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技术VS温度,教育企业发展方向之争?

“不管新东方做得多大,都要把‘玩’的事情继续下去,让新东方2万多名老师分层级玩,玩出心情、玩出文化、玩出人生、玩出事业。”在昨天上午举行的新东方优秀教师游轮之旅启航发布会上,创始人俞敏洪放出豪言。

俞敏洪斥资2000多万元包下一艘游轮、带领2100余名优秀教师开始了5天4晚的游轮之旅。据说在这次旅程中,新东方将在邮轮上组织20多场讲座及活动,内容涵盖教学教研、国学经典、诗书礼乐,包含了教师发展、书途同归(读书活动)、教师关爱、通识之旅等多个方面。

师资力量一直被认为是传统教育机构的灵魂,教师的培养和发展也不可避免地引发讨论,然而在互联网教育发达的今天,关于人工智能能否代替老师的辩论不止,“去教师化”的声音也屡见不鲜。此次新东方大手笔给老师发福利,我们也不免好奇地想来探究一番,面对一浪又一浪的互联网教育创新浪潮,新东方这艘教育旗舰能否屹立潮头?

互联网教育,“危”和“机”共存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吐槽中国的应试教育和传统的教育体制,当2013年一批互联网创业者打着“颠覆传统教育”的旗号出现之时,着实让教育行业“火”了一把,资本也在那个时候开始涌入教育行业,拉开了互联网教育机构和传统教育机构交锋的序幕。

然而,经历了2014年梯子网、那好网、极梦网、拓词等众多在线教育网站的关停和团队的解散,到2015年下半年,死掉的在线教育项目已经数不胜数,外界感觉也日益麻木。我们开始冷静地思考,互联网教育真的可以彻底颠覆传统教育么?

这几年,互联网基因最明显的玩家要数在线教育工具类产品、K12题库类产品以及英语单词学习类产品。

题库类和英语学习类APP的发展路径可以归纳为:以强大的产品能力“吸粉”,积累起大几千万的用户数迅速谋求融资,继续在技术和大数据挖掘上发力,再融资后开始谋求通过增值服务变现,依靠课程内容变现成为最常见的方式,其他方式还包括向B端(学校、线下机构)输送内容和服务。而工具类产品们虽然最早从工具切入揽客,但却越来越像一个教育机构,只不过少了线下的建筑设施,课程价格相对线下较为低廉,学生增速要高于线下老牌教育机构。

其实,除了工具类APP之外,互联网属性较浓厚、火得快赛道关闭得更早的家教O2O平台也开始经历从轻到重转变的过程,“做重”也是为了更好黏住老师和家长。

早前因为YY带的头,不少传统教育机构被从互联网世界来的“野蛮人”搅得心烦意乱。但是到了2015年,很多人开始明白,教育属于服务,整个过程远比网购要复杂和漫长。互联网为这些在线教育产品们提供了更好的技术,在大部分情况下确实解决了效率的问题,但是却没有提供更好的服务。

可以认为,它们通过互联网其实只解决了整个教育环节中的一部分,例如工具类产品解决了拍题、字典的问题,直播类产品提升了空间、时间的效率。即便搬到网上,做好教育的核心还是师资和教研。俞敏洪后来反击,YY的做法并没有任何新意,“秀场模式是利用网民的从众心理,用比拼模式来激发用户不理性的消费,教育领域的消费是理性消费,互联网时代的盈利玩法替代不了传统教育的盈利模式。”

在俞敏洪看来,人工智能是集人类原来学习成果、科技成果、数据之大成而形成的一种超级聪明的系统,尽管它的学习能力很强,但它只是对于过去东西重复性的学习和总结。“而人类的一个重大能力是,通过不断地学习和判断达到自己独到的思想意识能力,这是人工智能不能达到的。比如,不太容易再造一个曹雪芹、毛泽东等。”

我们不妨回过头来看看新东方在这几年的发展:2014财年至2016财年,新东方年营收分别为11.4亿美元、12.486亿美元、14.78亿美元;同期净利润为2.157亿美元、1.9亿美元、2.42亿美元。根据最新的财报,截止2017年2月28日,学习中心总数达803家。

除了线下的跑马圈地没有停止,新东方对互联网+教育的危和机也有了更深刻的洞悉。从2014年开始,新东方投入研发O2O系统。最新季度财报透露,目前新东方在现有的所有城市都推出了O2O双向互动教学系统,包括新版泡泡少儿和优能中学;并继续在中国七个大城市推出了针对雅思、托福和SAT等海外考试的O2O辅导系统。

同时,新东方也在不断整合线上和线下教育生态系统,利用互联网技术扩大传统教育的影响力。作为新东方体系下的互联网项目,新东方在线于今年3月正式挂牌新三板。去年7月,新东方集团和新东方在线合资成立东方优播,东方优播专注利用互联网技术,将新东方的K12业务在三、四线城市以虚拟课堂的方式做进一步拓展。在即将到来的2018财年,新东方还计划在5-10个新城市开设学习中心,拓展双师模式的运营。

机器PK老师,在线教育难做有“温度”的服务?

与其说是在线教育的火热吸引了大量的资本,不如说是技术吸引了资本。然而,当市场冷静下来、投资人趋于理性之时,越来越多的玩家也意识到,教育基因将是在线教育一役中重要的筹码。而更为核心的是,曾被低估的师资、教研资源,也越来越来受到关注、回归价值。

不少在线教育公司发现,传统教育机构只是被互联网撞了一下腰,仍然没有被消灭,在线教育公司和传统机构在相当长时间内还是会共存。完全轻资产在在线教育领域现在还行不通,除了技术之外,至少要在某一环上做重。不然就是码住大量师资,不然就是培养网红老师,不然就是标准化教研,不然就是助教,不然就往线下开体验店,如果丝毫不了解教育行业的规律,没有建立起某一环“做重”的壁垒,可能会沦为炮灰。

而在这之中,就教育这个过程和体验本身而言,提供教育服务的还是老师,需要老师去参与。即使互联网技术解决了效率的问题,但冰冷的技术能给学生带来有温度的服务吗?中国传统文化提倡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传统教育本身提供了一个学习环境,学生不仅可以专注学习内容本身,还可以随时和老师在课堂上进行互动,而老师对于每个独立个体的判断和关心是有温度的、有传承的。但在很多时候在线教育机构和产品都只注重技术,反而忽略了教育内容,忽略了提供有温度感服务的老师。

早年的新东方以名师著称,教师一直是新东方壮大的核心要素。虽然互联网教育的发展让很多学生接受了在线学习的方式,但目前新东方依然有接近3万名的全职和兼职教师。

如果说是环境造就了当时新东方的名师时代,那么现阶段新东方庞大的教师数则是由于需要个性化教学和服务的学生变得越来越多。而且,他们的学习习惯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以前学生可能并不了解国外,他们希望在新东方获得励志的课堂和精神上的力量;而现在的孩子更多的是需要有人陪他好好学习,国外的生活与学习不再神秘,老师的光环逐渐减弱。” 现任新东方集团教学管理部总监汪珺这样告诉鲸媒体。

1

在她看来,以前的课堂强调教师教,而现在更多的是强调学生学,老师越来越倡导鼓励学生多学,作为辅助者帮助孩子去学,而老师们的教学目的也不仅仅是教几个知识点、备考,而是讲授一些可能让学生一辈子记住的学习方法。

在此次新东方优秀教师游轮之旅中,新东方在邮轮上组织了20多场讲座及活动,内容涵盖教学教研、国学经典、诗书礼乐,包含了教师发展、书途同归(读书活动)、教师关爱、通识之旅等多个方面。实际上,为期5天的海上文化之旅也体现了俞敏洪一直以来践行的理念:终身学习、全球视野、独立人格。

俞敏洪希望新东方成为一所鼓励通识教育、培养人文主义精神的私立文科大学。而要培养出独立人格的孩子,就先要培养出具有独立人格的老师。俞敏洪期望,“通过不断坚持读书,能让新东方老师们培养自由精神、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能力,能最大化地保证新东方的教学产品和教学质量,也能给每一个来新东方学习的孩子们树立最好的学习榜样”。

互联网教育野蛮人“入侵”传统教育的那几年,新东方也恰恰出现了很多名师、高管离职创业。不过,面对规模依然庞大的教师队伍,2014年底,新东方开始推进教师发展体系相关工作。汪珺对鲸媒体介绍,其中新东方制定了从初级教师到集团培训师6个级别的教师逐级晋升体系,“除了有圆名师梦的路径外,新东方也为老师提供了培训师、教研员、演讲师、管理者不同的发展路径。”

她说,现在新东方的教师培训可以称之为“通识为始,专识为体”。通识为始意味着一开始就让老师和学生有很多不同层面的认识,对于天文地理等看似没用的东西都要有所涉猎;专识为末则是指到了后期才会针对具体的学科进行教学方面的要求。

曾有业内人士总结,在线教育虽然点燃了教育之火,但现在,随着实体教育的价值开始回归和被提升,也许返璞归真才是出路;在被互联网“教育”了一番之后,尊师重教或许才能体现长久价值。未来,“人类也应把握自己的独创能力、想象力、情感能力,有温度的交流能力、真正的学习能力和个性发挥能力,才能让人和人工智能结合为我们创造出一个丰富多彩的、让人生活幸福的自由境界。”俞敏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