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独家对话小马过河联合创始人许建军。

近些天,主打出国留学培训服务的教育公司“小马过河”面临破产清算,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时间“假破产”、“金蝉脱壳”、“转移资产”等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联合创始人许建军。

事情的始末缘于上周四,小马过河被传因欠员工薪资,员工在公司门口举条维权。随后,公司内部邮件被流出,宣称公司已经倒闭,所有员工都停薪留职,公司暂停营业,清算拖欠的员工工资及社保等费用。翌日,公司联合创始人许建军发布一份公开信回应欠薪传闻,称“倾家荡产也会还钱”。

鲸媒体了解到,小马过河有着过亿营收,并获得过三次融资。据悉,公司在2013年10月获得学而思联合创始人、珍品网创始人曹允东投资的1000万元天使投资。目前,曹允东仍是公司股东。此外,公司在2014年获得原老虎基金中国区总裁陈小红的A轮融资,在2015年初获得小米–顺为基金的B轮融资。

那么,事实究竟是怎样?鲸媒体联系到正在上课的许建军,他独家回应了相关的质疑并且讲述了小马过河目前的发展状况。

以下为许建军的自述:

我本人也算是个学霸,成绩一直很好,特别能考试,在新东方也工作了很多年,做过各种岗位,后来出来创立了小马过河这家公司,从教学方面来看,我们的产品现在还是不错的。但是互联网的大潮来了,我们走了弯路,受到很多冲击。之前我们定位是高端留学产品,价格贵一些,一小时可以收1000块钱。但是我们觉得这个影响力太小了,于是我们就希望把价钱降下来,获得更多的影响力。在收入不变的情况下,结果价格就降下来了,但生源并没有变多,收入变少了,员工依然是那么多,所以一下子现金流就断了,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自己不善于管理。包括百度投放,线下的盲目扩张,同时线上的转型,造成了目前的问题。在公司断流的情况下,我把我的资产变卖没了,确实没钱再去救公司了。

事情回顾:【独家解读】小马过河辉煌不再疑破产,留学语培行业挑战重重?


鲸媒体:清算破产这个事发生之前,公司里没有一些征兆吗?

许建军:我当时就是拿自己的钱往里贴,就怕军心涣散,员工不知道,我实在扛不住了才告诉大家的。我们2月28日就产生了清算,因为有两个月没发工资,我们不想拖累大家,就直接先停了,欠的钱以后再还,我也跑不了。

但是对于员工来说就觉得太突然了,实际上目前真正对公司收入做出贡献的也就是30人,这30人也愿意跟我们留下来去抗。我们今年1、2月份的收入,能够维持这30人规模的团队。其他的同事们之前做出过贡献,没活干了,又让人家走,其实我也是于心不忍。现在现金流断了,两个月没发工资了,也就别再耽误他们了。

鲸媒体:对于维权的员工,管理层是如何沟通的,计划通过什么方式清算员工的工资和社保等费用?涉及工资清算等员工有多少人?

许建军:我们希望就是欠的钱肯定要还,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马老师也出面签了欠条,但是没那么快,要喘口气。我们希望如果有行业、教育圈的人愿意能够帮我们偿还这笔债务的,或者帮我们渡过这个难关,能够对得起原来的员工的话,我们也愿意在股权结构上有一定的体现,这个完全没问题。我们也会跟老投资人去沟通,因为我们就这么关闭了,对老投资人也是不公平的。

这些是目前的想法,但是如果真是行不通的话,就只能我们私人来偿还,再连带着未来还他们的钱,只是没那么快。目前涉及到工资清算的员工有将近100人,两个月没发工资,大概就是200多万左右。

鲸媒体:有媒体上报道说目前公司仍然在招生运营,真的是这样吗?

许建军:我们在2月28日时想变卖资产,还给债主们、投资人、还有一些购买期权的老师们。如果这些钱也被花掉了,我们就想做一下清算。但是这两天,又有一些新的变化,我们发现我们的学员不在乎我们公司的状况,还有想续费的。

做出清算打算时,行业里的很多同行们也愿意帮我们把学生接下来,不要钱把课程上完,我很感动。但是因为我们的授课模式比较特殊,同行们大部分都是一对一上课,而我们更像是陪读、陪练的模式——不是给你讲课,而是给你留任务,做完了再针对性地、碎片化的讲。比如说,给你20分钟来做一篇阅读,你不要做题,只看文章,这是我们教学效果好的一个秘器,是一种特别特别好的授课方式。所以,我也怕同行们不适应这个模式,学员们学习体验也不好。不是说公司死了,就不顾忌以后的声誉了。我也一直在跟同行们说,如果有需要一定会找大家帮忙,但是现在学生还舍不得我们。

公司清算破产的消息学生和家长们也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但是家长们说没关系,我们相信你们,其中还有继续交钱的。这样我们就更不敢让同行们过来接了,因为这相当于,你让人家(同行)过来接收(学员),人家不收钱,但是你还收了学生的钱,这对人家(同行)来说是不公平的。

目前还是由公司原有的几个骨干,包括我自己来授课。其实我也一直没有脱离(讲师)工作岗位,只不过是属于比较机动的,哪门课没人上了,我就能顶上,因为我本身什么都能讲。只是目前我状态不是很好,怕影响学生上课,于是和学生们请了假,将上课时间推迟了几天。在这当中有几个同行和朋友表示愿意帮忙。学生和家人朋友的信赖让我们很感动,他们希望我们还能够活下来,所以也挺对不起他们的,因此我还要争一口气。

鲸媒体:公司现在是裁员分批,还是说一边裁员一边重组?

许建军:我们是想宣布破产让大家都走,但是骨干们还是愿意留下来,不管怎么样,公司倒闭了我们再做一家也可以,或者说咱们尽量不要让公司倒闭,他们跟我们感情很深。所以究竟是倒闭了再成立一家还是在现有的基础上重新复活,这个模式我们还没有确定,我也不知道。但最重要的是学生愿意找我们,我们也不能伤害学生的感情,所以才继续收学生的钱,虽然也不多,但是不能辜负学生的信任。

鲸媒体:现在公司还有多少学生的课程没有结束?对于接下来,新付费的学生的课程的课程怎么处理?

许建军:目前在我的群里,大概有六七十位学生的课程还没结束,这些人也都在上课,只要我的这些教学骨干在,最多20天就能把课时上完。在这过程中我们新收上来的学生,可以将一部分学费给现有的老师作为他的课程收入,拿出一部分偿还以前的债务。我现在觉得我们不一定会死掉,就看我们经历的这个痛苦的过程大家能扛多久。

鲸媒体:小马过河关联公司有多少家?这次事件是否存在某些媒体所怀疑的假破产、金蝉脱壳、转移资产的情况?之前的资方是什么态度?

许建军:我们的App有好几个,其中宇宙托福是放在了我们关联公司,但是付款的账户都是进到真正的主体和相应的培训学校。账目方面我们是一清二白,我也欢迎所有的媒体和审计部门来查。这个消息发布出来,给我们留下的老师是一种打击,他们认为我们把钱转移了,让他们免费上课,这对我是个巨大的伤害。(注:目前通过工商资料查到的小马过河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关联公司有北京鉴贤鉴乾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小马过河玩出界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小马过河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北京易毫故问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上海绎禾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等。)如果我是做了坏事,被人揭穿也就认了,但是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别人这么说我,对我是一种伤害。

但我也要顶住这个压力,如果能撑到高峰期可能还会再召回一些旧部,因为高峰期学生多。现在我们最低谷的时候一个月能收100多万,所有的老师加上场地的成本总共50、60万,还是有能力偿还原来员工们的债务,这点我们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因为有数字在支持。

对于在这个阶段离开的员工,我觉得人家对不起我们,因为确实是我们模式的调整使得人家没活干。这时光谈感情又不给人家发工资会造成一定的麻烦,但是发了的话,公司就会陷入到一个无穷无尽的漩涡中。

资方觉得投资是失败的,希望我们能够自己想办法,我们也曾经希望能够求助,但是觉得对他(投资方)来说也不公平,因为转型所付出的代价肯定要创业者自己来承担。因此,我们尽量不让它(公司)彻底关闭,也是出于对老投资人的一种保护,因为如果现在关闭的话,债务我们可以慢慢还,但是老投资人的钱就全部打水漂了,我们也觉得这是不公平的。

鲸媒体:小马过河管理层和核心员工是否已经在与新的资方接触?目前有多少机构(基金或教育机构)联系上了咱们?

许建军:我们在尝试接触,但是目前还没有特别有意向的,所以我希望同行或者投资圈能够出手相救。我们其实只要能够把债务偿还了,不欠大家,对我们个人来说就什么都好说。

鲸媒体:从这次清算事件中咱们吸取了什么经验?这几天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许建军:转型的过程,在没有特别大的现金流的情况下,要比较慎重地去转型。而且最好不要靠外来的输血,用自己原有模式的利润来做转型的代价。外在的钱可能会让你没有那么的谨慎,所以我觉得我们很对不起之前的投资人也在于此。

最近的心情,我可以用几个成语来形容:四面楚歌、痛不欲生、声名狼藉,我只有面对家长的时候心里才会好一些。众叛亲离,虽然也有一些留下来的员工,但是也有很多在外面说我们这种或那种的话,我觉得还是要勇敢面对。过去的这五天里,我也没怎么睡觉,加起来睡得时间可能不超过4个小时,因为脑袋里全是满的。

鲸媒体:小马过河曾盛极一时,您是否打算在留学语培行业继续再战?有哪些经验教训是可以吸取的?

许建军:当然会继续。经验教训是应该把业务模式做得小而美,哪怕一年只收1000或者500个学生,每个学生收的贵一点。但是最好别是铺天盖地的做很多用户,要把服务质量搞上去。哪怕多一些这样的机构,其实这之间的竞争反而能使这个市场更加优化。不要贪心,非要覆盖大面积让更多人知道我,因为只要服务好了自然会有更多的人知道你。否则的话,尤其是在价钱上,因为这个行业消费者们不是特别在乎钱,我可以多收钱然后少服务一些对象,但是每个服务做得到到位一点,这样口碑才可以长久得保持下来。因为如果说是收费比较便宜,人比较多的时候,一是你服务的人对应也得多,所以基本上利润会受到很大影响,有可能会赔钱。与其这样的话,我们还不如做贵一点,不管是在现有基础上重新开始,还是将来自己再做,我觉得这都是我们必须要把握的一个方向。

鲸媒体:您对于现在对小马过河伸出援手的教育机构想说些什么?

许建军:首先非常感谢他们,但是现在还留下来的30多位核心骨干,他们肯定还是愿意继续跟我们扛下去。对于已经走了的,我们造成损失还没有赔偿的员工,如果说别的机构愿意接纳他们的话,我们也会非常感激。不管这些员工是否对我们心怀怨念,我们都觉得是非常感激地。对于他们来说,一旦失去了工作就是一个灾难性的开始。

至于我们的学员,我相信我们能够扛得下去,就像刚才我说的,如果有别的机构接手已经适应了我们这边的学习模式的学员,我就怕学生会觉得我们把他抛弃了,这个可能对我来说是接受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