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辅导机构教师有多难?

“你看起来很年轻啊,在这教书多久了?”、“你有教师资格证吗?”刚进辅导机构当老师的小林经常会被这样问到。每逢这个时候他总会数一数自己还有多久就要参加教师资格考试,“我虽然还没拿到资格证,但是我有这方面的能力。”他默默地想着。

日前,中国教育学会联合艾瑞咨询发布《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称,很多教师普遍没有正式编制,缺乏行业认证体系;其次辅导机构教师人员流动性大,普遍素质参差不齐;与此同时,教师行业工作压力和强度大、工作投入和回报不符等情况普遍存在。

在这一现实的挑战之下,机构如何解决教师缺乏晋升机会、能力发展遇阻等问题?辅导机构教师的评定又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教师评定标准会是市场行为吗?

1 困局:辅导机构教师规模至少达700万,缺乏行业认证?

上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中小学辅导机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参与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辅导机构教师规模达700万到850万人,这一情况反映课外辅导渗透率高,辅导机构教师规模巨大。尽管体量巨大,但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还没有出现任何一家占市场份额超过1%的机构。

然而,中国家长对于孩子参加课外辅导的支出欲望较为强烈。报告显示,34.5%的家长认为孩子在课外辅导上的支出上限是家庭可支配收入的20%。家长在选择辅导机构的考虑因素从高到低排序依次为:教学质量与效果、教学口碑、教学内容的针对性、师资水平、机构品牌知名度、交通便利、课程价格。

11

(图片来源: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

在这一结论之下,值得关注的是,被评为高级教师以及知名公立学校的教书经历能显著增加家长对辅导机构教师教学水平的信任。接近半数的家长认为辅导机构中教师流动性大、更换频繁是目前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对于辅导机构教师来说,他们依然面临着福利待遇不完善、社会地位不受认可、缺乏对职业的归属感、能力提升不足、职业发展受阻等多重困境。

22

(图片来源: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

鲸媒体向一位不愿具名的辅导机构教师了解到,为了积累更多的教师资格考试证书,他已经多次参与了很多的教师资格考试,对于“一纸评定指标”这一说,已是司空见惯。不单单是教师资格方面的“窘境”,连参加辅导机构的学生家长也会时不时问他有没有相应的辅导机构教师认证资格。

这种说法经常成为教师的“苦话”,“很多课外辅导机构都不要求我们提供教师资格证。虽然机构会帮老师去考这个证,但它不是必须的。机构内部有自己的考核体系,但影响力也仅限于内部,跳出这个机构能获得多少认可很难说。”

据上述报告称,很多教师普遍没有正式编制,缺乏行业认证体系;其次辅导机构教师人员流动性大,普遍素质参差不齐;与此同时,工作压力和强度大、工作投入和回报不符等情况普遍存在。

在这一现实的挑战之下,辅导机构教师对机构内部现行的教师评价标准抱怨较多的问题有:缺乏公平性、新入职教师缺乏晋升机会、机构强调利益而忽视教师教学能力的进步等等。那么这种困局又将如何打破呢?

2 破局:辅导机构内部有招,外部切入第三方机构认证?

教师资格认证的空缺折射到教育培训行业的各个细分领域,例如K12课外辅导、早幼教以及语言培训。目前主要从事教师培训的机构包括点师成金、新三板公司尚睿通、继教网等等。报告显示,辅导机构教师规模达700万到850万人,但根据尚睿通披露的最新年报数据显示,其2016全年共承接教师培训项目493个,培训学员达130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31%和9%。不难看出,辅导机构教师在体系化培训方面仍需关注。

除了这些主要从事教师培训的企业,现在还可以关注的现象是,第三方机构通过水平评价的形式规范现有辅导机构教师的从业资格。例如,中国教育学会于2016年10月17日发布的《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标准(试行)》和《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水平评价标准(试行)》,依据两个标准建立了初级、中级、高级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评价体系,对辅导机构教师的专业水平进行等级认证。除此之外,中国教育学会面向全国建立15家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等级认证首批考试基地,开展辅导机构初级教师认证。

与此同时,好未来教育、学大教育、精锐教育、高思教育、优胜教育、北京迪殊科技有限公司(点师成金)等6家机构成为“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评价项目”的首批试点单位。

虽然试点单位中并未出现老牌培训机构新东方的身影,但据鲸媒体了解到,包括新东方、卓越教育在内的一些机构在教师培训与发展方面拥有自己的评价标准与体系。

2014年底,新东方开始推进教师发展体系相关工作。除了在招聘方面有严格要求,新东方还为教师制定了6个级别的逐级晋升体系——T1初级教师、T2中级教师、T3高级教师、T4特级教师、T5校级培训师、T6集团培训师。教师的发展体系除了有可以圆名师梦的教师路径外,还包括培训教师的培训师路径、研发教学产品的教研员路径、传播励志精神的演讲师路径、成为部门或项目管理者的管理路径这4个不同路径。

33

卓越教育创始人唐俊京曾在论坛上表示,卓越教育对员工有完整清晰的发展计划。对一个刚毕业大学生而言,可以清楚地了解自己的发展路径,比如一个员工的发展路径包括普通员工、主管、副主任、校区校长。为了快速培养全面管理者,唐俊京表示卓越教育还有领导力发展计划,其中包括14-22个月的主管发展计划,9-12个月的副主任发展计划,18个月的校长发展计划。

有些机构内部的教师评定标准看似很完整,但是否就像林老师所担忧的,“机构内部有自己的考核体系,但影响力也仅限于内部,跳出这个机构能获得多少认可很难说。”

“针对不同阶段水平的老师,设置不同的培训体系,而不是让老师无的放矢,只是根据自己的体会与学习去参加培训,从而失去意义。如果老师可以通过这个培训体系,参与更多的培训课程,也会在不同阶段获得相应的引导和提升。”点师成金CEO赵尔迪对鲸媒体说到。

随着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等级认证的启动,辅导机构如何把试行的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标准与机构现有的内部评定标准进行有效地融合与落地?如何充分释放辅导机构教师的能量?还值得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机构还通过与国际化接轨的方式帮助教师提高自身的综合素质。例如,新东方近期一直在推的CELTA认证。

据了解,CELTA是全球应用范围最广、专业认可度最大的英语教学质量认证之一,主要针对大学生或成人教师的认证。申请CELTA的学员需要通过笔试和面试的筛选之后才可报名,每一期课程12名学员,每期的两名课程培训师由剑桥大学考试部从英国总部统一派出;CELTA的培训课程为期4周,一共120小时;课程学费13800元。此外,新东方还为优秀教师提供去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教育院校参加境外研修的项目等。

但是,未来社会上是否需要拥有专门针对辅导机构的评价标准,并设立一个针对辅导机构的教师资格证?

 

3辅导机构教师评定背后的挑战

挑战1:如何制定合适的辅导机构教师评定标准?

在机构教师评定标准的助推下,辅导机构教师的评定面临很多机遇和挑战。赵尔迪介绍,“教师有了一定的培训课程与权威的培训考试,就可以通过准备考试学到很多东西。老师也可以沿着这个标准不断的学习和成长,这是整个过程当中最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对机构和社会来说,对庞大的教师群体,家长如何知道老师具备这样的教学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辅导机构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有权威机构来做肯定是好的,特别是在公信力和社会价值上,对于培训行业教师的社会地位提升肯定有帮助。但是,要看认证的公平性、可行性和通用性。”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认为,机构要完善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机制和市场竞争机制,建立教育培训信息服务系统,引导教育培训市场有序竞争。他的建议是,“由教育行政部门牵头,联合工商部门等组成工作机构,组织力量进行专题调研论证,针对民办课外辅导机构制定准入标准和资格认证标准,开展机构认证工作,完善民办课外辅导行业的准入和退出机制。同时,建立健全民办课外辅导机构的质量监控和保障体系,适时开展辅导培训质量评估。”

 

挑战2:教师评定标准会是市场行为吗?

在现阶段没有强制性的情况下,教师评定标准是否会成为一个市场行为?赵尔迪表示,“这当中也包括机构本身的行为,很多机构要求老师去培训,去获取这样的资质,已经形成了市场调节下的强制行为,终究是机构觉得有意义,老师同学觉得有意思,才能做得很长久。”

“面对庞大的社会需求,关系到家长和孩子切身利益的事情,是否可以通过建立一个标准与底线,起码能够筛掉那些不合格的、滥竽充数的、纯粹为了赚钱的辅导机构教师,这一点对行业是起到一定促进作用的。”他补充道。

现在的情况是公办教师有教师资格证,但辅导机构教师并没有相应的从业资格,而且公办教师在教学环境、基础建设、课程要求等等方面都与辅导教师不一样。如果现在可以设立符合辅导教师认证和发展的教师资格证,那么对于700到850万的辅导老师来说,也有了相应的身份认同与职业规划和发展。随着辅导机构的发展,很多机构都在着手行业标准化,不过他们是否可以立足于行业并形成规模效应,还是要考验其公信力与落地的执行力。

挑战3:教师教学质量如何保障?

除了形成一定的行业标准与规模效应外,辅导机构评定执行后要需要具备一定的规范性,并起到可以保证教师教学质量的作用。一般情况下,教师的教学质量大部分情况下会与学生的学习效果挂钩,实际上教培效果最主要的评估方式依然是学生的成绩情况,在这过程中,学习过程往往会被忽略。

为此,辅导机构教师的教学质量的检验应建立在合理的评估体系上,一是包括更多维度的数据,例如对学习者的了解程度、课堂管理能力、整合能力等;二是基于这些数据建立老师个性化的档案,进行细致的专业评估等等。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评定标准实施之后,要看市场的具体反应和实施效果。”未来,随着参与资格评定标准的教师越来越多,行业也需要一定的措施去规范,以避免办“假证”获取资质的情况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