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上月经历股价单日暴跌后,英国教育与出版业巨头培生集团(Pearson)日前又宣布退出曾投资数亿美金的学习管理系统(LMS)市场,并将裁掉全球4000个职位以进行机构重组。

在上月经历股价单日暴跌后,英国教育与出版业巨头培生集团(Pearson)日前又宣布退出曾投资数亿美金的学习管理系统(LMS)市场,并将裁掉全球4000个职位以进行机构重组。

2

受北美市场不景气影响,培生集团的股价于1月18日突然下跌近30%,创其史上单日最大跌幅记录。关于培生股价暴跌的报道,参见:【突发】英国培生集团股票暴跌近30%,出版巨头加速转型仍难跟上市场变化

基于业务重组和提高营收的大目标,这家业务几乎涵盖了K-12和高等教育的每一个细分领域的巨头不得不于学习管理系统(LMS)上花费数亿美元后选择离开该市场。

早在去年秋天,培生就表示将于2018年1月1日停止支持作为其学习管理系统之一的OpenClass。而据e-Literate报道,之前该公司极力向学校推销的LearningStudio也将遇到同样的命运,培生正在剥离自己的非传统业务——学习管理系统(LMS)。

培生的官方声明称:“虽然学习管理系统未来定会成为学术基础设施的重要部分,但目前市场最迫切需要的是我们的学习应用程序和教育服务。”

“简而言之,从拥挤的学习管理系统(LMS)市场退出,将允许我们集中精力在可以对学习成果产生最大影响的领域有所作为。”

3

上个月培生集团首先宣布将在全世界裁掉4,000个职位以简化公司结构,随后宣布退出学习管理系统市场。不过培生高等教育技术产品部门的负责人巴恩斯(Curtiss Barnes)表示,退出学习管理系统(LMS)市场的计划早于该公司重组的计划。

巴恩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对品牌附加业务有清晰认识,这些业务必须让我们可以为客户创造价值、有效竞争,并做出具体措施。”

“这意味着培生集团对管理软件不太感兴趣,培生将把资源都投入到对学生和教师有‘直接影响’的课程资源和其他产品中。课件也是为培生集团提供大部分营收的产品类别,”巴恩斯说。

4

截至目前,培生的所有措施可以说都在表明公司对剥离与教育无关产品的坚定决心。2015年秋天,它出售了《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的股份,总价值约20亿美元。

业界预计在高等教育领域,培生集团可能通过消除冗余来节省开支。基于之前的几笔收购,目前培生运营的项目被指更像是产品和服务的简单拼凑,业务甚至在某些情况下重叠。

以LearningStudio为例。该平台于2009年推出,是培生收购eCollege(2007年以4.77亿美元收购)和Fronter公司后研发的产品。但是eCollege在两年后又研发了功能类似的OpenClass,并由培生推到市场。

5

更复杂的是,eCollege以帮助大学把课程搬到线上发家,但培生在2012年花了6.5亿美元收购另一家公司Embanet Compass也做着相同的事情,这让集团内部的业务重叠变得更严重。

巴恩斯认为eCollege的收购是成功的,但表示“随着时间推移,这款产品在市场上变得越来越困难。”而与专注于学习管理系统的公司相比,巴恩斯也表示“我们觉得无法保持客户的满意度。”

跟踪学习管理系统趋势是格林(Kenneth C. Green)的校园研究项目的一部分,他表示培生从来没有成功地将eCollege从销售服务转向为销售应用程序。该公司的前身是Real Education公司,而盈利模式只是直接卖服务给学校: 60,000美金即可在60天内,得到20堂在线“面对面”课程。
6

格林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没有捕捉大市场的能力,他们只是简单粗暴地卖东西。”

OpenClass承诺提供免费的学习管理系统曾在2011年引起了媒体的大肆讨论,但5年过后,数据显示培生未能占据市场主导位置。

根据学习管理系统博客Edutechnica收集的数据,只有约5%的拥有700名以上全日制学生的大学选择了培生(虽然其中一些学校可能是具有几个校园的营利性机构),此外培生还占据着约9%的全日制学生数在500至700名间大学的市场。

数字意味着培生被归入Edutechnica的“其他”类别,远远落后于由Blackboard、D2L、Instructure和Moodle提供的更受欢迎的学习管理系统。

然而自从LearningStudio和OpenClass加入以来,学习管理系统市场并没有停止发展。此外Blackboard在美国已经失去了市场份额,而在2008年成立的Instructure公司也只占据了15%到20%的市场份额。

7

马里兰大学学院的企业解决方案研究学者,管理Edutechnica博客的克罗纳(George Kroner)说,他对培生退出LMS市场的决定并不惊讶。

“培生LearningStudio的客户大部分是大型营利性机构(很多已经快速萎缩或全部退出了该业务)或者只是需要‘有在线项目就行’的小型学院,他们正在削减这方面的预算。”克罗纳表示。

鉴于以上原因以及营收的下降,克罗纳认为培生决定逐步停止LearningStudio和OpenClass“有其道理”,但这也使公司处于劣势。

克罗纳认为,作为一个教科书出版商和学习管理系统提供商,培生可以利用其平台来推动学生、教师和大学教授成为自己的顾客。然而如今公司必须确保其课程材料与其竞争对手的系统能够兼容,并且易于使用。

“这使他们需要依赖学习管理系统(LMS)供应商的怜悯,并且要确保他们的产品更加出色,”克罗纳写道。“他们真的陷入了泥潭,我不认为他们能够实现增加销售来摆脱现在的困境。”

按培生的计划,该公司将帮助LearningStudio和OpenClass的客户过渡到其他学习管理系统,但培生并未推荐特定的产品,同时巴恩斯也拒绝回答“逐步淘汰这些系统是否将导致裁员”的问题。

(本文转载自英国教育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