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往往很难建立一套反馈机制去反映这个新事物——无论是课程设计、设备展示或者是新评估体系真的有效果。系统要怎么样知道这个新事物是不是真的能够帮助学生和教师们呢?

(本文来源Edsurge,原文作者Stacey Wang,鲸媒体编译。)

有一天在斯坦福的设计学院里,我和一个奥克兰小组一起建造一个纸飞机模型作为我们的设计思考活动。我们的目标是建造最好的纸飞机,但实际上,设计学 院想让我们将飞机落到一堵不透明的墙的另一边固定区域内。当我们把6架飞机都飞过墙那边的时候,我们完全不知道自己表现如何?他们飞到目的地了吗?我们成 功了吗?

很快我们意识到这段经历和各地区开展教学设计的方式是一样的。学校给了我们一个好任务来满足学生的需求(比如造纸飞机),然后让我们不知疲倦的去追 求完美(做一个飞得很远的飞机),然后让我们想办法将这个解决方案完美执行(落到指定地点)。不幸的是,我们往往很难建立一套反馈机制去反映这个新事物 ——无论是课程设计、设备展示或者是新评估体系真的有效果。系统要怎么样知道这个新事物是不是真的能够帮助学生和教师们呢?

在奥克兰,我们的小组一直努力在教育领域避免“飞机盲飞”的情况出现。相反,很多组都采取了以教师中心的方法来设计方案,比如那些科技相关的小组。 我们同样基于教师和学生的反馈,检测了这些方案的投资回报率。例如:通过和BrightBytes科技的合作,我们测量了科技项目的进展情况并收集了一些 证据来告知未来的创始人。

基于在学校取得的大量样本,我们发现了科技服务小组的大量工作取得了回报。最基础的教学工具例如:chromebooks,网络和评估平台,在大多 数奥克兰学校的应用都非常稳定。在对校内外应用的评估上我们发现,基础技术都被运用的不错。然而,在学校环境中,对于教师支持的技术则没那么广泛。这也影 响了教师们将科技带入教室的能力水平。作为一个地区,我们已经完成了一项繁重的工作,那就是把ELA和数学的课表改成符合CCSS的标准,但如何将科技糅 合到教育中仍然值得我们去改进。

在这份反馈中能够看到未来的方向,但是这份报告最重要的启示应该是我们学会了如何去开展科技方案,包括以下几点:

能够使用是第一步。一个没有目的 的工具没有任何意义。一旦这个技术小组打算投放设备进入市场,他们会马上在每个学校招聘一个教师来做技术支持。这些教师领导者非常重要,因为他们确保了科 技在校园能有一席之地。而且老师们在使用这些教室设备的时候,已经远远超过了SBAC和形成性评价的水平了。他们是使用教室科技的先驱人物,他们推动了 Chromebook在校园的发展并且确保学生们在学校能够正确使用Google Admin等等。

咨询和真正倾听教师们的反馈。我 们的技术团队在制作产品的时候,总是能够通过调查去理解教师的需求。2013年,奥克兰的老师告诉我们用于科技产品的Wifi断断续续而且太慢。而且在实 验室外,他们也没有足够多的设备去让学生实际坚持用那些设备。所以第二年,奥克兰购买了10000台Chromebook并且让他们迅速覆盖86个学校的 36000位学生。同时,这个技术团队还和一个安装wifi的工程队合作,给每个教室新装了3333个无线网络接入点。今年,教师们告诉我们他们仍然需要 更多的设备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植入新的教学模式,所以学校又多了8000台设备。我们在短短三年内进步了多少呢?每所学校都有了最新的Wifi并且 37000名学生共享18000台电子设备,大概是2:1的比率。

为教师们互相学习创造机会。在每 个月开展的教师领袖科技学习会议上,焦点一直是如何将科技整合到教学活动中来。2014年我们对它的了解还非常幼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师们也展现了很 强的实践能力,我们开始把目光投向了老师们和他们的之前的交流了。例如:我们有一个明星老师,能够高效的在文学课上使用Google Classroom。他在大会上向其他老师模拟了他平时上课,这节课被评选为这个会议上最好的培训课。教师们之间互相学习的效果是最好的,因为教师们在上 课的时候遇到的困难往往是相通的,因此他们之间的经验可以相互借鉴。

奥克兰的确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我们还是存在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只有建造出一套给教室和领导者的反馈系统,我们才能真正成功的在向教育信息化转变的过程中,保证教师需求得到了有效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