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VR的新技术和存在的问题

对于很多教育者来说,VR听起来像一个很具诱惑但同时还没有实现的想法。但是此前帕森斯设计学院举办了一场活动,向我们展示了课堂使用VR的可能性。该活动聚集了约200个VR和AR爱好者,向大家展示VR的新技术和存在的问题。

VR和AR都被看做是继网页浏览和移动数据之后的第三次媒体改革,也有部分人认为它会将人们从信息时代带到体验年代。无论人们怎么定义它,它仍然是一个新兴的、年轻的领域。“如果你从事AR或者VR行业一年半以上,那么你就是该领域的专家。”Justin Hendrix说道,他是帕森斯设计学院的执行理事。

我们和五个VR方面的专家进行了访谈,看完这个报道,相信你也可能成为你学校的AR/VR专家。

 

1 问自己:为什么选择AR/VR

与会的很多人同意VR可以提高参与感,同时可以做到任何媒体都无法做到的体验。Collen Macklin是一个游戏设计师,也是帕森斯学院的副教授。他提及了一个游戏:Spent。这个游戏通过让人们去一些消费场所从而体验穷的感觉,但是效果却事与愿违。他让人们认为那些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据Macklin说,这意味着对于这个游戏想实现的目的来说,AR是无效的。

帕森斯学校时尚设计的助理副教授Greg Climer同意Macklin的观点。他认为,要传播的信息和传播媒介是同等重要的。“教育家必须要想清楚使用AR/VR的动机是什么,”他说,“你到底想讲什么故事?你要怎样讲好你的故事?你的故事可能用AR/VR能讲,也可能更适合用小说讲。”他说。

他仍然坚持AR/VR是信息传播的媒介,而且很多人会通过被传播的信息来评判这些媒介。对于那些想引进AR/VR技术的人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想清楚他们到底适不适合AR/VR。

 

2 潜心学习VR

其实VR不是新技术了,但是据专家说,其实这项技术才刚刚被公众接受。“如果你仔细考虑,我们就好像回到了电视刚出现的年代。很多人都在思考如何利用这个新媒体,而VR的发明者也才刚刚想明白要怎么运用这项技术。” Hendrix说道。

正因为这项技术很新,因此很少有周边的资源来支撑它。关于AR的专业发展课程几乎不存在,这也就意味着想要用AR/VR的话,教育者也需要潜心去研究。

Gabrielle Kelly是电影制作人、作家、纽约大学新加坡分校的艺术副教授,她打算明年教授一门关于电影剧本的VR课程。她在备课的时候也去学习VR技术。“你如果自己都对这个事物不了解,又怎么能够去教它呢?我们对电影制作很了解,但是对VR却知之甚少。我打算在开课的时候首先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我打算先和在VR行业的人聊聊天。”

Kelly并不是VR专家,但是她认为VR想要真正流行,就需要更多像她这样的人。她很快就会写一个10页、1分钟的VR剧本。

 

3 不要只是讲故事

Macklin说VR的性质决定了它可以让老师用一种全新的方式解释概念。“

老师们往往还局限在讲故事的层面。比如,帕森斯就会有VR的纪录片课程。有研究者会使用VR来展现普罗透斯效应——在虚拟场景中,人们的行为会受到自我化身的形象(而非环境)的影响。Macklin说:“如果我们可以让我们的身体适应新的环境,那我们能不能去感受作为其它人会是什么感觉呢?”

Macklin还列举了一个例子是由Nonny De La Pena生产的“暴力的影响”。在这个体验中,体验者进入了一个叫做Anastasio Rojas的身体中,他在试图跨越美国边境的时候被移民警察击打并杀害。Macklin说这种方式能够让科学家、心理学家和哲学家更好地理解人类是如何影响其它人类的。VR是否真的能让我们实现体验不同生物的感觉呢?”Macklin问道。她说专家应该用VR来不断完善体验感。

 

4 学会设备

然而,在我们完善体验之前,学生和老师应该首先掌握装备。

“设备很重要。如果电脑和VR设备之间有问题,那么就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Chia Liao说道。她是帕森斯学院的一名学生,她展示了她的VR项目:大脑的证据。这个项目展示了大脑的意识和潜意识在监视状态下的情况。

然而,其它学生表示他们学习新技术并不轻松。“最大的障碍是绝对的使用权,”Alex Gerald说,他是帕森斯的新闻和设计学的记者,“我完全没觉得VR纪录片会很容易,但是要获得使用设备的权限才是最难的部分。”“容易”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这个10分钟的纪录片需要5个人2个月的时间。

VR设备大概的价格在15到600美金之间,想要使用AR设备,还需要申请财务基金。

 

5 理解学生的需求

帕森斯学院BFA设计和技术项目主管Kyle Li说,他的VR教学经验全部是模拟一个游戏。“我们创造了一个环境让学生可以不断地犯错,然后不断地尝试,”Li说道,“但是我们发现学生并没有将VR体验和真实生活联系起来。”

Kyle说:“当教学生VR/AR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是将现实体验和班级讨论结合起来,所以学生能够将他们接受的信息和现实联系起来。

对于那些体验VR内容的成年人,“很重要的一点是让他们忘记所学,重新学习,”Melanie Crean说,“创建VR内容不像拍电影是线性发展的,VR用户有更多的选择——他们可以选择看角色,也可以选择看周围的环境。他们可以创造自己的体验。因此,写VR剧本的人必须放弃线性思维,而将所有的环境因素考虑在内。“要想写清楚体验和事情的意义是另一种写作方式。”Crean解释道。

 

本文来源:

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7-02-07-beyond-the-hype-5-ways-to-think-about-virtual-and-augmented-reality-in-schools

原文作者:Jenny Abamu

编译:鲸媒体飞阁