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些简单的心理干预就能够帮助克服地区差异

很多人都在参加免费的在线课程,这些课程也被吹捧成将为优秀的教育资源遍开通及全球的通道。但是斯坦福的最新研究表明,学生们能否在在线课程中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住在哪里。(注:本文中的在线教育平台主要是MOOC)

在Science杂志1月2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学习者在欠发达地区比发达地区在线课程完成率要低一些。【划重点:根据此前鲸媒体采访的网易云课堂等多家在线教育公司了解到,在线课程的完成率仅为5%左右。】

但是研究人员还发现,一些简单的心理干预就能够帮助他们克服地区差异。

“在线教育扩展了教育的方式,但这并不代表全球的人都有同样的受教育机会,”René Kizilcec,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说。“提供在线课程是远远不够的,人们需要在在线学习的环境中觉得很舒适,这样才能激发他们的潜力。”

(注:René Kizilcec,斯坦福大学传播学博士在读生;他曾写过一篇文章描述积极活动是如何鼓励欠发达国家人们完成在线课程。)

 

识别地区差异

在线教育在2011年获得了巨大成长,因为这个时候各个机构和企业家已经在开发不同的在线教育平台,例如Coursera和edX。这些课程的存在使得教育机会扩展到全球成为了可能。但是数据也揭露出另一个事实:尽管许多人参加了免费的在线课程,但只有很少的人完成了这些课程。

Kizilcec 很早就开始研究在线课程,他和来自各个学科的研究生一起,在2012年成立了斯坦福Lytics实验室。在过去五年,有了来自于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的支持,该实验室为了提高教学效率,一直致力于研究在线学习的体验。

Kizilcec说过之前的研究显示在线课程的完成度和学生的性别以及受教育程度相关,但是最大的影响因素还是地理因素。

【划重点:去年8月,美国华盛顿大学发布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发展中国家的学习者使用MOOC的情况不同于发达国家的学习者,主要结论还包括: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群体构成了80%的MOOC学习者;超过80%的MOOC学习者只有基本的或中级ICT自动在线测试技能;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完成MOOC课程或获得认证。】

该研究统计了从2012年到2015年参加了斯坦福在线课程的180万名学生的数据,并且将其地理信息可视化。他们还参考了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指数(这个指数参考了人们的预期寿命,教育程度和生活水平)。发展指数越低的国家的学习者完成课程率越低。

“尽管很多人有直觉地区差异会造成课程完成度的差异,但是我们通过统计得出的数据也有着深刻的意义,并且给我们提供了深挖数据的基础,从而最终使我们找到了一个大规模的解决这些差异的方案。”Andrew Saltarelli说道。

 

心理干预

尽管互联网使用不便和语言不通有可能会对地理分布不均导致的学习效果不同有影响,但是研究人员觉得还有别的深层原因。

“一般欠发达地区参加在线课程的人并不是一般人,他们往往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并且也有较强的驱动力。所以,与其聚焦于复杂和难以克服的环境问题,我们认为更可能是心理原因。”

【划重点:去年,华盛顿大学信息学院的技术和社会变革小组(TASCHA)的一份研究显示,经济较发达国家的学习者更倾向于认为学习是为了获得自我满足感,例如,关于Coursera用户的一项研究表明,他们中2/3的人生活在发达国家,并且为了好玩而加入其中,这远多于其他原因。】

Kizilcec和其它的人认为背后的心理原因很可能是社会认同威胁。这意味着你可能会担心被社会认为无能。社会认同威胁可能会损害一个人的工作记忆能力和学术表现能力。

但是教育和心理学教授以及该研究的联合作者Geoffrey Cohen展示了一项他之前的研究,认为简单的心理干预就可以鼓励学生,让他们觉得自己在该环境下有归属感从而能够减轻社会认同威胁。

“即使互联网包罗万象,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但是心理学对他们的影响仍然广泛存在。并且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包容设计,对于学习的结果就存在着巨大的影响。”Cohen说道。

Cohen在线下成功运用过的干预手段被重新改良并用于线上,并且作为研究的一部分,这种干预被用于两个新的在线课程。

在这两个课程中,学习者都要求在学习课程前完成一个在线活动,(一个课程的)一些学习者被随机分配到一个社会认同作业,会让他们阅读和总结之前的学生感言,这些感言内容是刚开始会觉得对课程的归属感到担心,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会越来越适应课程。(在另一个课程中,)其它的人会参加一个自我肯定活动,会让他们谈论参加课程给他们带来了什么收获。

第一个实验是在斯坦福的计算机科学在线课程上完成的,收集了2286名学生数据,其中16%的学生是来自于欠发达地区。这个实验同样在一个哈佛大学1165名公共政策在线课程中进行了复制。

研究结果显示,这两种干预方式对于欠发达地区的学生成绩都有大的影响,能够增强他们的毅力并且最终消灭地区造成的学习差异。自我肯定干预甚至实现了反转:欠发达地区学习者的课程完成率从17%增加到了41%。

“我们发现了社会认知威胁在全球学习环境下是一个影响学习的因素,即使是在有很少的社交场景的互联网也会这样,”Kizilcec说道。“其实在线教育体验的小小改变就能够对人们的学习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这些课堂中,自我肯定干预法对欠发达地区的学习者帮助最高,对于那些发达地区的学习者则会轻微地减轻他们的完成率。

 

改善上网环境

利用这些关于心理干预的新信息,教育者们要做的下一步就是设计出适合的课程。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课程,能让学习者形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我们可以增强在线学习的坚持度和完成度,并且还能够减少来自不同背景学生们之间的机会差距,”这项研究的联合作者和MIT的研究员Justin Reich说。

研究人员认为随着时间的增长,斯坦福和其它机构的在线课程也会不断地变化,因为Lytics实验室也会不断地发现在互联网环境下最好的教学和学习方式是怎样的。

“我们好多人都认为教育是一项公益事业,”Saltarelli说。“如果有一群人因为一些障碍不能够获得成功的学习经验的话,我们有责任识别并为他们扫除这些障碍。”

【鲸媒体观察:虽然慕课等在线课程的完成率一直不是太理想,但斯坦福此次关于心理干预的研究和做法,希望对中国欠发达地区的教育、远程教育公益项目及在线教育从业者等带来帮助,让学习者通过简单的自我肯定干预等方式增强他们的毅力和对课程的归属感,从而逐渐消除地区教育差异并促进教育公平。】

 

本文由鲸媒体编译自《Brief interventions help online learners persist with coursework, research fi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