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真的是执行了“校内晚托”后,就解决了学生放学后去哪儿了的问题吗?

光明日报2月14日消息,上海市教委在2月14日宣布,2017年秋季学期开始,将全面开展周一至周四放学后的“快乐30分”综合活动,活动不列入课程计划,不强制要求每个学生参加,不上新课或全班性补课。16:00至17:00,为家庭确有接送困难的学生提供看护服务,该服务将逐步覆盖到所有小学。

这是近期继长春、南京计划执行“校内免费托管”后的第三个城市(相关分析文章见“爸爸妈妈,放学后我们去哪儿?”),看起来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是希望将这股“规范培训行业”之风彻底刮透上海。

对于上海为什么要实行这个已经在2006年开始取消的“校内托管”规定?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贾炜表示,把“兴趣班”和“晚托班”的全面铺开,看作是“发挥学校主渠道作用”。因为,如果学校不能提供服务,总会有人提供服务,比如培训机构。而重启“晚托班”,给了家长和孩子一个“不去补习班”的理由。孩子可以在教室里与同学、老师一起做作业,放学后看护问题迎刃而解。

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吗?真的是执行了“校内晚托”后,就解决了学生放学后去哪儿了的问题吗?依笔者看来事情好像没有设想的那么简单。暂且不论“快乐30分”的执行主体是谁?如何界定和解决师资和课程标准等常规问题。却有“家庭困难”的群体如何界定?单纯的看护内容是什么等具体措施没有明确规定,都为后续的持续性落实带来了相关的隐患。

虽然近期地方政府关于“校内托管”的话题比较集中,但是在这股浪潮中笔者也注意到了另一个教育重地的“校内托管”的新变化。上周,一家在北京海淀牡丹园附近,有300多个学生的托管机构的校长告诉我,去年下半年开始,海淀区在2014年执行的“课后三点半”项目,已经事实上名存实亡,他们机构的托管孩子以海淀区的公立小学为主。同时,他还说到,上周末的一个西城区的家长同时告诉他,西城区从这学期开始,将停止“课后三点半”项目。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在这种“放学后去哪儿?”的解决方案中,各地执行的方案没有统一的标准,导致在这种“风雨飘摇”中的校外托管机构“人人自危”。最先受到波及的就是一群既有的行业从业者。笔者所在的一个上海晚托交流群中,汇聚了500多家上海本地的校外托管机构,一向沉寂的微信群,从去年韩正书记的新政开始,每天的留言都是几百条,几乎表达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深深的忧虑”。昨天爆出的最新信息是,西安市除了开始整顿培训机构外,开办在一个小区内的托管机构由于有“扰民”的事实,物业已经责令不准午托的孩子进入到小区内的托管机构,在瑟瑟寒风中,孩子们只能将机构的桌子搬到大街上,解决午饭的问题。

作为一项民生工程,何时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规范和引导行业的发展,是国家和地方政府应该积极考虑的事情,单纯的依靠“校内托管”或者“校外托管”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刚需”问题,不是站在一个政策管理的高度去研究解决的方法,最终导致的后果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到时候受苦的依然是孩子、受罪的依然是家长、受罚的依然是机构。

(作者张洪伟,中国学后托管教育联盟主席,“写e写”硬笔书法项目创始人,2012年进入学后托管教育行业,3年间建立200多家学后托管教育中心。目前专注于学后托管机构的企业咨询、师资培训、投资并购、行业研究、项目植入等。微信:13910307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