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好未来第四届“未来之星”教育CEO创业营开学典礼在今日上午举行,共36位CEO参加了此次创业营;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好未来董事长兼CEO张邦鑫均在会上作了主题演讲。

鲸媒体讯(文/苏生)第四届“未来之星”教育CEO创业营开学典礼在今日上午举行,共36位CEO参加了此次创业营,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好未来董事长兼CEO张邦鑫均在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

第四届未来之星合影

据了解,在此次参与创业营的36位CEO学员中,作业帮、掌门1对1、快乐学等中小学教育项目占比42%;迈格森英语、DaDaABC、洛基英语等语言学习项目占比14%;合众美华、铅笔头等素质教育项目占比11%;嗨学网、金英杰教育等职业教育项目占比8%;同样,小站教育、TBI国际教育集团等留学项目也是占比8%;其他综合类项目共占比11%。

其中,有19%的项目已经完成天使轮融资;完成A轮融资的占比最高,达到了36%;完成B轮融资的占到17%;完成C轮融资的占比6%;完成F轮融资的占比3%;还有8%的项目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

 

朱永新在《未来是我们正在创造的地方》的主题演讲中,提出了对未来学校的观点和展望,主要分享了六个观点

朱永新

第一,教育的变革需求是最强烈的,但是变革的难度最大,速度最慢。为什么?第二,教育无论怎么变,改变的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第三,教育变革的路线图应该是人性化、自由化、多样化、个性化的。第四,谁是教育资源的提供机构?学校的地位将会受到挑战。第五,未来的教师从哪里来?教师成为自由职业的可能性。第六,未来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而是我们正在创造的地方。

朱永新表示教育变革之所以难,主要是两个方面:1. 教育结构变革很难。2. 教育的基础科学:心理学基础和社会学基础发育不成熟。同时,现在的教育,过多强调的是面向未来的幸福,而忽略了当下的幸福。怎么样把孩子带到向真、向善、向美的境界?朱永新认为这才是教育最关键的事情。

而具体如何去变革,朱永新表示路线图应该是人性化、自由化、多样化、个性化的。学校并不是人类一开始就有的产物,任何一个事情总是有它产生、发展、兴盛、衰落和消亡的周期,所以,学校的消亡是必然的,同时,现在提供教育资源的机构越来越多。

他表示,教育最重要的还是教师,教师是所有的教育里最关键的,谁站在讲台前谁就决定教育的品质。最后朱永新借用一位著名哲学家的观点:未来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而是我们创造的地方。并鼓励所有教育行业的从业者去创造立足于当下的未来学校,利用多样的资源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张邦鑫

张邦鑫做了《教育机构的四代变迁》的主题演讲,分享了学习、重塑和敬畏三大关键词。

张邦鑫首先分享了学习与教育不同,他认为教育是自上而下约束性的要求,学习则是主动性的。社会发展正在从教育走向学习,从教走向育。MOOC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没有解决教育的核心问题,即学生的参与度?张邦鑫表示,是因为学习跟游戏相比,对人的主动性激发没有那么好。MOOC后兴起的SPOC是针对1人对10人、20人的直播,相对来说老师和学生之间能建立强互动关系,同学之间也能很好的交流,但是仍然没有根本性的解决学习效率问题。

经过几年思考,好未来提出第三个方案:把MOOC的“M”加上SPOC的“POC”——MPOC,设计思路是想把MOOC和SPOC的优点结合起来。让一个优秀老师同时给一千人、一万人做直播,但是每20个人进到一间小教室,每人看到的都是另外19个同学。他的感受是这个班20个人,配一个辅导老师,给他服务、答疑。这样,讲课的永远是名师,服务的永远是热爱教育且愿意做服务的人。

人类历史上,教育行业经历了多次进化,从最早语言的产生到甲骨文出现,再到造纸术和印刷术,以及后来的黑板,教育体系全都改变了。

教育机构也经历了四代变迁。第一代机构的关键词是运营。每个校区以前端为中心,侧重服务和营销;第二代机构的关键词是研发;第三代机构的关键词是数据;第四代培训机构关键词是智能,主要是人工智能。在线教育的发展也是一样,第一代网校以简单的文字和图片为主;第二代网校以点播为核心;第三代网校是直播

而回归学习本质,则包括三个维度:学习动力、学习环境和学习能力。学习动力又分为兴趣、信心和成就感。学习环境分为家庭环境、学校环境和社会环境。学习能力则包括智商、学习方法和知识结构。今天所谓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算法都是解决知识结构的问题,它只是整个学习中的很小一环而已,但这就是今天绝大部分公司研究的全部。

当我们通过题库、智能推送解决了学习效率的问题,如果学生不爱学习或者环境不支持,怎么办?其实,我们只是解决了学习中的一个小小颗粒,更不用说如何培养孩子的习惯和品格。

最后张邦鑫总结到,我们离教育的本质还差得还远,一定要以敬畏和谦卑的心态做事,不要随随便便就说颠覆,真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