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她觉得小时候学琴的经历实在是太痛苦了,当时被父亲捆在椅子上的学琴经历想都不敢想。而这一次,她在饭局上偶遇的这名男子,仿佛能让她看到能够“解决孩子学习音乐痛点”的希望。

她觉得小时候学琴的经历实在是太痛苦了,当时被父亲捆在椅子上的学琴经历想都不敢想。而这一次,她在饭局上偶遇的这名男子,仿佛能让她看到能够“解决孩子学习音乐痛点”的希望。

——“我们能不能弄个适合的商业模式,从学习音乐的兴趣层面、艺术层面、产品开发层面出发,去解决当下万千孩子学习音乐的痛点?”

——“进校园,O2O”

于是,张文静和贺丰彬不约而同地拍桌赞成。一个是互联网投资行业老江湖,一个是积累了很多教育行业人脉资源的教育家。就这样,一个以解决孩子音乐学习痛点为目标的天使音乐项目就诞生了。

天使音乐将自己定位为中国音乐素养教育的领跑者,为中国的中小学和幼儿园开发丰富有趣的校内音乐课程。他们的产品是否真的能够解决万千孩子学习音乐的痛点?近日,鲸媒体专访天使音乐团队,聊聊他们身后的创业故事。

845774974428752825

最初商业雏形在饭局上敲定——“解决孩子音乐学习痛点”

夏日午后的太阳有点辣眼睛,阳光越发炽热。院子里,树上的蝉鸣与楼上隐约传来的音符声混杂一色。天使音乐集团的北京总部就坐落在这个叫嘉诚有树的院 子里。一楼的楼梯口散堆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箱子,箱子上写着:产地广州。天使音乐的联合创始人贺丰彬告诉鲸媒体记者,这些箱子装着一整套智能钢琴,生产商主 要是广州珠海钢琴,标价五千到六千不等,专供给教师和孩子使用。

2015年7月10日,贺丰彬在饭局上遇到天使音乐的创始人张文静,那时候的贺丰彬还还没加入天使音乐集团,只是一个纯粹天使投资人。而那时候的张文静也还没有升级为天使音乐的创始人,她的音乐事业大业也只是青岛一家面向社会的艺考培训机构。

贺丰彬现在回想起半年前的那场饭局,依然觉得感触很深。一年前的饭局上,贺丰彬听张文静回顾她小时候的学琴经历:有个很严厉的父亲,从小被父亲捆在 椅子上学琴,再也不想回忆痛苦的学琴经历……张文静有个孩子,从小就教他学琴,但是打小就让孩子学钢琴,孩子多少会有些抵触心理,孩子学不好又不想好好 学,打不得又是骂不得,这让张文静很是难受。

而在对孩子音乐教育的问题上,身为父亲的贺丰彬与从事二十多年音乐教育的张文静有着相似的感受。贺丰彬的妻子也是打小就让儿子学琴,各种弹钢琴、拉 小提琴……但是孩子小不懂事,闹了很多不愉快的事。如今,贺丰彬的儿子到美国读大学了,有时候贺丰彬会问自己的儿子小时候学琴的事情,但每次他的儿子总是 这样回答,“小时候的经历不敢再回想起来了。”

饭桌上,贺丰彬问张文静,“我们能不能弄个适合的商业模式,从学习音乐的兴趣层面、艺术层面、产品开发层面出发,去解决当下万千孩子学习音乐的痛点?”张文静最先想到的模式是以音乐教室的形式进校园,贺丰彬的建议是以O2O的形式进校园,用互联网进行推广普及。

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拍桌赞成。一个是互联网投资行业老江湖,一个是积累了很多教育行业人脉资源的教育家。就这样,一个以解决孩子音乐学习痛点为目标的天使音乐项目就诞生了。

图片2

△ 图为天使音乐副董事长贺丰彬先生,天使音乐创始人兼董事长张文静女士

贺丰彬说,之所以看中这个项目,源于这个项目具有巨大的潜力,具有社会意义、经济价值、能够解决音乐学习痛点。贺丰彬身为天使投资的老江湖,有着丰 富的管理经验和人才猎头经历。而他也有自己的投资项目,一是小鹰投资;二是微天使资本。“加入天使音乐,担任联合创始人,成了我的一份全职工作。”他说。

2015年9月10日,张文静带着天使音乐项目在电视节目《跃龙门·创客赢》中亮相,张文静在节目里说了一句让在场评委都震惊的话:天使音乐要做中 国首家音乐教育O2O服务平台,三年创收四个亿的利润,虽然现在这个数对于天使音乐来说,还没有实现。目前软件、课程、硬件、技术等都还是在打磨阶段,将 于8月16日正式向全社会发布。2015年,互联网遭遇严峻寒冬期的考验,几百万对很多人来说都不敢想,更何况三个亿。“她很有勇气,有做企业家的潜 质。”贺丰彬说道。

节目最后,张文静拿到了海源资本占股10%的500万投资意向;2015年12月,天使音乐获得某知名机构三千万的天使轮融资。

 

产品战略布局进校园O2O——“要干一票大的”

张文静有自己的艺考机构,有人脉资源,而70后的贺丰彬有投资和管理的经验,可以给张文静出谋划策,建立团队。但作为老江湖的贺丰彬工作精力不如年 轻时了,他急需一个有工作干劲的CEO加入天使音乐,管理团队。于是贺丰彬开始在脑海里搜索合适的人选,突然脑子里冒出一个人,把他的思绪带回了2009 年那个下雪的冬天。

同样是在饭局上,贾继鸿以年轻的高管形象出现在现场,贺丰彬对贾继鸿的第一印象是:“落落大方,做事靠谱。”之后两人一直保持职业上的联系。直到 2015年冬天,在后海的酒吧里,贺丰彬凭借自己与贾继鸿的交情,把天使音乐项目的想法告诉了贾继鸿,两人决定“要干一票大的。”2016年1月,贾继鸿 加入了天使音乐的团队中,担任CEO至今。加入天使音乐之前,贾继鸿是人人友信(人人贷)的高管。

图片3

   △ 天使音乐CEO贾继鸿

贾继鸿一开始更多的是从“互联网+”的角度出发,去探索适合这个产品传播的商业模型。为此,贾继鸿定制了一套产品传播流程,最大的目标就是要把天使音乐打造成为国内最领先的音乐素质教育领跑者。但是每一个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都不是那么容易的。这除了需要巨大的融资资金推动之外,制定一系列产品推广方案和事前的调研工作也非常重要。

贾继鸿向鲸媒体记者透露了这样一组来自教育部的真实数据:五十年以来,全国有95%的孩子都是音盲,这个数据只能高不能低。所谓音盲就是很多孩子听 不懂音高,音高指的是人耳对声音调子高低的主观感觉。知晓这个数据之后,这对于想要立足于解决孩子音乐学习痛点的天使音乐来说,无疑是重任在肩。而目前的 音乐教育更多是以考级和报班的模式,孩子为了应付考级和报班,应付式的音乐学习对他们来说更多的是痛苦而不是享受。

那么,如何能让孩子享受到最好的音乐素养教育?于是,天使音乐基于校本课程的设置,引入国际最先进的教学理念与方式,根据《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音乐教学大纲》、《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规划课程与产品等。贾继鸿认为,要想让孩子们享受到最好的音乐素养教育,需要强大的教研力量、适合儿童的丰富的可读性动画和移动互联网技术以及最先进教育理念来支撑。

在课程设计上,借鉴国际音乐课程体系作为支撑,通过讲解、律动、表演等方式,丰富课程的设置。天使音乐在借鉴的基础之上,设置了一系列听、唱、弹、读、即兴创作、音乐知识等培养目标。例如,在《会听的耳朵》课程当中,孩子通过音乐欣赏,培养孩子的听音能力。

天使音乐以瑞士达尔克罗兹(世界三大教学法之一)为设计理念,倡导三方面:视唱练耳、体态律动、即兴音乐活动。“让孩子从身体上感受音乐,获得学习音乐的乐趣。”

天使音乐的音乐素养课程在青岛一些学校被成功验证,如青岛广雅中学、青岛延安二路小学等。主要是学校提供场地和师资,“天使音乐”提供校内音乐素养教育的课程,“原本没有音乐基础的孩子,在上了音乐素养课程之后,渐渐会自己弹些小曲子了。”

有一次,贾继鸿调侃公司的高管,“现在还让孩子报音乐辅导吗?”

——“现在估计都报不上了”

——“学天使音乐吧”,贾继鸿说着说着就笑乐了。

天使音乐的音乐素养课程及APP云教学平台,由中央音乐学院、巴黎国立音乐学院、西班牙马德里皇家音乐学院等共同研发;云教学平台分四个端口:教师 端、学生端、校园端,家长端;老师可通过教师端控制学生端,对学生的学习情况一目了然,而教师端和学生端都必须在一个局域网下才可以实现。而家长端是家长 可以通过微信端口,获取学生学习的状态,课程成绩,互动等。

图片4

 △ 天使音乐示范教室

2016年6月1日,天使音乐联合乐视互娱、联联看在北京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对天使音乐进行一系列产品生态体系规划,包括智能乐器、智能音乐教室等。“之所以选择和乐视共同合作,我们的共同的目标是内容为王。”贾继鸿说。

这款智能乐器产品,由乐视互娱及国家级工业设计公司洛可可联合开发,联联看科技和珠江艾茉森提供技术支持。鲸媒体记者在天使音乐办公区域的隔音教室里看到了这款智能钢琴,黑白键盘,远远看上去跟电子琴没什么区别,但是仔细一看,琴键的旁边会比普通电子琴多出几个智能按键。

图片5

 △ 天使音乐产品智能钢琴

负责产品设计的钢琴老师告诉我们,这台智能钢琴的设计其实是和传统钢琴的设计手感是一样的。他们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实验,就是用一个200g的小秤砣 放在琴键上面,琴键会慢慢下降并产生一个力度感应。通过换音色,可以弹出打击乐等两百多钟音色。目前这款智能钢琴主要由广州珠江钢琴生产,售价五千六千不 等。

目前这款智能钢琴与课件只是以试用版的形式与全国中小学校合作,截止鲸媒体记者8月10日的采访之前,还没有出完整的配合版和APP。

8月16日,天使音乐联合乐视互娱、联联看定义“内容+平台+应用+终端”四维生态圈概念,所谓“内容+平台+应用+终端”就是,以幼儿园、小学、 中学、高等教育四个学习阶段的校内外音乐素养课程为内容;以教师端、学生端、家长端、校园端为主的多方云教学系统为云平台;以连接1亿用户的后台大数据统 计分析为教学应用;智能乐器为终端。

以“内容+平台+应用+终端”为概念的四维生态圈,用于解决目前中国音乐教育中存在的内容单一、师资不足、优质资源短缺等痛点问题。

“哆瑞咪发嗦啦西……”轻快活泼的钢琴小曲儿,出现在炽热的活动现场,由孩子们亲自弹唱出来。峰会上,还介绍了中国音乐素养教育课程体系,体系基于 达尔克罗兹的音乐教学理念,主要包含音乐素养课程、云教学平台、教育大数据、AngelMusic丨LePlay智能钢琴等内容与软硬件产品。通过软硬件 结合、动画教学、游戏激励、亲子陪伴、家校互动等方式,从体态律动、视唱练耳、即兴音乐活动以及钢琴演奏四个维度培养孩子的音乐素养。

 

顺政策大势走在创业风口——“如何不在一条路上走投无路?”

目前,“天使音乐”已与北京、青岛、德州、许昌、大连等地十几处学校合作,有将近100所中小学学校,有意想引入“天使音乐素养教育”系统。

但是,要让“天使音乐”进校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早在2016年初,天使音乐与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共同成立了“音乐教学信息化实验中 心”。“课程进校园,门槛高。”贾继鸿这么说,“主要是有政策的支持和众多的人脉资源,目前,教育部发布了关于要加强艺术教育改革的通知,国务院发布了要 加强学校美育工作等的政策。”贾继鸿认为现在主要是顺政策大势而为,刚好站在风口。但万一政策发生变动或者人脉发生变动,他说,“正当时,我们只会借大势而做,保持多变,不会选择在一条路上走投无路。”

目前,天使音乐打算以一系列综合的整体教学解决方案进校园,其中包括课程,教材,硬件,培训,安装、运维等一系列流程。贾继鸿向我们透露了天使音乐目前的盈利模式,主要分线下与线上;以“教育局采购、教育机构、代理商资源、战略联盟”四种方式进校园拓展线下销售,天使音乐教育的主要服务对象是B端,即各类小学幼儿园,政府或学校直接采购服务。

图片6

 △ 摘自天使音乐官网

线下方面主要有四个:第一,通过教育局采购的方式进入校园,打造音乐信息化示范区域和示范县;第二,向教育机构直接销售资源;第三,向代理商销售资源;第四,通过战略联盟,线下渠道资源共享等。

线上方面,以电商销售平台出售“天使音乐”产品,智能钢琴和课程,运用互联网平台玩法:内容+平台+应用+终端。

在拓展线上的过程中,贾继鸿考虑将产品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卖出去。但是这种方式并不完美,如果产品能在网上买,那为什么还让孩子在学校购买的这款产品 呢?贾继鸿的回应是,线上的产品有自我学习的课程,而学习音乐需要一定的引导和自我学习能力。“产品的受众用户第一类是在学校已经上过课的孩子;第二类是 希望能够从零开始学音乐的成人和老人,不懂音乐的成人和老人同样也可以从孩子(3~12岁)的课程开始学起。”

未来,天使音乐还将投入VR(虚拟现实)技术,“这其实是对技术的挑战。”贾继鸿向鲸媒体记者勾勒了这样一幅蓝图,跟远程教学相比,VR技术可以实现很多场景化的学习环境,孩子可以在教室里感觉到交响乐团的现场气氛,从场景化的学习环境中感受到学习音乐的真谛。

图片7

△ 天使音乐集团团队

贾继鸿似乎都把一切策略都想得非常好,但是作为在中国音乐素养教育领跑者的第一棒中,天使音乐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未来还将继续为全国六十五万中小学为服务,为中国的中小学和幼儿园开发丰富有趣的校内音乐课程。”贾继鸿这样思考天使音乐未来的定位与方向。

但进校园不易,做一个符合目前应试大环境的音乐素质课程对天使音乐来说,更是个重担活。只要稍有不小心,这个音乐素养教育课程很可能会沦落为应试的 另类附属,贾继鸿认为,“现在只能不断研究国外课程,在当下环境中找到适宜大势发展的课程方向,而这一切对于企业而言,就是一个保持不断更新迭代的挑 战。”

天使音乐的员工谈到贾继鸿CEO 的管理模式,觉得是一种放养式的管理模式。但贾继鸿对此,却是矢口否认,他笑着说,“谁说是放养式啊,”目前,贾继鸿认为自己的管理模式是基于一种有温度的合伙人文化,员工与公司有共同的目标与价值观认同感。

“我觉得他们在各自的专业领域上做得比我好,我相信他们做得比我更好。管理上有松有紧,主要还是得看公司情况。”而当下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贾继鸿认为最大的需求就是人才,未来会招很多有关教研、技术、电商运营和渠道等领域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