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公立校探索分4个板块。在线业务将有惊喜。

3月21日,美股教育公司好未来股价突破100美元,市值超过80亿美元,而同期新东方的市值为90亿美元左右。当外界对于好未来股价的上涨议论纷纷时,好未来高层选择主动和媒体交流,一改过往低调作风。

在此次采访沟通中,好未来集团总裁白云峰回应了管理层对于股价破百的思考,还透露了目前在国际教育业务、对公业务等方面的探索。鲸媒体还发现,好未来首次披露了并购的逻辑、并展现出对在线业务未来发展的信心。

 

1 “短期看,股价是个投票器;长期看,则是个称重机” 

无标题

上图来自雪球的数据显示,好未来的股价在上周最高达到108.5美元,虽然截止到美国东部时间3月27日下午四时,股价略有下降至101.97美元,但超过100美元大关和漂亮的走势图似乎更为抢眼。

白云峰表示,好未来更关心团队和业务的健康数据,并没太关注投资人的动向和股价。他认为,对教育公司而言,“短期来看,股价更多的是个投票器,长期看则是个称重机。短期可能受情绪的变化而波动,存在一定风险。但从长期看,教育是个千亿或万亿的大市场,投资人和资本市场更看重教育中长期的发展空间,企业的发展有其合理性和不确定性。”

他还强调,教育适合长跑,不太适合短期投机,“由于内部价值观的导向,我们认为做教育需要的是以万米长跑、而不是百米冲刺的心态。好未来对于长期和短期的想法是,依然会坚守品质优先的教育基本规律,保持合理的发展节奏,不会因为外界阶段性的高估和低估而改变业务的发展方向。”

其实,股价的大幅上涨也能在业绩上得到体现。2017财年Q3,好未来净收入为2.61亿美元,同比增长83.3%;2017财年Q2,好未来净收入为2.711亿美元,同比增56.4%;2017财年Q1,好未来净收入为1.951亿美元,增幅50.8%。

从雪球的数据和股价走势图我们也能发现,从2010年上市到2015年下半年,好未来的股价似乎只是缓慢、平稳的增长,但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内,涨幅颇大。或许正如近期某位投资人对鲸媒体所说,“前几年整个教育行业受到在线教育的一些影响,中概股可能被低估了;但在冷静之后,反而比较扎实的业态会被重视,好的企业和资产在美股市场上的价值越来越回归。”

 

2 国际教育并购逻辑曝光:做乘法而不是做加法

理科起家的好未来成立了14年,白云峰透露,目前好未来已覆盖全国27个城市,这在教育行业内部人士看来,扩张速度并不快;不过,外行人会认为是扩张发展较快才导致了股价的不断上涨。

对此,白云峰表示,这主要得益于好未来的理科基因和坚持“大后台、小前台”的模式。“基础教育板块,跑道的长度(多学科)和宽度(12年)非常适合好未来业务的基因和团队的匹配。理科团队相对比较理性,擅于搭建结构性的框架;‘大后台、小前台’的模式在保证品质的同时,也可以扩大支撑边界。”

除了在结构性增长方面下了很多功夫外,好未来内部也在不断探讨和完善价值观。去年底,好未来CEO张邦鑫发布全员邮件,宣布调整好未来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使命也从“让学习更有效”调整和确定为“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

白云峰认为,“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的使命在结构搭建、人才引入、技术引入、对外投资等各方面给予内部团队明确的指导,重视业务板块的拓展与连接方向。

未来,除了坚持价值观和科技驱动这两方面,白云峰透露,好未来还将着重于两个方面的探索——对国际教育业务和对公立校教育云业务的探索。

国际教育方面,其实近两年好未来一直在扩大语言培训和国际教育的版图。除了针对国内外英语测评的乐加乐英语、2015年5月上线的在线英语品牌乐外教,2015年9月还全资收购了少儿素质英语机构励步英语;2016年6月又控股了留学服务平台顺顺留学。

“我们在整个国际化业务中还处于学习阶段,是因为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开始分流,有内生性的需求而去探索国际业务板块。”白云峰对鲸媒体坦言,好未来收购一个业务考虑的是,是否有机会做乘法,而不是做加法。

“我们希望帮助收购的业务成为很好的品牌,很看重这个团队是否能在好未来的平台上有机会做的更好。如果没有这种交互能力和底层数据分发和输出能力,我们是不敢收购的。做加法的收购并不能走的太长远,只有做乘法,才有可能在底层架构上相互支撑,业务才可能做得更好。”

事实上,企业并购也是个高风险的事,从全球资本市场来看,企业的并购成功率似乎并不太高,尤其是国际并购。根据《2016年企业海外财务风险管理报告》的数据显示,中企海外并购有效率仅有1/3,加权跨境跨文化整合因素,只有不到20%的海外并购能够真正成功。

好未来收购励步英语和顺顺留学,虽然不涉及海外并购,但从以往某些国内教育公司的并购情况来看,失败的案例也占不少。教育行业资深人士L先生对鲸媒体表示:“从目前好未来财报和管理层释放的信号看,在业务延展性、扩展业务版图、和现有业务匹配融合等方面,好未来的收购行为和收购企业似乎透露了1+1>2的效果。”

L先生还认为,当收购较为成功时,才可能成为未来增长的着力点。“好未来的这两个收购其实也能折射出,好未来在布局国际教育业务上思考得比较清楚了,同时也给中国甚至国外上市的教育公司起到了较好的示范作用。”

 

3 公立校探索分四板块,在线业务将有惊喜

对于上文提出的两方面探索,白云峰还从好未来的1.0、2.0、3.0三个阶段给我们进行了阐述。

1.0阶段是品质优先。“好未来更多的是注重教学品质,有一个好老师开一个班,不太关注市场。”

2.0阶段是科技驱动。好未来希望用科技和互联网来驱动教育进步,这包括讲义升级、教研投入、人才引进等等。好未来的教研体系经历了从ICS、IPS到ITS的迭代,白云峰还透露, ITS(智能教学系统)的累计投入为数亿元,未来要支撑全国多个版本的教材研发。从去年开始,好未来还从BAT引入了技术型人才。

3.0阶段要做连接。好未来创办的“未来之星”目前只是连接的1.0,是一个交流和分享的平台,连接的2.0可能会有互补性双向或跨界合作,3.0要做到数据的分发,打通底层逻辑。白云峰认为,未来3-5年或5-10年,连接和开放资源会成为这个行业的重要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3.0阶段的探索包括了好未来另一个增长引擎:对公立校业务。 白云峰表示,好未来在公立校业务的探索已接近两年,主要包括4个版块:资源内容、产品服务、技术平台和(类似工具类的)家校互通。

“前两个版块离好未来相对更近一些,后两个版块处于不断积累人才和资源势能的早期阶段。”目前,好未来对公业务的资源内容和工具已进入10余个省份、全国近百所学校中,但仍需要等待一些时间的探索和数据的反馈,才会做更深入、更大规模资源的投入。“从当下看,公立学校的市场还很大,未来我们的空间和机遇有很多,是非常有意义的探索。”白云峰充满信心地说道。

不过,多年的探索也让白云峰和团队看到了部分年龄段需求端口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化学反应,“在线学科类产品是非常有机会的”,但他认为,包括好未来在内的很多K12公司,在探索K12在线教育方法和路径上走了很多弯路,产品的迭代速度和对学习场景的探索还不到位。

“无论是原来教育结合技术的公司,还是技术结合教育的公司,都花了很多精力去探索真正适合在线教育的模式是什么。通过不同版本的迭代,双师课堂可能是我们认为最接近于在线业务形态的一种模式,只是接近,但我并不认为它真正解决了基础教育场景迁移最本质的问题,即完全替代线下的问题。”

不过,双师课堂还需要时间的检验和客户数据的反馈,好未来在2017年也没有打算大规模的推广双师课堂,但每一年的投入力度在持续加大。“我们的逻辑是在任何一个模式上,都希望单点突破,今年可能会看到双师课堂在地域浓度上发生的变化,但在地域的宽度和结构上并没有做大范围的推广。”白云峰补充道。

他还透露,未来2-3年,好未来的线下业务还会有不错的增长;与前几年相比,今年的在线业务也将会带来惊喜的变化。

现在看起来,也许这两块探索还很小,但却是未来5-10年可能的结构性增长的基础。”白云峰总结说,学而思线下未来还会有不错的持续增长空间,但也希望正在探索的新业务未来能成为好未来的增长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