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黑晶大魔头”徐强和他八年建造的“虚拟帝国”

“带上VR眼镜,可以真实地看到心脏跳动,在节律性地收缩和舒张中推动血液往一定的方向流动,同时,结合老师讲解或者课程配音,学生还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心脏。”在VR课堂上,学生不仅能够直观地看到心脏在人体胸腔中的位置、心脏的大小和形状,还能全方位透视心脏的结构组成。

这是黑晶科技在去年九月发布的“VR超级教室”1.0版本中更新的初中生物课程《输送血液的泵—心脏》。黑晶科技CEO徐强透露,“‘VR超级教室’发布后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营收已破百万。”目前,“VR超级教室”已经更新至2.0版本,未来还将保持产品迭代和模式创新。

春节之前,黑晶科技联合RealMax公司,定制开发沉浸式AR智能眼镜,推出“AR超级教室”,主要根据不同学科特点有针对性地开发相应的AR课程,课程内容涉及儿童早教、K12趣味教育、STEAM创客教育、职教和高等教育、常识科普教育等领域。

按照徐强的设想,黑晶科技将运用VR/AR技术打造VR/AR超级教室,布局VR+教育的版图。截止目前,“VR超级教室”已在全国30多个省市完成市场布局。除了国内市场,黑晶还与海尔国际教育达成战略合作,布局国际市场,计划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全球近40个国家,提供专业化、订制化VR/AR教育解决方案,打造国际版“VR超级教室”。

据调查报告显示,到2025VR/AR市场规模将达到800亿美元,其中发展潜力最大的是VR/AR教育。VR提供的沉浸式场景、亲临现场感和还原三维立体感能够从技术层面改变传统的授课方式和教学内容。除了黑晶科技,目前在VR教室方面布局的还有网龙华渔、微视酷等。

自2008年起,徐强带领的黑晶科技就开始专注于3D数字内容的开发,大量运用现在被叫做“虚拟现实”的技术。起初黑晶科技做过VR看房、展厅的AR应用、手机和平板的三维全景效果等业务,这些业务每年为黑晶带来千万级营收,维持了企业生存及盈利。

但是在徐强看来,黑晶能做的事远不止如此,在VR行业领域“摸爬滚打”多年,黑晶积累了大量实战经验并具备了集硬件集成、核心技术研发、应用内容开发于一体的系统化解决能力。在虚拟现实的风口下,黑晶“转型”势在必行。

经历了2015-2016年间的几次“脱胎换骨”,现在黑晶科技已发展VR+教育、VR故事工厂和VR+文旅等三大板块内容。那么,在“黑晶大魔头”徐强的带领下,黑晶科技是如何一步步建立起 “虚拟帝国”?

 

从虚拟看房转型教育

“2008年至2014年这个阶段,VR行业不受人关注,市场容量非常小且不被资本看重。”徐强说道。2008年大学毕业后的徐强,选择了3D虚拟技术项目,从技术和研发做起,开始投身创业。

起初,黑晶科技的业务主要是为房地产企业开发虚拟样板房。在徐强看来,VR看房项目难以形成垄断,且竞争激烈,营收千万级别就已经达到天花板。徐强向鲸媒体坦言,感觉VR风口来了,我们在这个行业里深耕多年,积累了大量实战经验,具备核心技术研发及应用内容开发的优势,后进入这个市场的创业者更有经验与优势。”在传统业务与风口的双重局面下,徐强开始提出“转型”。

2015年初,黑晶科技打响了转型的第一枪,推出AR早教卡片“神卡王国”,由此开始接触教育领域。徐强表示,2015年开发AR早教卡的企业推广“很凶”,市场上普遍走微商渠道及厂家销售等渠道。当时,市面上还有小熊尼奥和新锐天地等竞品。推出AR早教卡片虽然是转型的第一步,但由于AR卡片的门槛低,这个行业开始进入了很多玩家,市场饱满。目前早教AR系列产品已成为行业中最为成熟的产品,因其生动有趣的卡通3D形象而备受孩子和家长的青睐。

由于AR产品易成型,行业生态比较成熟,即便很多企业都曾从中获取过利润,但是以AR为主的卡片产品并不能延展出其他更好的商业模式。2016年初,黑晶科技在保证其他业务具备“造血”能力的同时,弱化了AV早教卡片的生产。

2016年3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成为黑晶科技真正切入教育领域的重要转折点。黑晶科技与青岛一所学校联合成立一个VR创新研究中心,通过教研为主、技术实现的方式,开发“VR超级教室”,即应用于教室的软硬件一体化教育解决方案,并研发相应的生物和化学VR课程。徐强说,“‘VR超级教室’面世后,受到了很多的关注。”

但本身并不擅长教育的徐强对打入教育市场还是有些担忧,他表示,“VR+教育并不是完全市场化的,打进去会有点困难,这是我们比较担心的。”即使如此,徐强还是决定“放胆一试”。

2016年5月左右,黑晶科技便定下了“VR超级教室”品牌,在公司专门组织了“教育事业部”,主要研究如何在初、高中阶段开展VR教学,将难以理解的知识点借助虚拟场景来呈现,并通过VR虚拟设备,让学生沉浸于虚拟情境中实现交互学习。2016年7月,徐强携VR超级教室亮相CCTV2《创业英雄汇》栏目,引起了很多关注,由此公司也凭借央视的影响力,让“VR超级教室”有了全国影响力。

2

深挖K12领域,布局公立校和C

确定了“VR超级教室”的品牌之后,黑晶科技便开始着手VR超级教室的开发工作。2016年中旬,黑晶科技创建了一支教研团队由一线教师和技术人员组成采用“教研牵头,技术实现”的方式。徐强介绍,一线老师在参与VR教室开发的时候,不是从课件入手,而是先让老师体验黑晶科技的各种VR产品,例如VR飞行、VR工业、VR地产等。

“先让老师了解VR的技术原理,由团队方面负责讲解,老师学会了这些原理之后,就能切身了解教学痛点,知道该如何把技术与课程相融合,以达成教学目标。”经历了这一环节之后,老师便可以根据课程内容思考如何实现VR教育内容,且VR教育内容要具备一定的教育性、趣味性、交互性等。

徐强以一节人体课程为例,“比如镜头从口腔进去,可以变成微观小粒子在血管里面走,也可以进入到食道里,这样就可以营造一种沉浸感,这是传统的教学方式无法代替的。”除了营造沉浸感,黑晶科技还会提高VR教室的交互形式,“我们可以在VR虚拟教室里下雨,让雨停在半空;或者让一颗子弹停在半空,然后慢慢地飞过来,这样学生就能够切身地感受‘世界静止’了。”

未来,黑晶科技也会在交互方式上进一步改进,例如在化学或者物理实验课上,可以通过两只手抓取的方式,捕捉到物质的变化状态,进一步完成通过手部控制的交互内容。“如果这一部分得以实现的话,黑晶科技可以继续在这个领域开发出更多内容。”徐强说。

除了开发更多“VR超级教室”进军公立市场,徐强还介绍,黑晶科技还将推出“AR/ VR创客教室”。通过将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AR/VR)与 STEAM 教育、创客教育相融合,以AR/VR创客教材体系为基础,给学生提供自由发挥的空间,把学生转变为创造者。比如学生可以根据设计的成果,利用 3D 打印机、激光切割、小型机床等设备进行制作和输出。

3

总而言之,VR超级教室主要是软硬件一体化输出,涵盖K12教育体系、STEAM教育创客实验室、VR高校职教体系等。徐强表示,“对于市场规模广阔的K12领域而言,K12领域是黑晶科技重点着力的地方,主要对传统教室进行全面改造。”VR超级教室在硬件方面,包括以下几个硬件构成:智慧黑板、超级上课系统电脑、控制学生头显的VR控制器,学生端每个学生配备一个IPAD及VR头盔。其中,老师可以控制VR的播放。

黑晶科技目前已在青岛、北京、上海、广州、长沙等地选择重点学校与之合作,共建VR超级教室,一套VR超级教室根据人数多少成本大致在40万到100万。徐强透露,今年黑晶科技有两个发展战略重点,一是进一步布局C端市场,面向家庭或个人,提供宇宙天文素材包或者海底世界素材包的形式;二是进一步发展AR超级教室,通过AR眼镜既可以看到对方,又可以实现在画面上叠加虚拟功能,达到自然呈现的效果。

等风来?VR/AR教育的想象空间有待挖掘

前不久,徐强在朋友圈里转发了教育部印发《2017年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的资讯,他在转发的时候写道,“国家开放大学完成100间云教室建设,实现对中西部基层县级电大的全覆盖。启动基于VR的实验实训平台建设,完成互联网+智慧教育示范基地建设。”

此前,国务院最新印发的《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里提到,支持各级各类学校建设智慧校园,综合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技术探索未来教育教学新模式。在政策层面的利好,不难看出,VR/AR教育的想象空间很大。

2017年初,黑晶科技参与了由中央电教馆牵头的“VR教育国家课题”,该课题计划利用2年左右时间,通过课题引领、校企合作、应用研究、展示交流等方式,构建空间、技术、资源、应用一体的信息化VR教育模式。在这个课题项目中,黑晶科技还承担了VR教育国标化子课题的研究,参与VR教育国家标准化的制定。

鲸媒体采访徐强时,徐强曾表示一旦政策定下来之后,黑晶便可以第一时间拿下这个市场。目前,黑晶科技进入公立校市场主要通过“高举低打”的方式,所谓“高举”就是把产品的品牌塑造好,所谓“低打”主要是在地面上扫开,通过代理商的方式在全国各地占取各类渠道。“2017年VR+教育的窗口期已经关了,现在进入VR+教育赛道的企业多数都开始‘跑马圈地’了。”徐强笑着说,“对于教育信息化市场就是要这样,‘高举低打’,低打是精髓。”

除了在国内市场里“等风来”,布局国外市场的黑晶科技在“一带一路”政策下又会有哪些变化呢?据了解,“一带一路”已上升为国家战略,且“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与中国具有互利合作的广泛潜力。此前,黑晶与海尔国际教育达成合作战略,布局国际市场,也是在这个政策的支持下进行的。该合作主要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全球近40个国家,提供专业化、订制化VR/AR教育解决方案,打造“VR超级教室”国际版。

5

商业化:VR故事工厂、VR文旅、VR军事

除了上述提到的“VR超级教室”,黑晶的产品体系中,还有VR故事工厂和VR文旅两部分。其中,徐强最为津津乐道的是黑晶科技打造的VR故事工厂。

“在电影叙事中,导演可以用不同的镜头去表现故事,用镜头语言去讲述叙事逻辑。同样的,VR也有一套叙事逻辑和表现方式,也就是如何有效地运用交互的内容达到最好的效果。”徐强介绍,VR故事工厂主要由VR软硬件结合、VR视频拍摄等形式转型而来,由专门的导演工作室来指导整个VR故事工厂,这样一来,黑晶科技就可以通过全新的叙事方式去帮助客户做VR营销和VR培训。徐强说,这部分在公司的收入中占有较大比重。

在VR文旅方面,通过景区航拍VR视频让游客来体验,此外黑晶还研发了一些带有支付系统的游戏入驻景区,以分成的方式和景区合作。

徐强说,“来自VR故事工厂和VR文旅方面的收入可以为VR+教育做一个极大的支撑,并且为VR教育带来大量的应用内容及素材。目前,黑晶科技在教育领域的投入比较多,如开发课程和样本。尽管投入多,但是VR超级教室每个月也会有百万级的收入。”

徐强还透露今年在教育业务方面的布局,“今年有可能会把教育业务拆分,并进行整合资源与融资。”无论是VR主题公园的建设,还是已有产业的开发,都开始为VR+教育的建设“蓄力”。

2016年初,黑晶科技获A股上市公司利亚德光电1500万元的战略投资,进一步发展属于VR文旅部分的VR主题公园。目前,黑晶科技已经建成了以Pangolin穿山甲V1.0为主的重沉浸VR主题公园。Pangolin集合了黑晶科技自主研发的穿戴装甲、大空间多人定位系统、环境互动系统、背包式无线处理器、虚拟头盔、动作捕捉等核心技术,可以让穿戴者模糊现实与虚拟的边界,创造深度沉浸体验。

军事训练

由于穿山甲产品的特殊性,徐强说,以后会把这项产品应用到军事、警察武警培训这一块。“这一块的客户对价格不是很敏感,但对技术要求比较高。”

“若说2016年是VR元年,那2017年就是VR内容元年。”徐强对于今年的规划是,“VR超级教室方面,做深课程开发,用VR技术解决教育难点;VR文旅方面,继续推进并落实开建的大型主题公园项目;VR商业方面,2017年黑晶将加大VR军事开发,为军方提供VR作训整体解决方案。” 

采访手记:

在2015年至2016年公司转型期间,徐强说自己的心理压力特别大,“大到想找地方疗伤。”转型之后,他的压力稍微减少了些。经过了8年“酸甜苦辣”的创业,徐强早已步入而立之年。他对自己成长的定义是,“人生越活越简单,争取做减法。”徐强笑着说,现在能在办公室描书法、报班打太极都觉得特别有意思。

1

(黑晶科技创始人&CEO徐强)

企业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