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亚洲家庭会花费15%的家庭收入用于教育,而美国家庭仅仅花费2%。

原文作者:Tony Wan

原文链接: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7-04-26-the-asian-money-fueling-us-edtech-investments

“现在你只要做电影,肯定绕不开中国市场。”这句话出自华尔街日报一篇关于中国公司在美国电影上巨额投资的报道里。这个趋势不仅仅局限于好莱坞;其它的行业——从工业制造到奢侈品行业——都和亚洲市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美国的教育行业还没有那么强的依赖性,但是亚洲的资金也在逐步流入。3月份,ST Unitas,一家韩国的教育巨头公司,收购了Princeton Review——美国标志性的考试出题机构。而且亚洲的教育公司也意识到他们不仅仅需要考试机构;在全球经济环境下,他们还需要有创造力和竞争力的学生。在中国2016-2020年五年计划中,“培养出有企业家精神和创造能力以及实践能力的学生”也已经作为了一项重点被提出。

为了适应大的政策环境,很多公司会在国内投资,尤其是中国公司。根据高盛投资公司的数据,2016年,中国在线教育公司就融资超过12亿美元。而这个数字是2014年3.8亿美元的三倍多,这个数字也超过了去年美国在线教育的10亿美元的总额。

亚洲公司也在逐步向海外投资,希望借此机会将新的创意和工具带到本土市场。“投资人,尤其是中国的投资人,都想要在海外寻求有创新的工具和模式,然后在国内应用。”高盛投资公司的全球教育科技部总监Victor Hu告诉我们。

去年,至少10家美国教育公司收到了来自中国投资人的钱。那些风投公司也同样吸引了中国人的眼球和钱包。基本每一家美国在线教育投资机构——包括Fresco Capital, GSV Acceleration, Learn Capital, Owl Ventures, Reach Capital 和 Rethink Education——都有来自亚洲的有限合伙人。

“在我们看的大部分投融资交易中,都会吸引至少一位亚洲投资方,”Reach Capital的合伙人说道。

Microsoft Word - (校对)编译0513头条.doc

商业正在兴起

数十年来,亚洲的教育培训市场十分火爆,家长愿意掏钱让孩子参加课后补习。对于亚洲大部分学生来说,上课由两部分构成:在学校上完课之后,再去补习中心上课。这样的服务需求量极大,有的老师个人收入甚至能达到800万美元一年。(这种课后辅导还常常和海外学校招生咨询服务联系在一起。)

这种对学习的执着可谓根深蒂固。中国标准化考试的历史是世界最悠久的,可以追溯到公元206年。这项悠久的历史在投资人中也保留了下来。亚洲的消费者和企业都倾向于将教育上的支出看成投资而不是消费”Fresco资本的管理合伙人Alison Baum在给Edsurge的一封邮件中说道,“因此,现有的教育公司已经在B2C市场上获得了巨额收入了。”

中国的一个教育巨头——好未来教育集团,在2003年起步阶段也只是一个小小的课后辅导机构,但是现在已经是上市公司巨头,在2015年达到6.2亿美元的收入,在全国有超过300家辅导中心。然而这家公司显然有更大的野心。“我们未来十年的愿景就是从一个课后培训公司转型成一个教育公司。”好未来集团国际投资和商业发展部的谢女士说。“而这就意味着从一个线下的教育模式转为线上的、混合式教育模式,而这一切都需要科技的推动。”

好未来集团收入中,在线教育所占比例还不到5%。但是随着好未来在在线领域投入更多,这个收入有望很快翻番。好未来还投资了几家美国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包括EnumaKnewtonMinerva ProjectReady4 和 Volley

这些公司涵盖的技术方向十分广泛(自适应学习,人工智能,游戏化学习),但是这些内容都将整合到好未来的在线教育版图中。在过去的几年里,公司已经从中国的科技巨头(如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中招聘了大量的工程师,来保证科技可以融入到教育中去。

有限合伙人的全球布局

除了直接对公司进行投资外,好未来集团同样还是Reach Capital的有限合伙人。(这家基金已经投资了26家美国在线教育公司,包括EdSurge)。

高盛投资集团的Victor Hu说:“这种方式进入美国市场是一种效率更高,也相对来说更划算的方式。”聪明的投资需要非常了解当地市场,而有限合伙人可以依靠投资公司去识别、筛选和资助有前途的公司。(作为一个有限合伙人是一种更安全的投资方式,因为你可以将你的资产进行优化组合,而不是在一个创业公司身上下高赌注。)

这也是EduLab、JIEM母公司的策略。这家公司是一家日本的调研和测试提供商(这家公司提供的服务类似于美国的ETS)。该集团于2015年成立,目标是帮助日本本土教育市场——一个独立于外部的、被保护的市场——“从全球教育市场上学习最新的技术。”EduLab的市场总监Norihisa Wada说道。

EduLab 投资了几家美国投资基金:Fresco Capital, Menlo Park和 LearnLaunch。通过投资这些集团,“我不需要每笔交易都亲自参与,而这也给我节省了很多时间。”Wada说。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补充道,“知道谁在运作这些基金,并且我们能确定他们理解我们的需求。”

这个政策帮助EduLab完成了几笔大的投资。其中两项都是直接从LearnLaunch中诞生:Listenwise,一个使用公共广播节目作为原资料来帮助学生进行听力理解的服务。Authess,一个电子的、根据表现评分的测试工具。

Wada同样欣赏美国的在线教育市场环境,因为它会促使公司不断创新和升级自己的产品,即使是在产品还没有完全打磨好的情况下,也要不断升级。这和日本的文化很不一样,他说,日本人喜欢花很多年来不断打磨新产品,直至新产品达到完美的程度。然而这个时候用户习惯和市场情况往往已经发生了剧变。

“现在时间是最重要的,你不希望等待三年时间去看一个产品是否能成功。”Wada说,“这也是我选择看美国市场的原因。”

打破传统

本地市场需要国际投资的刺激。日本,即将举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也希望借此机会来提高全民的语言水平。这也是EduLab投资Listenwise的原因。和好未来一样,“我们的投资一定要看它和本地市场的化学效应。”

然而并不是每个产品都可以马上被引进的。在Minerva计划中,好未来对研究在线教育的公司更感兴趣,而不是希望马上进入新大学。

投资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Wada说道,他现在就在学习“哪些公司的成功技术可以在全球运用,使文化和语言差异的影响降到最低。”

据慈善家和经济学家Michael Milken说,亚洲市场对于全球的在线教育公司都非常有吸引力。亚洲家庭会花费15%的家庭收入用于教育,而美国家庭仅仅花费2%。

家庭会购买什么样的服务也发生了改变。中国家庭现在已经不满足于寻求课后辅导和考试培训了,他们在寻求“对于他们认为对孩子未来重要的事情,例如STEM和机器人。”创新工场的资深投资经理Angela Bao说。这家基金大概已经投资了全美40家美国创业公司,投资了大概4200万美金,大概1/4都是在线教育公司。(创新工场也投资一些类似于计算机和大数据的技术公司)。

大图2

那些曾经做英语学习和课后辅导的公司现在也在寻求转型和多样化。创新工场的投资方案中也包括Wonder Workshop,一个发展机器人工具和教孩子们如何编程的公司。

在全亚洲,投资人和公司都在寻找更多样化的产品,来激励本土在线教育市场的创新。毕竟,每个美国的科技公司在中国都有一个对应的公司:亚马逊有阿里巴巴,谷歌有百度。

“我看到这样的趋势在在线教育领域也在发生。”高盛集团的Victor Hu说。是否会诞生中国的Age of Learning或者Pluralsight呢?这两家美国在线教育公司都在全球有布局,并且都融资超过1亿美金。Victor的预测是:“是的,一定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