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金鑫近期频繁接触一些财团及银行,或在筹划买方团,回购学大。

去年底因55亿定增搁浅的紫光学大近日又有新的动态!3月17日,紫光学大发布公告称,因筹划重大事项而停牌。随后,紫光学大再度发公告称,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申请辞去上市公司总裁、副董事长及董事职务,表示希望将时间和精力专注于教育主业的经营和管理上。金鑫目前担任紫光学大子公司学大教育CEO的职务仍将保留。

从2016年7月更名“紫光学大”后,因证监会的多次政策调整,紫光学大的资本道路并不顺利。先是55亿定增计划不得不终止,再因业绩亏损面临被实行退市风险……此次金鑫辞任紫光学大职务同时也释放出,学大教育的管理层正在探索其他融资方式来助推教育资产的进一步证券化,目前已准备独立IPO冲击A股。

受定增终止和证监会新政影响,紫光学大命运多舛

据悉,受到2016年底定增终止和证监会2月公布的再融资新政策的影响,紫光学大的发展严重受挫。

2016年12月,紫光学大宣布终止之前提出的价值55亿元的定增计划,此笔费用中除23亿用于支付学大教育股权交易对价外,17.6亿元用于设立国际教育学校投资服务公司,其余14.4亿元用于在线教育平台建设。

定增的终止导致紫光学大作为上市公司所承载的财务压力骤然加大。据了解,此前紫光学大向控股股东借款23.5亿元,年息超过1个亿。而紫光学大在1月20日披露的2016年度业绩预告中预计2016年全年亏损9400万元~1.22亿元,即将面临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ST)的状况。一旦2017财年紫光学大财务再受重压,退市或成大概率事件,这是将学大从美股拉回A股的合作各方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同时,终止定增也让学大面临业务压力,不得不放缓业务外延并购扩张的步伐,学大教育作为主业成为支撑紫光学大营收的重点。但定增的终止,使得学大教育的管理团队未能实现持股目标,实际管理层与上市公司的决策层形成错位,可能导致决策的有效性大幅降低,将会带来极大的运营风险。

此外,2017年2月17日证监会发布的关于再融资的政策调整,明确提出“上市公司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拟发行的股份数量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20%”,在该政策的约束下,刚回归A股半年的紫光学大未来的资本运作将受到极大限制。

对此,有财经分析人士认为,对学大教育来说,在当前阶段,“上市公司”这一身份如果不能带来资本和业务拉动,私有化反而更利于其发展。

金鑫回归主营业务,学大投资频频

从昨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来看,金鑫之所以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暨总裁)职务,是因为希望将时间和精力专注于教育业务的经营和管理。截至公告披露日,金鑫先生未持有公司股份。

学大教育回归A股后,似乎在运营数据、业绩成长、利润方面都有所增长。2017年年初,金鑫在对全员发布的CEO邮件中称:“2016年,学大教育的千万校区已经达到43家;新签突破20亿,并诞生了史上首位千万咨询师;续费将近10亿,提前四个月完成全年续费目标。而在2016财年的第三季度,学大教育也一改传统淡季的颓势实现‘逆势’盈利,实现营业收入5.93亿元,同比增长12.35%;实现净利润111.62万元,同比增长105.12%。” 

学大教育定位为中小学一对一个性化课外辅导机构,截至2016年6月末,学大教育拥有超过600个学习中心,约有15674名全职教职员工,并为全国29个省份及直辖市中的132个城市的客户提供服务。

2016年上半年,学大教育营业收入为14.73亿,同比增长10.37%;实现净利润1.08亿,同比增长50.49%。

根据学大预测,2015-2017年学大教育营业收入(预计)分别为22.83、25.36和27.60亿元,2016年和2017年增速分别为11.1%和8.8%。

从2016年2月19日起,金鑫开始在上市公司紫光学大任职。有分析人士认为,金鑫的辞任,也许会让学大一贯以来“教育+投资”布局K12全产业链的道路走得更顺。目前,学大投资的教育项目包括阳光兔、极课教育、致优教育、创未来科技教育、童翼艺术教育、蔚蓝国际、西奈山国际教育等共计8家,覆盖了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两个领域,打通了公立体系、家庭教育、考试培训三大用户方向,正在实现打通K12全产业链的目标。

此外,2016年8月,紫光学大又相继完成了厦门紫光学大教育服务有限公司、厦门紫光学大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吉紫光学大教育发展有限公司的设立。8月15日,紫光学大与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政府签署《关于在厦门市海沧区举办民办学校的框架协议》,将在海沧区建设十二年一贯制学校。11月11日,紫光学大宣布拟与紫光集团有限公司间接全资控股的西藏紫光育才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北京紫荆育才教育有限公司。11月15日,紫光学大宣布完成北京紫光天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设立,在微电子方向的职业教育领域进行延伸和扩展。

如此大刀阔斧的投资动作之下,去年55亿元定增终止后如何应对资金压力?当时接近学大的人士曾向鲸媒体表示,紫光学大最大的可能是2017年发起第二轮定向增发,但定增最快也得到2017年底才能完成,紫光学大依靠自身的现金储备可以平稳过渡完2017年,但却可能因此错失发展良机;如果紫光集团对紫光学大的扩张有期望,不排除直接输血支持,或共同成立投资基金继续原定的版图扩张;再者,也不排除紫光学大引入新的财务投资方或新股东。

管理层筹划回购、学大独立IPO脚步加快?

据知情人士透露,学大教育或会通过三种途径来募集资金、扩张版图:紫光学大启动定增、紫光集团与学大教育成立教育培训投资基金和学大教育独立IPO。

目前来看,前两种均为短期的募资方式,在实现上也取决于政策、资本市场情况和管理层的投入和能力等等。而学大教育独立IPO可能是长期的重要资本路径,在未来有很有可能会实现。

在独立IPO的路径上,学大教育目前手上的“牌”至少已有两张:业绩上,趋势正在好转;股权结构上,学大教育的VIE架构早已被拆除。

独立IPO的路径可能会有两条:一条路径是,学大教育将来从紫光学大中剥离,独立走A股上市的道路,不排除有外界公司或者股东收购学大教育,然后再启动上市的做法;另一条路径则是,紫光学大分拆学大教育,后者上创业板。

从实现的难度来说,第一条路径可通过售卖资产的方式实现,这在目前并购交易高频发生的A股市场并不难,剥离后独立IPO仍需看财务指标。而第二条路径的政策门槛更高一些,需要满足一些基础条件:如上市公司公开募集资金未投向学大教育,上市公司最近三年盈利且业务经营正常,上市公司与学大教育不存在同业竞争且出具未来不竞争承诺、上市公司及学大教育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与学大教育之间不存在严重关联交易,学大教育净利润占上市公司净利润不超过50%;学大教育净资产占上市公司净资产不超过30%;上市公司及下属企业董、监、高及亲属持有学大教育发行前股份不超过10%等。

知情人士透露,不管走哪一条路进行IPO,学大教育自身满足上市基本财务需求是学大教育实现独立IPO的关键,从现有业绩来看未来要实现也许并不难。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透露,金鑫近期频繁接触一些财团及银行,或在筹划买方团,回购学大。而辞任,有可能更便于展开以学大为主体的各项业务。

附:学大回A股进程

  • 2015年4月,学大宣布收到A股公司银润投资的初步收购要约信;
  • 2015年7月27日,学大宣布与紫光集团支持的银润投资公司达成协议,以约3.5亿美元(约23亿元)的价格对学大进行私有化,交易预计在2015年年底完成;
  • 2015年12月,该私有化方案在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
  • 2016年1月份,学大教育发布的公告显示,其合并协议终止日期从2016年1月26日延长至7月24日;
  • 2016年5月30日,学大教育的支付代理公司邮件确认,已收到了银润支付的关于收购学大教育集团的收购款共计3.53亿美元;
  • 2016年6月16日,公司董事会通过议案,聘任学大教育集团董事、CEO金鑫为公司总裁(暨总经理);
  • 2016年7月5日,学大教育VIE架构已拆除,3.5亿美元私有化即将完成;
  • 2016年7月13日,学大教育正式更名为“紫光学大”;
  • 2016年8月,紫光学大发布回归A股的首份财报:2016年上半年营收2.20亿元,同比增长 1655.0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150.62万元,同比下降632.79%;
  • 2016年12月9日,紫光学大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之前提出的价值55亿元的定增计划,意味着学大教育回归A股市场后第一次从国内资本市场上募资的计划搁浅。
  • 2017年3月17日,紫光学大发布公告称,金鑫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暨总裁)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