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静水流深,看他们如何做出极致教育内容,专访看山科技梁翃,创业女性,她的名字和她的声音一样掷地有声。

她叫梁翃,创业女性,她的名字和她的声音一样掷地有声。当她讲起蚕蛹变蝴蝶飞时,神采飞扬,眼中闪烁着“知识的光芒”,像极了一名沉浸于知识世界的生物老师。但是,她说自己当了六年的传播学老师,关注课堂上传者与受者的思考。

他们现在专注于基础教育领域优质视频资源的产品开发,深度匹配权威教材三级知识点,应用于多媒体课堂、电子教材、移动终端等多元场景。他们希望从学生的视角出发,为学生呈现真实生动的学习世界。

在产品设计上,她别出心裁,认为不应该有思维定势,“有时你觉得教育产品不应该长成什么样,就照什么样子去做,反而做出符合现在小朋友审美情趣的东西。”

现在,看山科技把自己定位为基础教育领域全学科微视频教学资源服务提供商,在喧嚣的创业之路上,他们如何沉心静气,不忘初心?近日,鲸媒体专访了北京看山科技创始人梁翃,聊聊看山科技背后的创业故事。
微信截图_20160831134917

从养蚕蛹、闹鼠灾的办公室说起

——“把知识从发生的地方带进多元互动课堂”

他们有个神奇的办公室,在里面做实验拍视频,养蚕蛹直到蚕蛹变成蝴蝶飞走、养豚鼠直到闹鼠灾、为了拍到蚯蚓环带不得不向环境科学院求助……梁翃把这个神奇的办公室称为知识发生的地方。

他们第一个自主开发的产品是Science Lab(科学实验室),包含了从小学科学到初高中理化生的所有实验。她们之所以做教育微视频,将K12阶段的内容实现可视化,是基于人的70%的学习是来自视觉的认知规律,同时30秒到2分钟的碎片化内容的任意组合,可以最大程度满足每个教师个性化教学的需求。

901860887125613471

课堂小博士

起步的时候他们还是一支从未接触过视频制作的团队,以至于他们预算一个实验花费一千块估计就 可以完成,直到后来投入了10倍,甚至30倍的预算。后来,他们学会了使用高速拍摄、延时拍摄、显微拍摄等多种手段。现在,他们有了如今的1500个实验 视频,分别是小学600个实验视频,初中500个实验视频,高中400个实验视频。这些视频可以服务于翻转课堂、课堂预习、课后复习,让学生随时随地学习 和复习实验过程和结论,弥补实验学习转瞬即逝的缺陷。

他们认为要把知识从发生的地方带进多元互动课堂里,才能够让老师和学生都能在课堂中真正体会学习的乐趣和精彩。而她对多元互动课堂的思考,更多的来源于她对传播学的理解,对课堂上传者与受者的思考。

梁翃女士曾在某高校当过六年的传播学老师。在数字化的浪潮中,多媒体课堂中的多媒体不再是一个单纯意义上的媒介元素,而是一个构建多元信息化的传播平台。她认为最理想的课堂形式应该是一个多元互动课堂。

所谓多元互动课堂,就是能够实现双向传播,老师可以评点答疑,学生可以点击,形成师机互动、生机互动、师生互动、生生互动的多元互动课堂。“比如说 电子白板,你可以想象它是一个大的ipad,老师在点击它的时候一定会有反应,简而言之,这个屏幕是一个窗口,可以通到世界的任何地方去。”

梁翃还说,“上一代是单向传播的课堂,是一个讲授式的课堂,而随着互联网设备进入到课堂里面,多元互动的课堂就会出现了。上一代的内容不能应对这一代教学模式的变化,当上一代的内容开始消亡时,我们就代表着一代新的内容形式,开始出发了。”

 

看山科技做什么?

——“我们不做课件,我们做更小颗粒度的教育内容”

梁翃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而后在高校当了六年的传播学老师。当她回忆自己年少时的读书经历,她毫无保留地说自己曾是经常逃学的孩子,高 考完第一天在房间里烧教科书被楼上老太太骂了一顿。作为一名创业女性,她说,“自己当时要创业,谈不上有多少勇气,就是想做点关于教育的事儿。”
梁翃
                                     △ 看山科技VIEWSHARE创始人兼CEO梁翃女士
  2012年,在她的生日,她给自己送了一份生日礼物,辞职。

同年,她开始创业,看山科技创办于中关村。“看山”取义:“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依旧是山,看水依旧是 水。”寓意透过多元角度出发,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网站英文名为VIEWSHARE,指的是拥有可分享的视野。谈及初衷,她觉得更多的是有浓厚的教育情怀。

现在,看山科技所做的微视频资源库,视频长度1-3分钟,服务于基础教育课堂内外多种需求,应用于多媒体课堂、电子教材、移动学习、家 庭教育等。梁翃女士跟鲸媒体记者透露了这样一组数据,多媒体课堂的普及率在中国达到了80%,“中国其实是一个在设备上非常领先的国家,只是在应用上落后 而已。”

目前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硬件设备时代的大规模普及;第二个阶段,教育管理机构开始建设教务管理和教学资源平台;接下来 的第三阶段,会是内容和应用普及的时代。原因是多媒体设备普及之后,课堂的容量增加需要更丰富的内容,同时这些互动多媒体设备结合互联网的普及,也为新的互动课堂教学模式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而目前老师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在有限的时间内提高备课的效率,梁翃女士提供了另外一个思路,她认为老师个性化的教学需求应该被满足,辅助教学的资源应该更加 多元和丰富,让老师可以给予授课习惯和个人特色进行任意组合。

基于这样的考虑,看山科技做教育微视频,其实就是帮助老师在有限的时间内提高教学的效率,为 老师提供碎片化的教育素材内容。看山科技将自己定位为基础教育领域全学科微视频教学资源提供商。“我们不做课件,我们是做教育素材和内容的,做最细小颗粒 度的教育内容。” 她举了一个例子:一个蜻蜓飞过的场景,物理老师可以用;加上一段简单的小儿歌作为背景,音乐老师可以使用。老师可以用微视频任意组合他 想讲述的内容,并且采用多媒体形式,包括动态标注、人物讲解、动画等多种方式,采用一切多元形式使知识传达更高效。

106754019985693554  目前,他们的微视频资源库主要有两种来源:第一,引入BBC、中央电视台等优质视频资源。根据中国基础教育新课程标准进行本土化加工。第二,自主开发,根据多版本教材及知识点属性,制定每一个学科的学科策略,开发匹配性视频内容。

未来,看山科技还将打破企业和用户的边界,让更多的教师参与内容的制作,整合大量的知识生产者,解决资源的丰富性问题。“假如内蒙的老师可以拍摄苜 蓿开花的过程,西藏的老师可以拍摄冬虫夏草的形态,那么这些碎片的视频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可以被其他区域的教师任意组合、调用,是我们非常期待看到的一个 场景。”

目前,版权成本占公司成本的半壁江山,上述“打破边界,让教师参与内容的制作”这样的方式有利于降低版权成本。

 

从正确性、美、用户体验上思考产品

——“打破常规,教育产品不该是什么样就做出什么样”

  看山科技的教研团队成员有毕业于北师大的、东北师大的、首师大的、陕师大的,是一支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队伍。“我们有超过100年的教 学经验了……当然我是说我们加在一起。”梁翃笑着说。

目前,看山科技的产品主要有针对基础教育领域的微视频教学资源库、Video Library (视频图书馆)和针对幼儿园课堂教学的幼儿互动课程等。她认为,做教育产品需要注重这三个方面并同等重要:第一要对,第二个要美,第三个要有趣。“作为学习者的体验,也应该被作为用户体验来关注”她补充到。在产品设计上,她认为不应该有思维定势,“有时你觉得教育产品不应该长成什么样,就照什么样子去 做,反而做出符合现在小朋友的审美情趣的东西。”在看山科技的办公室里,鲸媒体记者看到了墙上的卡通形象,由团队原创设计,其中有看起来很酷很萌的爱因斯 坦形象,以讲解物理知识的老师身份出现在动画里。

爱因斯坦教物理

△ 讲解物理知识的爱因斯坦

谈及对未来的规划,梁翃笑称:“我们胆子小,还不敢有大想法,我们习惯于小步快走。”事实 上,看山科技在2015年已经实现盈利,今年开始对一些地方公校(尤其是一些偏远城市)启动销售试水,“2017年才会开始大规模进行销售,我们是卖服 务,而不是卖版权”。另外,家庭端的产品今年底也会进行小心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