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作为金属乐队的粉丝,出身哥伦比亚大学,“金属、学霸”是高巍最大的标签。

之所以会取名“01音乐”,“ 一方面希望可以用数字的方式来做音乐;另一方面可以从0到1改变大家学习音乐的方式。”“01音乐”创始人&CEO高巍自豪地说,“现在很少有人用数字给产品取名,我们有独特的风格。”

“‘01音乐’APP可以识别多种不同乐器的声音,在你演奏的时候,可以帮你指正、监督,最后达到促进学习的作用。”十多年的音乐爱好者高巍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向鲸媒体演示“01音乐”如何体现人工智能化。高巍介绍,像语音识别可以用来学英语一样,“01音乐”定位于一款用AI(人工智能)学音乐的APP。这是一个来自硅谷的项目,项目的初创灵感和研发主力都源自美国硅谷。

有意思的是,研发团队的大部分成员都是身兼乐手和工程师科学家的技术男,因为喜欢把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应用在音乐上而聚在一起。最近生于硅谷的“01音乐”决定进军中国市场,目的是在中国考级市场中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并帮助更多的人学习音乐。

近日,鲸媒体和这位爱音乐的学霸、“技术男”聊了聊他与“01音乐”之间的故事。

图片1

从管乐器开始,音乐教育如何实现人工智能化?

“‘01音乐’使用声学来识别音乐,手机、iPad、电脑都可以通用,用这款产品去听就知道你在演奏什么。”高巍说,“01音乐”想打造一款改变人和音乐关系的软件,让稀缺优秀的教学资源通过人工智能随手可得,让大量的人轻松地学会乐器,随时能够找到一起玩音乐的小伙伴,甚至改变未来的家庭娱乐方式。”高巍的期望是让我们的客厅变得像维多利亚时代一样,每个人都会弹琴唱歌。那么,“01音乐”第一步如何教得更有效?

“在演奏的时候,我们可以借助移动设备App的麦克风捕捉所弹奏的声音。”高巍一边拍打着节拍吹口哨,一边向鲸媒体解释。当口哨声与谱子一致时,屏幕上会出现一个小人笑着脸撒出金币,并伴随着欢快的声音;当口哨声和谱子不一致时,屏幕上就会出现一个哭脸并伴随着低落的声音。

在声音识别的基础上,“01音乐”先从管乐器开始着手,谈及为何先从管乐器开始而不是从钢琴开始,高巍认为,对于学乐器和学钢琴的小孩而言,他们感受到的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氛围。“学钢琴的小孩就是,我要一个人弹得好,弹很多遍,我要去考试、比赛等,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人和全世界对抗;而乐队的小孩是完全不一样的,乐队有分工与合作,要彼此配合。”

对于高巍来说,乐队的团队合作要比一个人练更美好。基于此,高巍想把这种合作所带来的美好带到人们学习乐器的环节里,“即便你是自己在家练习,我们也想有人陪伴你,在练习中感受到来自乐队的支持;学习者练习完成后,可以与乐队合成,就好像拼图一样拼成完整的板块,这给人的感觉是很美好的。”

“01音乐”的产品逻辑是从练习工具收集海量数据集,进而由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最佳教学法。“一开始主要面向4-12岁的K12人群,合作的机构会把教材放在系统里,伴奏都是针对用户需要,由01音乐的工作人员逐一甄别上传高质量的内容。当收集到各式各样的用户学习不同乐器的数据以后,就可以由人工智能学习最有效的练习方法和教学方法。同时用人工智能模拟和学生合练的乐手,彻底改变孤独学音乐的状态。”

图片2

诞生硅谷,如何开拓中国音乐考级市场?

生于美国的“01音乐”首先想到开拓中国市场。相比于美国而言,中国学习音乐的孩子有很多共性,而且有明确的考级目的。由此,“01音乐”想在中国从一系列具体的产品做起,从目的性强的考级市场拓展至更为广阔的音乐兴趣学习领域。

据了解,同处于竞争市场的还有罗兰数字音乐、The one 钢琴、音乐笔记等。从软硬件层面来看,这类音乐项目产品属于硬件产品,多数依赖线下平台展开。“他们的销量多数为几万台到十几万台,但是中国的乐手数量要到千万级,如果通过硬件,这一部分市场需要几年才能铺开。”对于这样的行业情况,高巍说,“不同于这类竞争企业,‘01音乐’主要以软件为主切入中国音乐学习市场。”

那么,“01音乐”如何拓展中国市场?据高巍介绍,“01音乐”先从苏州开始布局,在当地的大型机构开始推广,通过B2B2C模式,由学生购买使用。“一开始先从苏州两所学校里的100多个学生开始使用,搜集并整合他们的产品使用经验及过程,进一步对产品进行不断的更新迭代与打磨。”

目前,01音乐主要开拓低年龄端用户市场,主要是4-12岁的K12人群。采用用户免费与人工智能软件练习音乐,付费用户可以购买按学时收费的人工服务。“我们提供的服务质量跟线下老师提供的服务差不多。”高巍说道,“之所以选择这个年龄作为入口,也是考虑到小学阶段的课余时间比较富余,且大多数家长和老师都会倡导孩子学习一门或者两门以上的乐器。”不难看出,“01音乐”正是挖掘了素质教育这一方面的机遇。

高巍向鲸媒体展示了“01音乐”的应用界面,主要分成演奏界面、系统排名界面和教师评价界面。在演奏界面上,系统可以根据孩子已有演奏水平,自动推送合适练习曲子,或者是自选。“孩子在使用产品时,系统会自动上传孩子演奏的音频,而后根据孩子的演奏次数和演奏质量进行打分、排名。老师还可以选取孩子演奏的片段进行试听,评论,并将评价通过微信群反馈给家长,与家长进行沟通。”高巍说,未来“01音乐”还计划在已有应用的基础上,新增社交分享、论坛等功能;并计划融资500万元,进一步拓展音乐学习市场。

“音乐基因”、“学霸”并兼的团队,初创如何避免走弯路?

作为金属乐队的粉丝,出身哥伦比亚大学,“金属、学霸”是高巍最大的标签。

除了十年的古典音乐经历,高巍从大学期间就开始玩摇滚乐队,一直玩到了美国。虽然当年叛逆的摇滚乐,现在在卡拉OK里都可以找到。“想想还是蛮神奇的。”他笑着说。高巍回忆起他年轻时候所追捧的金属乐队,“90年代金属乐队对于大家来说还是比较激进的。随着心态的成熟,品味也不一样,我一直在摇滚、古典中来回替换。”

高巍所热爱的不仅仅是音乐,“自从有了孩子,我也会慢慢思考教育、教学方面的事情了。”他有一套自己秉承的教学理念,以正反馈和目的性教学为例。“对于正反馈,即正面教育而言,犯错的方向有千千万万,但是正确的方向仅有一两个,我们所持有的态度是对正确的要多鼓励,不强迫、少批评,重点强调多多练习。”他认为,孩子在鼓励和引导下,一定会有进步。

第二个是目的性教学,“如果孩子总是在同一个曲子上犯错误,那么我们的软件就会自动调整练习的难度和速度,让练习始终处在一个稍微有挑战的程度。”高巍说,“我们所持有的态度是,让孩子花时间在所能达到的地方上。”在教学理念的影响下,上述提到的“01音乐”应用里的排名、演奏练习都是围绕这些理念而展开。

很多企业在初创的时候都少不了走弯路,但是“01音乐”却有效避免了很多。在高巍看来这一切要得益于CTO顾羽鹏的帮助。谈起一起创业的CTO,高巍总会提到“学霸”、“创造力”等这几个字。顾羽鹏和高巍是多年以来的音乐圈好友,谈及音乐教育、“01音乐”工作这些事情,高巍用“默契”、“搭伙”等这几个词形容。

高巍提到,顾羽鹏提出的“用耳朵指导眼睛,而不是用眼睛指导耳朵”让团队少走了很多弯路并提供了创造性的想法。在开发产品之初,市面上的音乐教学产品多数借助于识谱、亮灯的形式,“这个设计不符合生理规律,就是眼睛指挥耳朵的误解。”于是,“01音乐”在开发的时候,就把乐谱显示定为了“一段显示”的形式,相比于市面上其他产品,“这种形式要更贴近教学习惯,学生用起来也省力很多,这也正是01音乐与其它产品的不同之处。”

“前不久,‘01音乐’在北京成立了新公司,开始在中国市场进一步拓展及推广,而 “01音乐”研发地所在的硅谷则会在研发与科研上持续发力,旨在为学习者带来更多的帮助。”高巍说。

图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