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竞争是公立研究型大学永恒的主题,他们会争夺国家和联邦基金,争夺比赛冠军和师资力量。可是在这个人才短缺迫在眉睫、不平等现象不断增长的时代,11所大学决定联合起来放下武器,为学生们的成功分享他们的经验。

竞争是公立研究型大学永恒的主题,他们会争夺国家和联邦基金,争夺比赛冠军和师资力量。可是在这个人才短缺迫在眉睫、不平等现象不断增长的时代,11所大学决定联合起来放下武器,为学生们的成功分享他们的经验。

大学创新联盟成立于2014年,成立之初的目的是提升大学生的毕业率。特别是第一届,主要就是为11个成员机构的低收入学生服务。本月早些时候,大 学创新联盟宣布,接下来将以在2025年实现为68000名学生服务为目标并努力。而其中的六所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中佛罗里达大学、亚利桑那州国家大 学、爱荷华州立大学、俄勒冈州立大学、普渡大学)每个学校的低收入学生增长率都在19%以上。

Bridget Burns帮助大学创新联盟进行成员合作,分享学生的成功创新。国际建筑师协会执行董事Bridget Burns隐晦地吹响了团队的号角。她说“我不只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更是为了让其他学校意识到可以通过改变他们的行为、机构,在学生领域实现更强的生产 力。”

大学创新联盟每年都会将重点放在一个“项目”上,让这一努力在一个校园取得成功,从而可以传播给其他学校。首先是预测分析,今年项目的主题是主动提 供咨询意见。上周在sxsw(South By Southwest教育大会是全球最大教育科技峰会之一)教育峰会上,EdSurge与Burns共同探讨了机构的合作及其重要意义、机构的课程如何在高 等教育领域引起涟漪效应。

 

11个成员机构之间的合作模式是什么?

前提是要对学校有价值,比如能让学生的生活更便捷,在此基础上,我已经和成员中所有的校长建立了一对一的联系,一年当中他们会和我进行几次私下的会 面。而且,每个大学都由一个成功的团队运作这一项目:具体如低收入和高收入的学生,有色人种学生和白人学生,第一代和多代的学生他们之间的差别是怎样?这 种差距在校园里的体现是什么,团队保持每月至少见面沟通一次,很多是隔周见面。

我们也会召集这些学生委员会的成员聚会(这些成员不超过100人),宣传规范行为,进行社会实践。事实上这已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聚会,我们也会在聚会中公开一些项目指标和预期目标。

他们需要彼此了解。看看Brené Brown的研究——分享你的故事给有权听到它的人。他们每个人都要踏出那一步,与人分享自己或脆弱或艰难的部分。我们也有这样关于分享失败经历的聚会。

你是如何申请到这所大学的?即使本人有时不太愿意承认这是失败后的选择。该如何开启你在大学以后的生活?没有人会关注技术上的缺陷,如果再重新做一 次,我会如何去做,这样的谈话一旦开启,后面的故事就会源源不断而来,其他人也会分享他们的故事,开会时人们是不会说这些的,让我与一万个亲密的朋友谈这 些事,那也不现实。

“我认为真正有意义的驱动力是高科技和优秀的人才。他们是相关联的。”也有大机构、大协会,试图让这个基数发生变化。只是你不能让这个规模更小,这是有一定比例关系的,我认为合适的数量是一次100人。

 

学校创新联盟宣布他们正在为突破就业率的目标而努力,其中最大的成功因素是什么?

在一直谈论规模以后,我认为真正有意义的驱动力就是高科技和人才,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看看其他思想传播和分享领域,高科技和人才就是引擎。

这只是一部分内容,这部分是我们致力于改变整个行业的价值。而我也不是对在校正经历的负担压力感兴趣,我是用这种豁达的行为激励别人感兴趣。自我官 僚是永远存在的,它是本性的一部分。而我们要改变现有的官僚机构并试图适应和重新设计他们的学生,这是很难的。如果我们能为每个人都那么做就是难上加难。 我们要找一个办法使它实现并能得到很好的体验和回报。

 

学校创新联盟成员如何进行评估?

普度大学做了一个问卷调查。我们得到了所有问题的答案,它与人们如何描述技术无关,与我们怎样定义它与校园是否合适无关,那我们应该怎样评估和检测他们呢?我们雇了一名评鉴师来为整个团队评估。

我们需要一个评价体系来做高等教育技术的评估。我们得创建一个所有人都能在其中得到评价的体系。我们可以通过与我们合作的学校反映出的积极或消极的例证来得到真实的反馈。我们不想只是一群狂热分子。

为校园和合适的供应商之间牵线搭桥是很困难的。我不想我们所有的学校都使用相同的技术。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将是一个失败。不只是我们的失败,而是对社会大众没有帮助,因为我们需要一个充满活力的技术社区的繁荣,为每个类型的学校提供选择。

 

如何从其他学校创新联盟成员身上获益?

我们已经知道如何与我们的观察员联系。我们有30个校区,他们都已经签署声明“学校想要从中学习”。我正在考虑我们可以分享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如何 以一种其他人可以实际使用的方式分享呢?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真正的重大变化,学校正适应和采用新的思路。佛罗里达州中部基于他们在佐治亚州所看到的情况,刚 启动了一个全新的助学计划。

我们以前不知道其他学校会想加入进来。现在我至少每隔一周就能收到某个学校想加入联盟的邮件。我不感兴趣说服别人这是一项多有价值的事业,但我对找 到那些相信我们所相信的东西的人感兴趣,我们想给他们我们学到的一切。我们要给他们我们的模板,还有我们所积累的供应商和我们的数据共享协议。

我们正试图找出与其他学校更好的连接方式,尽快的把我们所能给的给到他们,我们有危机意识,我们必须尽快找出办法。就像人们正在寻找一个英雄,我不认为下一代的克拉克克尔才是那个人。我认为这11名成员已经找到共同协作的办法,能推进整个行业前行。(乐迪/译)

本文由鲸媒体编译,出处www.ensurge.com,原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