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6年下半年,分豆教育商业模式进行了调整,由上年度代理为主、直销为辅的商业模式,变更为本年度通过政府采购及两级合伙人的模式开拓市场。

鲸媒体讯(文/乔木)昨日,分豆教育发布2016年报,报告期内,分豆教育实现营收9456.37万元,同比减少11.24%;归属挂牌股东净利润为-1390.46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678.12万元。分豆教育年报披露的第二日,股价应声而跌,截至今日上午,分豆教育股价跌幅高达35.88%。

分豆教育是云智能教育行业的综合服务提供商,为全日制学校、教育机构、家庭和个人提供适合个性化教学与成长的云智能教育软件、硬件及教学环境等综合服务。

今日上午开盘时,分豆教育股价5分钟跌幅达28%,盘中股价一度跌至2.16元。截止上午收盘,分豆教育最终报收2.27元,跌幅高达35.88%。

有媒体报道,去年此时,分豆教育股价曾达22.2元/股,市值近28亿。目前,分豆教育市值仅剩2.8亿,一年时间跌掉25亿,跌幅高达90%。

2016年4月16日,分豆教育发布“慧学云智能教育平台机构版”、“慧学云智能教辅系列”等新产品。 

2016年6月15日,分豆教育全资子公司-新疆分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主要负责云智能软硬件产品在新疆全省的推广,计划建立针对全疆及出口中亚的研发生产基地。

2016年6月30日,分豆教育全资子公司中少分豆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主要是整合行业内相关项目资源、产品资源、渠道资源,以自主研发为核心,打造云智能教育框架下的小学学科教育产品体系和素质教育产品体系。

2016年8月3日,分豆教育全资子公司-分豆数据系统(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主要负责校内业务,已经将公立学校的用户数量发展到数十万人。

分豆教育2016亏损1393.09万元 

营收

公告称,报告期内,分豆教育营收9456.37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20亿元,降幅11.24%;净利润-1393.09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678.12万元。

净利润亏损的主要是因收入小幅下降,营业成本和期间费用大幅增长所致。(1)本期对学校资源的采集更加全面导致营业成本大幅上升;(2)加大对新产品的研发,同时与新疆大学合作推出维汉语转换版,研发费用增加;(3)对人员结构及薪酬体系进行了调整,导致用工成本提高;(4)新设立3家全资子公司,房租、薪酬、办公费等费用相应增加。

报告期内,营业成本1712.8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814.42万元,增幅 90.65%。主要是因 为(1)公司向学校采集教学资源时,对更新内容要求提高,导致本期记入软件销售成本中的学校合作款共计950.58万元,上年同期为244.79万元;(2)本期向学校销售便携式录播系统、电脑、一体机以及建设云智能课堂等,产生了硬件销售成本153.21万元。

管理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2441.89万元,增幅87.30%。销售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2124.34万元,增幅108.93%。全年累计投入研发费用2334.19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910.03万元。

销售

硬件销售收入为179.94万元,上年同期无此业务,主要为公司销售的 PAD、答题器,以及向学 校销售的便携式录播系统、电脑、一体机等硬件产品以及建设云智能课堂等产生的收入。 其他产品销售收入8.90万元,上年同期无此业务,为公司销售图书产生的收入。

现金流

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4亿元,上年同期为5161.6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55亿元。主要是因为本期赊销较多,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减少,而付现成本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

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29.36万元,主要是因为本期购置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较多。 

商业模式变更致使业绩亏损? 

分豆教育公告称,报告期内,公司在商业模式上进行战略性微调,调整为通过政府采购及两级合伙人模式,收入来源是产品销售,因调整后的运营周期较短、低于预期计划,所以收入有所减少。

分豆教育董事长于鹏称,2014年、2015年分豆教育依靠产品“慧学云智能提分王”(以下简称“提分王”),便做到了亿元营收的规模。主要原因是产品满足了客户“提分”的刚需,并且分豆的让利满足了经销商“赚钱”的刚需。

2015年下半年,“教育平台”中“慧学云智能教学平台-科研版”(以下简称“教学平台”)投入市场进行测试,主要应用场景是公立学校的课前、课中及课后,旨在提高教师工作效率、提升学生学习兴趣及学习成绩。通过与教育局直接签约、当地合伙人间接推动两种形式,“教学平台”进入了数十个地级市、数百所学校进行试点。因此,分豆教育也投入了资源去研发布局“教育平台”其它功能模块,力图早日推出 “分豆教育大数据EI平台”(EI,Education Intelligence)。

而随着后来的发展,“销售提分王、赚取巨大利润”与“教育平台进校、抢占公立学校入口”两种模式的冲突日益明显。分豆教育面临了两个抉择:1、以“提分王”为核心,继续深耕;2、以“EI平台”为核心,为更高层级的教育管理者提供管理及决策依据。

2016年下半年,分豆教育商业模式进行了调整,由上年度代理为主、直销为辅的商业模式,变更为本年度通过政府采购及两级合伙人逐步取代代理为主、直销为辅的模式开拓市场。

两级合伙人,即地级市战略合伙人和学区VIP合伙人,地级市战略合伙人享受区域独家代理权,负责云智能教育系列产品在当地的商务扩展和运维;学区VIP 合伙人负责云智能教育系列产品在其负责区域内的销售和运维。

对比                 (图片来自分豆教育)

商业模式调整之后,分豆教育2016年下半年业绩较上半年出现了明显变化,对比2016年半年报,分豆教育上半年的营收为8756万元,下半年营收仅700万元;上半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152万元,下半年累计亏损3665万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高管相继离职

2017年1月13日,分豆教育公告称收到原副总经理张莹、闻旭递交的辞职报告。其中张莹持有公司股份130.75万股,占公司股本的1.05%。张莹、闻旭辞职后将就职于全资子公司---中少分豆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2017年2月14日,原董事陈旻辞职,陈旻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

2017年2月23日,分豆教育原总经理及董事张金荣辞职,张金荣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它职务,但将与分豆教育共同出资设立北京分豆众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2017年4月18日,分豆教育称收到原董事刘烨的辞职报告。刘烨持有公司股份282.90万股,占公司股本的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