的考点多么人性化啊!

运气

任何成功,都有运气的成分在里头

或多或少而已,科举亦然

清代某尚书放屁,稍微挪了挪屁股

适逢某位谄媚的属下担任考官

以为尚书有所暗示

尚书答:“无他,下气通耳。”

pi

后来,某位叫夏器通的考生文笔不咋样

却莫名其妙成了第一名

全拜这难以启齿的运气所赐

▁▁▁▁▁

临潼夏生,名器通,性鲁钝……后赴岁试,自分必居劣等。……尚书西安人,意其有心属士,极力请教。尚书下气偶泄,稍起座。某公疑有所属,急叩之。尚书曰:“无他,下气通耳。”某公唯唯,以为“夏器通”必座师心腹人,谨记之。

史二曰

身边总有人抱怨高考不公

甚至有网友抱怨高考比科举还不公

读完本文,你就会发现是一π胡言

至少史二没听过

谁因为高考报名表上照片被哪所大学丑拒

xiaobei

还有人抱怨一考定终生太操蛋

然鹅

一考定终生总比出身定终生好

没有任何一项制度是绝对完美的

高考存在某些小纰漏也无可厚非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总比没有桥好

高考,

它不需要你颜值爆表,

也不需要你出身豪门,

更不需要你爹给名校捐款。

只要你考分够

没有人能以任何理由把你挤下去

愿君珍惜之,好好考

微信截图_20170607130317

而且考完了 你还能这么玩...

来源:极简史(微信ID:mini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