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亲爱的读者,我们同行的这一程,愿有更多惊喜和价值献给您。

不谋而合的思考

“这个时代,需要产生符合碎片环境的学习方式。”这句话在3月8日逻辑思维那场为知识付费的“下一步”答疑解惑、摇旗呐喊的茶叙会,再一次火了。

认定要在知识付费的路上“走到黑”的罗振宇宣布自己认清了一个事实:“让我们倾向于去认为‘内容付费’事实上是因为用户的日常行为、习惯等都发生了巨大变动,导致原有三大产业——教育、出版、传媒之间的边界和逻辑发生松动之后所提供的一个机会。它是用户真的有真实需求,并且在呼唤产业级解决方案的事情。”

罗振宇说,一个叫做“知识服务”的新行业正在诞生。

逻辑思维力推的“得到”APP在2016年流水过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知识付费所解决的,是人们渴望缓解焦虑的需求。

如逻辑思维,还有“得到”上的名人们,他们把优质图书、人生经验、社会观察转换成语音、浓缩成干货向焦虑的用户群体贩卖,这种需求的解决方式灵活、取巧,又陷入了快餐化、碎片化,“迎合了小白和中产阶级的自我麻醉”等争议之中。

不管“知识服务”的方式怎么变,“知识服务”本身真的是一个新行业吗?教育、出版、传媒,甚至咨询产业本来就是通过提供知识服务赖以生存的,只不过知识的深浅、表现形态、呈现载体、传播渠道等等都有所不同。

但教育、传媒、出版产业的边界正在变得模糊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个趋势的根基是它们都属于知识服务和文化大产业的本质。趋势会带来用户行为、商业模式、行业格局的变化吗?趋势之谜让无数创业者、内容生产者,甚至资本玩家兴奋而又焦虑着。

接下来,鲸媒体征程

作为诞生于2015年12月底的教育产业垂直媒体,鲸媒体(jingmeiti.com),不偏不倚地踏进了教育、传媒、出版产业的交叉地带之中。笔耕不辍地采写文章,促进教育从业者之间的交流,连接创业者和资本,出版《鲸字塔》一书……迄今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做了这些,当然并不限于这些。

创业初期,鲸媒体就明确了深耕教育产业的目标,我们正视教育行业中的商业力量,崇尚科技和创新对行业的助推作用,我们推崇教育体制内外公平和效率,我们推崇商业社会中的规范和秩序。敬畏着趋势和变化,坚信行业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爆发不可阻挡,作为教育行业发展的观察者和记录者,我们希望保持专注和认真,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也不吝为此投入着理想和激情。

要想以一己之力做点什么——用时髦的话说,通过“知识服务”多多少少推动教育行业的发展——需要扎扎实实地自我修炼,需要更深切地贴近用户的需求;要知道自己的焦虑所在,也要明白如何帮助我们的读者缓解焦虑。

焦虑的存在并不可怕。教育,往俗了说是为人类解决认清世界、认清自我、补足短板、维持秩序的问题而存在的。教育诞生之初,就伴随着自己或他人的焦虑,而焦虑又鞭策着人们去不断学习。

教育、学习,绕不开“反人性”的本质,因为眼下焦虑的缓解也许正是下一份焦虑的开端。人类就是在延绵不断的焦虑征途中痛苦而迅速地进步着。无知者无畏,但没有人能轻易下狠心,可以为了没心没肺地活着甘愿做一名无知者。至少,鲸媒体的读者不是满足于眼下的人,他们对教育产业的魔力已有所领悟,同时也对热点人物、现象和趋势背后更深层次的“另一面”着迷和焦虑着。

这一年多时间里,我们有幸影响了这样一群读者——他们是教育产业的从业者,他们渴望更深度和更有价值的内容。他们或者是跟我们一样战战兢兢开启未知之旅的创业者,他们或许是成熟教育机构的管理层和决策者,又或者是连通政界和商界、抚摸着行业脉搏的投资人、分析师。

正是来自“头部流量”的正向反馈,让我们知道鲸媒体一定不仅仅要做记录行业发展的“笔”,还要做行业发展的“大脑”——这才是仗剑直面焦虑的正确姿态。

保持调性是不容易的。严肃和活泼,深入和亲民,商业和公益,开放和克制,激情和冷静,寻找当中的平衡是我们接下来要跨越的一个个坎。

春天已至,鲸媒体新的征程已经开启,我们想用“知识服务”这个词形容接下来的旅程,这一程,也许悬念重重,但更令人激动。

亲爱的读者,我们同行的这一程,愿有更多惊喜和价值献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